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2010年,一位参加综艺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的女嘉宾马诺说出一句名言: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一时间引起网络热议。当年无数人批判她拜金、物质、没有底线,13年过去之后,我们却发现马诺并没有消失,而且越来越多。2020年年中,作为中国

2010年,一位参加综艺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的女嘉宾马诺说出一句名言: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一时间引起网络热议。

当年无数人批判她拜金、物质、没有底线,13年过去之后,我们却发现马诺并没有消失,而且越来越多。

2020年年中,作为中国房地产巨头的绿地公司突然爆出了一个大瓜。

一位名叫史睿生的男士,在微博上公开举报已有家室的绿地集团京津冀事业部营销总经理陈军出轨自己的妻子张雨婷,并导致张雨婷怀孕。

但随着事情不断发酵,网友们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原来这个1995年出生的张雨婷是心甘情愿地倒贴陈军的。

其主要原因,还是陈军向张雨婷赌咒发誓,说自己一定会离婚娶她,而且自己有9000万资产,愿意分她3000万。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史睿生与张雨婷

当然史睿生本身也是位优秀的男士,1987年出生的他在认识张雨婷时已经是年入百万的成功人士,这收入在社会上击败了99%的男性同胞。

史睿生也是真心追求张雨婷的,为了赢得美人的芳心,他在从恋爱到结婚的4年时间里花了100多万,名牌包包和各种女生喜欢的首饰就没停过。

而且张雨婷大学毕业后出国留学的费用、在北京租房的费用也全部由史睿生承担了。

也是因为如此,比张雨婷大8岁的他才最终抱得美人归,于2020年1月初成功领证。

然而这样的真心付出始终抵不上陈军这位霸道总裁的金钱攻势,张雨婷才入职绿地公司成为实习生3个月就和陈军搞在了一起。

史睿生因为工作的关系长期在国外出差,有时候几个月才回家一次,这就给了陈军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

这位极其擅长美颜P图,天天热衷于发布各种吃喝玩乐和大牌奢侈品的张小姐确实不是盏省油的灯,与其说是陈军引诱,不如说是你情我愿一拍即合。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陈军许诺公司一年出20万给张雨婷挥霍

这个陈军论颜值论身材远不及史睿生(从网上公开的照片看,陈军四十开外,小眼睛、秃顶),但烧钱的能力却超过史睿生,他在几个月里先后往张雨婷身上砸了20多万。

在张雨婷的朋友圈,可看到她晒出的各种名牌包、衣服、化妆品和鞋子:迪奥香奈儿loewe普拉达……无疑大部分都是陈军送的。

但讽刺的是,陈军用来征服张雨婷的钱并不是他个人的财产,而是全从公司账上违规报销的,换句话说,陈军把张雨婷哄上床没花自己一分钱。

2020年5月,出差回国的史睿生刚刚回家,还在准备满心欢喜地给妻子一个仪式证明自己的爱意天长地久海枯石烂,就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张雨婷坦诚自己出轨了,对象是自己公司的高管。

史睿生还想挽回这段感情,并表示只要没怀上孩子他还可以原谅张雨婷。

但这个“美好”的梦想也随着张雨婷告诉他已经怀孕两个月而破碎了。

真是离谱到家了!两个人领证才4个月多点,老婆就怀了人家的孩子两个月,are you kidding me?!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张雨婷的账号里永远都是吃喝玩乐,各种大牌奢侈品

张雨婷非常“坦诚”地说:史睿生虽然年入百万但赚得还不够多,陈军愿意给自己3000万可以解决一辈子的问题,她不想再努力了,想“走捷径”。

她又说,陈军承诺会离婚娶她,给她发每年30万的工资,而且分手以后可以给史睿生一笔钱,但条件是孩子生下来以后要落在史睿生的名下。

才结婚几个月就被人“喜当爹”,老婆还让自己当接盘侠,自古以来欺负人没有这样欺负的,这谁能忍?

怒不可遏的史睿生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在网上把这个京津冀事业部营销总经理陈军背叛家庭、引诱下属、挪用公款的老底全抖了出来,并且委托律师提起离婚诉讼,很快引发了舆论场的轩然大波。

绿地公司和张雨婷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无数网友指责张雨婷自甘下贱,为金钱出卖肉体和尊严。

又有大量网友怒批陈军,指他毫无做人底线,与下属保持不正当关系,违规挪用公司财产,完全就是道德败坏,寡廉鲜耻。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张雨婷坑了自己、坑了情夫、坑了绿地

这时绿地公司展现了高超的公关水平,在网友如潮水般的批判声中,公司纪检监察部门果断出来发声:

据调查,陈军担任绿地京津冀事业部营销部总经理期间,确实存在利用职务之便发展不正当男女关系的问题,鉴于其造成的不良影响,决定撤销其总经理职务,并解除劳动关系。

花着公司的钱,睡着别人的老婆,这样恶劣的行径无疑已经突破了每一个善良吃瓜群众的下限。

陈军被绿地公司开除之后,张雨婷也成了公司上下的众矢之的,不得不于5月底狼狈离职。至于她有没有拿到陈军承诺的3000万,我们不得而知。

随着时间的流逝,陈军、张雨婷的瓜吃过之后就逐渐被淡忘了。

但历史总是不断地在重演,今年1月份,发生在扬州的另一起劲爆的桃色事件成了网友们热议的话题。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愤怒维权的男主李瑞镖

扬州市某单位公务员李瑞镖在网上发文,怒批本省某副市长潜规则自己的妻子广陵区商务局副局长戴璐,并且不知羞耻地在自己的婚房内乱搞。

两个人结婚才半年多一点啊!更可气的是,当时婚房里还贴了不少戴副局长和李瑞镖的结婚照。

新闻曝光之后,随着网友们的不断深扒,事件的焦点不断转移,从渣男的身份,戴副局长的身材、长相一直扒到戴副局长的背景、学历。

最后大家惊讶地发现:戴副局长同样也不是省油的灯,在与小李同志结婚之前就曾和多人爆出绯闻,而且对方非富即贵。

能让戴副局长看得上眼的都是什么检察院的领导、券商老总、某老板的公子、某局长的儿子,而且还能多线操作堪称时间管理大师,这哪是女干部,简直是女海王啊!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在兜了一圈攒够了升官资本之后,戴副局长看中了组织部年轻的小李同志当“接盘侠”,只可惜婚后死性不改,又继续和早有私情的淮安市副市长韦峰搞在一起。

说到底,无非是一句“富贵逼人”,韦副市长是副厅级的高级干部,广陵区商务局副局长只是副科级的基层干部,要知道多少公职人员努力了半辈子,最终仕途的顶点也只不过是个副处级。

戴副局长要想继续抱着粗腿往上爬,靠家里没有什么背景的小李同志是没有可能的,唯一的出路就是趁着自己还有姿色的时候把这点资源尽快变现。

只可惜走歪门邪道的人不可能永远成功,这一次江苏省纪检部门行动神速,1月13日,淮安市人大常委会决定免去韦峰副市长职务,戴璐的副局长职务也是摇摇欲坠。

戴副局长投机钻营了这么多年,最后落得一场空,据说还牵出了一堆没管住裤腰带的干部,把小李同志的帽子绿了又绿,成了一片稻田。

讲完陈总、张雨婷、韦副市长、戴副局长,以及其他什么美女区长、漂亮警花的故事,人们在嬉笑怒骂之余,还会产生对社会现状深深的无力感。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戴副局长的美貌确实罕有

社会就是这么现实:你可以痛斥那些不知廉耻、搞婚外情如家常便饭、生活腐化堕落的男男女女,却不能回避这些怪现象背后的权力差距和财富差距。

陈军陈总和史睿生有差距吗?有,人家可能一个季度发的奖金就比史睿生一年挣的都多,而且还掌握着绿地京津冀事业部巨大的财富资源。

归根结底,陈军手中的财富还是来自于他的权力:他是总经理,一个大公司事业部说一不二的角色,一个每天经手的流水就有几个亿的牛人。

只有在这样的财富差距、权力差距暗示之下,张雨婷才会跟着了魔一样心甘情愿地当了一个40多岁秃头大叔的情妇。

3000万!普通人不吃不喝要干多少辈子才能攒到3000万,而对于一直以来爱慕虚荣,崇尚享受的张雨婷来说,3000万足以供她奢侈消费一辈子,人也就一辈子,赚到就是赚到,管它怎么赚的。

但史睿生已经足够优秀了,和普通人相比,可能他一个季度挣的钱就比我们一年挣的都多。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阶层跨越是个沉重的话题

如果史睿生愿意,他也可以凭着自己的财务实力让一个女人对自己的丈夫说:我不想努力了。

只不过人家不屑。

“我不想努力了”,轻巧的六个字把史睿生的尊严践踏为尘埃,也践踏了许多吃瓜群众的尊严,令无数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和财富差距相比,权力差距更加稀缺,更加难以追赶,因为权力差距不仅意味着财富差距,还意味着社会资源的差距。

陶渊明是难得的,他说自己“不为五斗米折腰”,辞掉彭泽县县令(相当于今天区长)的位置不做,可事实是古往今来有无数人为了五斗米折腰。

对于普通人来说,戴副局长就是我们能认识政府干部的上限了,像韦副市长这样级别的人物是根本见都见不到的。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戴璐一夜之间成了网红

别说五斗米了,仅凭着五斗米的威势就足以让人“折腰”。

当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考进公务员编制的就是优秀人才,而能从这么多优秀人才中脱颖而出当上副厅级干部的更是社会精英。

无独有偶,这位韦副市长也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比戴副局长大了16岁,只不过人家生得斯文儒雅,仪表堂堂。

戴副局长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她的前辈余敏燕的故事:长相甜美的无锡女孩余敏燕为了追求名利,不惜给比自己大20多岁,早有家室的时任江苏省委常委、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当“小三”,而且还为杨生下了一个女儿。

在杨卫泽的安排下,余敏燕在30出头的年纪就担任了副处级的无锡新区宣传部部长,被人誉为“无锡第一美女部长”。

但其兴也勃也,其亡也忽焉,随着杨卫泽在2014年被查,2015年年初余敏燕也销声匿迹,成了广大群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无锡最美部长”余敏燕

要么戴副局长只听了这个故事的前半段,却没有听过后半段,致使自己身败名裂,落得跟余部长一样的下场。

但是,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可能还有许多跟戴副局长、张雨婷一样的女性,为了追名逐利委身有权力、有地位、有金钱的成功男性(甚至多名),只为了实现所谓的“阶层跨越”。

我们已很难准确说出从什么时候开始,女人渐渐开始把自己的容貌、身材变成了资本,而一些中年男性在“成功”之后就飘飘然,以找“小三”,搞婚外情为荣,丝毫不觉羞耻。

对此古人有对联讽之云:一二三四五六七,孝悌忠信礼义廉。上联“忘八”下联“无耻”。

在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甚至90年代初期,绝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因为没人敢这样做。而今天的我们却认为正常不过。

市场经济就是这样的:有需求才有供给,越稀缺的资源价格越高,越是貌美、越有才华的女性越难追。

现在有一种现象是:搔首弄姿、浓妆艳抹、流连于酒吧和夜总会的女孩子越来越多,“我不想努力了”成了一种堂而皇之摆在台面上的理由。

绿地陈军,从2020年绿地门到扬州戴局事件,再次证明了权力才是顶级的催情药

这种场面我们已见怪不怪

当然这只是最普通的,还有一些才华与美貌兼备,野心和事业心并存的女性,正在不动声色地布局,网罗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领导”、“老板”。

等到他们成了自己的入幕之宾,便可以以此为跳板,谋求更高的人生段位,实现财富自由,甚至手握权力。

对她们而言,献出身体根本不是为了爱情,人生的意义也不是为了爱情,只要有钱、有权,就算对方年纪可以当自己的爸爸,秃头又油腻也完全没有关系。

傍上了这样的“大哥”,就等于豪宅豪车、珠宝首饰、名牌包包、大牌衣服鞋子。

婚姻不是责任,也不是约束,反而成了掩盖自己糜烂的私生活,使其看起来表面合法的工具。

所以别说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了,权力就是最好的催情药,无论多么俊美的容颜也会老去,真正让人爱得难以自拔的是权力。

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必然是病态的社会,对权力近乎无原则、无底线的崇拜和追逐也是极为不正常的。

望我们能深思警醒。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10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