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原创2022-12-2217:41·金山文史1998年,山东菏泽,申福军和杨萍夫妇迎来了他们的4个女儿。杨萍生下了四胞胎。四胞胎的几率很低,全世界每出生70万人才会出现一次,且是有男有女,而全男或者全女,最低的几率是352万人分之一。申福军对于四个女儿的到来感觉很是幸福,他翻查了字典,最终将四姐妹取名为“冰清玉洁”。老大叫申冰,老二叫申清,老三

原创2022-12-22 17:41·金山文史

1998年,山东菏泽,申福军和杨萍夫妇迎来了他们的4个女儿。

杨萍生下了四胞胎

四胞胎的几率很低,全世界每出生70万人才会出现一次,且是有男有女,而全男或者全女,最低的几率是352万人分之一。

申福军对于四个女儿的到来感觉很是幸福,他翻查了字典,最终将四姐妹取名为“冰清玉洁”。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老大叫申冰,老二叫申清,老三叫申玉,老四叫申洁

如今24年过去,冰清玉洁四姐妹咋样了?

虽然申福军夫妇十分欢喜,可是面对四个嗷嗷待哺的女儿,他们还是感到手足无措。

一个孩子就足够让父母兵荒马乱,何况是四个?

刚开始,他们分不清四姐妹谁是谁,最终用了贴纸、贴颜色的办法,来分清女儿。

比如,在她们的衣服、小被褥上绣上名字,在她们的奶瓶贴上颜色来区分。

后来杨萍回忆照顾四个小公主,满是幸福且无奈地说道:“那时候,真是不知道白天和黑夜。”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杨萍夫妇几乎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往往是刚哄好一个女儿,另一个女儿就醒了,一个哭都哭,一个闹都闹。

其实,对于父母而言,无论多忙,只要孩子健康成长就好。

然而,对于申家夫妇来说,摆放在他们面前还有经济问题。

如何养活冰清玉洁呢?

不得已,杨萍找了一份工作去上班赚钱,他们将公公婆婆、爸爸妈妈都接过来,帮忙带孩子。

夫妇俩每天陪伴孩子的时间被生活所压缩,不过那屈指可数的陪伴时间,申福军和杨萍发现了孩子们的共同爱好:跳舞。

每当电视响起音乐的律动,四姐妹就会牵着手,站在电视前扭动起来。

这个情况不止一次的出现,而邻居家的孩子去少年宫学舞蹈,四姐妹满脸都写着羡慕。

父母为子女计深远。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申福军夫妇决定让四个女儿走一条不同的道路,送她们去学舞蹈。

对此,夫妇俩开始寻找舞蹈学校,咨询来咨询去,他们挑中了济南的舞蹈学校。

去济南也就意味着要离开菏泽,还是寄宿式学校,杨萍不太放心。

一边是对孩子的牵挂之心,另一边是女儿们的爱好与未来,该怎么选择?

杨萍把选择权交给了孩子。

在她们8岁那年,杨萍特地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征求她们的意见。

老大申冰坚定说道:“只要能学舞蹈,我不怕吃苦。”

随即,老二、老三也坚定点点头。

反而是最小的申洁,不愿意离开妈妈,哇哇大哭。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老大、老二、老三安慰申洁:“虽然妈妈不在我们身边,可是我们四姐妹会一直在一起,另外,我们不在家,你一个人多无聊啊。”

申洁被说服了,同意去舞蹈学校。

她们上学后,杨萍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打零工赚钱,每到周末就接女儿们过来。

她们把时间都花在了热爱上面,进步很快,每次都能给杨萍展示学了什么舞蹈。

看着女儿们愈发坚定要当舞者,他们夫妇为了挖掘女儿们身上的舞蹈潜能,在2010年送女儿们去北京学舞。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彼时的她们才12岁,去了北京,相当于真正的出远门。

可是她们为了梦想,还是毅然决然选择去北京,还下定决心,一定要考回家,报考山东艺术学院

冰清玉洁去了北京,彻底离开了父母的庇护,她们姐妹四人只能互相照顾彼此。

初到北京,老四申洁水土不服,腹泻、低烧,三位姐姐们就陪她去医护室,像妈妈一样照顾她。

除了生活上的彼此照应,在学习上她们也互相学习。

老二申清学傣族舞的经典动作,跳得不太顺畅,老大申冰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教她,直到妹妹掌握为止。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在这样的基础上,四姐妹提议,将自己的长处教给姐妹。

所以她们在寝室里,常常是对方的小老师,展示并教学。

她们的努力,申福军夫妇是看在眼里的,每当放寒暑假,她们每天都能在爸妈面前跳舞。

学有所成,能朝着目标步步前进,一家人其乐融融。

然而在2012年,姐妹四人中,老三申玉却萌生了退意。

那天,四姐妹去上课的路上,迎面遇到了老师。

老师的手中提着热水瓶,然而热水瓶的底座掉了,热水溅了一地,还烫到了申玉的脚。

其他姐妹及时送申玉去医护室,由于烫伤面积过大,申玉要卧床一段时间。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对于真正的舞者来说,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一天都不容得松懈。

申玉暂时不能跳舞,担心落下别人太多,于是有了退意。

姐妹们看出了申玉的异样,姐妹连心,她们没有弯弯绕绕,直接安慰申玉,并且承诺一定会帮申玉补上课程。

果不其然,申玉腿伤好后,老二申清帮她补文化课,老四申洁帮她补专业课,老大申冰像妈妈一样照顾她们。

虽然这个过程累并快乐着,但是这段为梦想奋斗时光,会是一辈子永远的温存。

经过一个多月的“补习”,申玉攻克了最薄弱的维族舞。

2013年的元旦,她们没有回家,四姐妹好好耍了一晚上。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晚上睡觉时,申玉动情地说:“谢谢你们这段时间为我们的付出,我的目标还是山东艺术学院,不考上誓不罢休!”

等到春节时,她们姐妹四人将这个决定告诉了父母,老大申冰信誓旦旦地说道:

“如果一个人考不上,我们就复读,我们四个是个整体,要齐齐整整上大学。”

杨萍却面露难色,因为四胞胎一年的学费、吃喝拉撒,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是一笔巨款。

她劝女儿们说道:“只要考上就去读!如果谁没考好,就复读一年,其他人都去读。”

2014年,四胞胎参加艺考。

为了能一起上同个大学,她们在考试前的几个月,不分昼夜地学习,训练。

在考试现场,四胞胎被分到了同一个组,她们一起亮相,评委老师们眼前一亮。

她们正常发挥,专业技能扎实,最终在一百多名参考者中脱颖而出,通过了山东艺术学院舞蹈专业的考试。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不论是艺考,还是高考,都是过五关斩六将,四胞胎接下来还要面对文化考试。

专业考试结束后,四胞胎还是秉持着过往的作息习惯,但她们的精力都放在了文化学习上,仍然会每天固定时间去练舞。

她们从骨子里是真正地喜欢跳舞,文化考试结束后,她们又马不停蹄地,去辅导班上声乐课。

在成绩出来那天,她们没有第一时间去查成绩,而是妈妈杨萍帮她们查的。

当她看到女儿们的成绩,都在300分以上,十分兴奋,立即通知了女儿们。

对于艺术生来说,300分就是一道槛,现在杨萍长舒一口气:“挺满意的,四个孩子挺争气,这下基本放心了。”

当姐妹四人一同收到了山东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时,她们这才逐梦成功。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她们去学校报道的那天,姐妹四人成为了校园里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回头率极高,并且辅导员还将姐妹四人安排在同一个寝室。

四胞胎,上同一个大学,住在同一个宿舍。

老大申冰对未来充满幻想,她说道:“以后毕业了,就开一间舞蹈学校,我们四人是舞蹈老师,妈妈是校长。”

然而在2018年,她们毕业时,却被人挖掘出来,组了“豌豆嘟嘟”的组合,正式出道。

其实早在4年前,“冰清玉洁”就曾出现在北京APEC晚宴开幕式上,为各国嘉宾表演舞蹈。

组合成立后,四胞胎出单曲、出专辑,虽然不温不火,但也属于她们新的开始。

2020年,四胞胎又参加了一档网络大型女团成长节目,她们一上台就吸引住了观众的目光,“冰清玉洁”常常挂在热搜。

申清,山东四胞胎“冰清玉洁”,上同所大学还住一间宿舍,回头率极高

四胞胎虽然没能晋升决赛,可是这档节目也带给她们热度,以及一些不小的争议。

在风波平息后,姐妹四人对于未来的发展,却不像8岁那年一样团结一致。

老二申冰成为了美人鱼教练,其余的三位姐妹,继续做女团,常常用短视频的方式,分享自己的舞蹈。

“冰清玉洁”四胞胎的未来会如何?且看她们的努力!

但在父母的心中,不论女儿们未来去做什么,他们都会支持,不论女儿以后飞得多高,他们只想女儿们平平安安。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12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