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机怎么补打小票,爱了很多年的姑娘

谁也没想到,第二天柳素素开门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王立均等在门口。她正牵着背着书包的女儿往外走,看到王力均她着实吓了一跳,“你,你怎么在这?”说着她环顾了一圈已经热闹的街面,人来人往的都是很熟悉的画面,只有这个陌生的男人显得格格不入。“哦,我想着起的早,开车到县里遛了一圈,刚把车停路边想着走一走,没想到就走到这了,就跟你偶遇了,是不是很巧?”王力均

谁也没想到,第二天柳素素开门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王立均等在门口。

她正牵着背着书包的女儿往外走,看到王力均她着实吓了一跳,“你,你怎么在这?”

说着她环顾了一圈已经热闹的街面,人来人往的都是很熟悉的画面,只有这个陌生的男人显得格格不入。

“哦,我想着起的早,开车到县里遛了一圈,刚把车停路边想着走一走,没想到就走到这了,就跟你偶遇了,是不是很巧?”王力均说的神乎其神的,鬼都不信,别说是柳素素了。伸手不打笑脸人,柳素素也不好直接戳穿他的谎言。再说不光是惊吓,她还能感觉到一丝惊喜,莫名的惊喜。

但是看他儒雅的样子跟昨天晚上他发的信息一对比,确实有点教师的那种为人师表的感觉。然后她的脑海里就闪现出了一丝疑惑,这个人有没有老婆和子女。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然后男人就自报家门说,“我是刚从省城调过来的,原因是我跟老婆离婚了,那里是我的伤心地,所以我主动下调到咱们县里,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咱们县城需要更多优秀的教师,我毕竟是咱们县里出去的,要做个吃表率,县城养大了我,我得回报不是。”

柳素素莞尔一笑,心里莫名的把这个男人的形象给往上拔了拔。她想继续聊,但是时间不允许,送孩子要紧,“那个,不好意思王老师,我要送孩子了,下回聊吧。”

“嗯嗯。”王力均殷勤的有点过了头,“要不我送你们吧,我开车来的,顺路。”

柳素素赶忙摆摆手,“不用了,学校不远,我骑电瓶车就行了。”

王力均这时才注意到了小雅,“这是你女儿啊,长得可真是可爱呢,几年级了?”水不忘挖井人的“二年级了。”柳素素说着就示意孩子礼貌的叫人,“叫王叔叔。”

“王叔叔好。”小雅笑着脆生生的喊了一声。

王力均那是一个高兴,“你好你好,小朋友你叫什么啊?”

“我叫陈小雅。”

“小雅你好。”

小雅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柳素素见两人都问了好就赶紧说,“时间到了, 我要送孩子去了。”

男人点点头,“行吧,那你先忙。”

柳素素应着就走到马路边的电瓶车旁,确定女儿坐在了后座就骑走了。

回来的时候,她正要开门忽然发现王力均就站在不远处等着她,“你怎么还在?”

“哦,今天上午的课比较晚,所以我还没走,在这附近吃了一点早餐。”

柳素素点点头,不知道要不要请他进瑜伽馆,感觉怎么都不合适,索性就没请,站在门口礼貌性的寒暄了几句。

“要不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吧?”王力均说,“等小雅放学。”

柳素素立马摇头,“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别客气啊,我是诚心的。”王力均诚意十足的说。

柳素素心道他诚不诚心的不重要,自己才不要去。于是脑子灵光一现,就说自己是有夫之妇,反正这个陌生人也不知道她是离婚的,“那个,晚上我跟老公约好出去吃饭的,抱歉,不能去了。”

一听到老公两个字,王力均的双眼明显失望的暗了下去,“那好吧,以后有时间了再说。”

柳素素不置可否,“那我就不留你了,还有课。”

王力均点点头,看了看手机,“行,我也走了,马上也要上课了。”

看着王力均转身离开的背影,柳素素才松了一口气,还好搬出了自己有老公的借口,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收场,明显拒绝没用,只有把路给封死了。

从古至今,寡妇门前的是非都多,虽然她不是寡妇,但也是差不离了。

到了馆里,她很快把这件事给抛诸脑后了,要准备上午的课程,还要算着时间去接孩子。

小学生接送要一天跑八次,她觉得自己记性不好怕忘,手机上都是女儿要上下学的时间,养一个孩子真是不容易啊。

晚上的时候,苏遇见还是在瑜伽馆看到了魏清晨。

她还没说话,魏清晨就大大方方的进来了,还若无其事的给苏遇见打了一声招呼,苏遇见当然也不能弱,很快就给了魏清晨一个礼貌的笑,“来了!”

她的这句话,就像是好久不见的朋友简单的寒暄一下,陌生中透着熟悉。

“来了。”魏清晨微笑点头。

“行,你先去准备,等会就上课了。”苏遇见说。

“不急。”魏清晨说,“听说你在招收教培班的学员?”

苏遇见点点头,“是啊,你想学还是你朋友想学?”

魏清晨指指自己,“我学。”

苏遇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还用学吗,你是体育老师不就够了。”

魏清晨也笑了,“知识永远都不嫌多,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嘛。”

“是。”柳素素端正了语气,“也行,技多不压身,你考了证也可以趁闲暇时间代代课啥的,就算不代课,学了也是对自己有好处的。现在也有男瑜伽教练了,物以稀为贵,男教练现在明显更受欢迎。”

“就是这话,我感觉挺喜欢的,咱们馆里要是学了都是什么时间上课?”

柳素素想了想,“有白班,和晚班,白天的是针对不上班的人群。上午上课,每天要上一上午。晚上的班是六点半开始,针对要上班的会员开设的,也要上两到三个小时,比较辛苦。”闻言,魏清晨摆摆手,“那没事,我比较符合晚班,白天要在学校上课。”

“行,晚上的班已经有五个人了,加上你正好六个,要是你报了我把你拉进群里,这个月咱们就可以开课了,年前就可以拿到证,不耽误过年。”

“那就这吧。”魏清晨问:“对了,学费多少?”

“你看这个价格。”说着苏遇见拿出了一个价格表给他看,“这个是直接报的价格,送一年会员大课,你已经是会员了,就直接补个差价就行了,也相当于送了你一年会员课。”

“那就这个吧,我把钱转给你。”魏清晨说着就用微信转了过去。

苏遇见还没来得及说让他再考虑考虑的话,手机里已经提示收到了转账的消息。

苏遇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嘴巴和耳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一个痛快交钱的会员。交过钱,苏遇见还是按馆里的流程给魏清晨开了一张收据,然后把他拉进了教培晚班的群里。

群里一看到进来的是个男的就炸了,不停的欢迎魏清晨,好像看笑话一样的心态,男人练习瑜伽已经很稀奇了,又来上教培课,那就更稀奇了。

苏遇见看到魏清晨进了教室她才松了一口气,感觉跟以前一样什么都没变,又感觉什么都变了。

杨芸也开学了,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她跟庄圆几乎是同时到了办公室,新学期新气象,不仅她们俩意气风发,学生们全都斗志昂扬了,好像已经准备好了把这学期的知识都灌进脑子里一样。

高二了,学业比高一重了一些,又分了文理。虽然没有高三的紧张,但是大家适应的时间还是需要一段的。

杨芸和庄圆分到的都是文科班,魏清晨倒是不影响,理科文科他都带。

闲暇的时间,杨芸问魏清晨,“你真的决定学那个什么瑜伽教培班?”

魏清晨点点头,“是啊,钱都交了,能不学嘛。”

杨芸看他说的很是坚定,表情也比较认真就知道不是假了,当表姐给她发信息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假消息呢。

她的第六感告诉她,魏清晨跟表姐发生过什么,不然感觉不会那么微妙,尤其他的认真,魏清晨整个人好像已经变了。虽然也笑,但是笑容里有那么一丝的苦涩,还有他的形象也大变了,之前是微卷的头发,现在全部剪成了寸头。

杨芸不好说什么,反正只要表姐自己决定就行,也希望魏清晨一切安好。

她自己倒是感觉已经过尽千帆了,现在她的目标就是好好的代课,争取她带的这一届学生多考出几个重点本科。

没有男朋友也没有老公的日子,那真的是香啊。这是她经历过失恋和退婚后才悟出的道理,什么是女性独立,不是光有钱就行,还要精神独立,没有钱就赚,没有爱那就自己爱自己,爱的满满的。

虽然有时候看别人都是出双入对的,有点失落,尤其是庄圆和吴天昊,现在小两口就像蜜里调油一样甜蜜。

平时下了晚自习,吴天昊都会准时的等在学校门口像家长接孩子一样的接庄圆。

看着他们,杨芸会觉得自己走回家有点落寞,走到马路上也有很多情侣成双成对的,她除了觉得有点孤单外,一切感觉都好,没啥好嫉妒的,自己又不是很稀罕。今天是教师节,她的桌子上早就摆满了贺卡,学校明令禁止老师收学生的鲜花和礼物,贺卡是同学们能想到的唯一表达对老师感谢的方式了。

回到家的杨芸把贺卡一一看完,感动了半天,眼泪都溜出来了。

看到很晚,洗漱好就躺在了床上,虽然才开学,但是这两天领书、发书、开学什么的都是力气活,累的她沾床就睡着了。

可是睡到半夜她忽然被噩梦吓醒了,她梦见自己正站在讲台上上着课,左手拿语文课文,右手拿粉笔在黑板上写着什么,突然发现鼻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她没在意,下意识的用右手擦了一擦,刚把手放下来,突然发现手臂上有血,她以为自己只是流鼻血了,然后她赶紧掏出口袋里的纸巾擦鼻血,但是她发现血越擦越多,后来怎么都止不住了就害怕了,整个鼻子里都是血像水龙头一样往外喷,接着就是嘴巴,她觉得喉咙里有一股甜腥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迫张开了嘴巴,血又从嘴巴里奔涌而出。

她更害怕了,转身找下面教室里的学生求救,她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活不成了,毕竟那些血很快就要从她身体里流干了。

可是当她回头的时候发现,班里的学生们都在呕血,每个人的座位上都是鲜血一片,教室里那简直就是一片血海,学生们边呕血边抽搐,眼看着都快不行了。

她想去救但是没办法她自己已经流干了血,感觉整个人的身体越来越凉越来越下沉,然后她躺在了地上缓慢的闭上了沉重的眼睛……

在梦里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突然醒了,发现是梦也发现浑身都是冷汗。

她叹了一口气,还好是梦,但是感觉这个梦不是太吉利,她自己呕血就算了,为什么还把学生们都给牵连上,这样她应该是死不瞑目的。

叹了一口气后,她打开了百度找周公解梦,上面说呕血而死是吉兆,意思是要发财的意思。

杨芸失笑,她能发什么财?又不做生意又不是高管,她能不破产就行了。看了半天都说是吉利的梦,她就放心了,只要不是凶梦就行。

翻个身起来她就去卫生间冲了个澡。

回来后,实在是睡不着了,她就百无聊赖的打开了抖音刷刷视频,看一看搞笑的段子压压惊。

刷了半天杨芸也笑了一会儿,突然不知道她怎么滑到了直播间的键,直播是她平时很少看的,什么唱歌跳舞打PK的她都不看,尤其是那些直播带货的她更是不看,除了同学蓝心的。可惜蓝心卖的是童装,她完全帮不上忙,没有孩子,也就买不了童装。

但是大半夜的她实在是睡不着了,视频也看了很多了,既然点进来了直播间那就看看吧。

往下划拉了几下,都是同城的直播间,有催眠的,有放音乐电影的,还有唱歌打PK的,实在也没意思。

正待她要关掉直播的时候,最后一个直播间吸引了她的目光。

因为直播间很安静,里面的轻音乐她知道叫《故乡的原风景》她很喜欢这个音乐。

不先看人,听到这个音乐就让她觉得跟别的闹哄哄的直播间不一样,很有想看的冲动。

想到这里她才看这个主播,是个男人,只见他穿着很简单的白色体恤,头发也打理的轻轻松松的,皮肤也许是美颜的作用,显得很是白净。

杨芸仔细的看了他的五官,猜到要是他没有滤镜的加持也很好看,眼睛是好看的双眼皮,有点迷懵,感觉有哭过的迹象。

眼睛下面的鼻子很是英挺,杨芸知道男人几乎没有隆鼻的,那就应该是真的鼻子,他的嘴没有什么好描述的,很简单,但是他的五官凑到一起,放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很是好看。

杨芸还在端详着男人的样子,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吓了杨芸一大跳,刚才被噩梦吓到的她还惊魂未定,现在又被吓了一跳,感觉三魂一下子少了气魄。

这大半夜的是要吓死她啊。

等到她反应过来才明白不是别人叫她,而是直播间里的男人,也叫主播。

“欢迎暮云来到我的直播间。”

暮云是杨芸的抖音昵称,暮云有她名字的意思,根据她特别喜欢的那句诗词而来的: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杨芸不敢回应主播的欢迎,躺在床上大气都不敢出的装死。

主播眨了眨眼,看了半天杨芸的头像,好像明白了过来,自言自语道:“原来是个机器粉啊。”

这句话简直让杨芸破了防,笑的那是一个欢,怎么还有这种操作,既然他把自己当作机器粉,那她就安心的装死好了。

杨芸看了一眼主播的名字,叫什么“我在原地等你”

她现在不敢关注他,怕这个主播发现她不是机器粉而是个大活人。索性就不动了,跑出去再进来他也会发现的,那就把手机搁在一边听他放音乐好了。

听着听着,杨芸又莫名其妙的睡着了,好在直播间里放的一直是循环的《故乡原风景,声音不大,不影响她睡觉。

杨芸睡的那是一个香,等到天光大亮的时候,她才发现手机屏幕早就暗了下去,打开屏幕,上面赫然的显示着主播下播的界面。

然后她翻开了“我在原地等你”的主页,都是那些哀伤的吸烟或者自己散步的视频。

杨芸很是好奇,什么事把他折磨的那么憔悴?

但是疑惑归疑惑,她看了一眼时间该起来上班了,随手关注了一下对方的抖音账号就关闭了抖音的界面。

等到她洗漱好,电话就响了,是妈妈打来的,说今天是姥姥的生日,喊她回去给姥姥过生日。

杨芸纳闷,“我还要上课怎么回家?要不晚上的?”

“今天不是周末嘛,你怎么还要上课!”杨妈以为自己记错了时间,也立马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日历。

“没错啊,今天是周末。”杨妈知道虽然才开学,但是该周末的还是要放的。

杨芸一拍脑门,“哎呀,看我这记性,真是浑浑噩噩的。”既然起都起来了,顿了顿又道,“妈,那我回去吧,家里有没有需要我在县里买的东西?我顺道带回去。”

“没有,你回来就好了,等会我去街上买点东西就行了,超市啥都有,你不用买着带回来,麻烦不说价格比镇上还贵些,等你回来一起吃午饭,把你表姐也喊来吧,让她带着你大姨和大姨夫都来,咱们好久都没聚聚了。”

“我不确定她有没有时间,要不我打电话问问吧。”杨芸说着就挂了电话。

给苏遇见打了电话,那边得知是姥姥的生日,说什么也要去,所以很快两家人都聚齐了。大姨和杨妈忙碌着,根本就不让老母亲动手,她们就把自己买来的菜和肉都给做好了。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过了一个生日。

回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杨芸晚上反正也没有晚自习,就直接跟苏遇见前后脚的开车回了县城。

到了瑜伽馆,苏妈也下来了,说是看看女儿的瑜伽馆,不着急回家。

在那待了半天,才要走,苏遇见要送,他们都不让,说是天不热了,走回去消消食。

苏遇见也不强求,消消食也是好事。父母走了她就往开始忙自己的事了,瑜伽馆最近收了不少小班的维秘会员,她虽然不带,但是她要准备量尺和体脂秤啥的,服务好会员才是她要做的。

她主要以销售和服务为主,私教现在大部分都给了全职老师。毕竟她们也不容易,能让她们多挣点钱就挣点钱,自己要做的就是把这个蛋糕做的更大,让员工吃到更多的蛋糕,她的馆才有可能得到最大的收益。

如果做的好的话,过几个月她就想着着手筹备二店,反正她这个馆早就回本了,也开始盈利了,有资金和实力促使她准备二馆了。杨芸没有走,平时周末她都会在馆里练习瑜伽,跟着大家上课的感觉就是好,也渐渐的喜欢上了流汗的感觉,感觉整个人都舒畅了很多。

晚上魏清晨也来了,他看到杨芸没觉得意外,说到底这是她姐开的,天天来都不为过。

晚上下课,魏清晨喊杨芸一起走,虽然他们都是开车,但是魏清晨在外面还是请杨芸喝了一杯咖啡。

说一说最近的事也挺好的。

喝了一会儿,魏清晨就说出了之前他告白未果的事情。杨芸听了很是惊讶,但是没有过多的表示不解,毕竟爱情这事每个人的感情确实有区别,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相差很多年龄的爱恨情仇了。

她是教语文的,古代的文人墨客留下的忘年恋她还是知道的,什么欧阳修喜欢上了自己的外甥女,曾在外甥女十四五岁时写出:堂上簸钱堂下走,恁时相见已留心。何况到如今;什么南唐后主喜欢上了比他小很多的小周后,才有:穿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只是魏清晨是男人,他喜欢的是大他很多的女人,这点跟古代的忘年恋还是有所出入的。杨芸转而又想,这些都是男大女小。魏清晨和表姐情况正好相反,虽然古代的不多,但是现今社会女大男小早就屡见不鲜了。

魏清晨想的开,表姐可就不一样了,见过市面的男人更“专情”,见过市面的女人更“无情”,于是她就劝魏清晨,“我觉得你还是算了吧,我姐我还是了解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别看她平时表面上柔柔弱弱的,其实她心里很有定性,除了顾及她儿子,其他的事情她决定了就不会有改变的。”

魏清晨看着杨芸,一脸的落寞。

杨芸虽有不忍,但是还是继续道:“何况我姐比你大十几岁呢。”

“大十几岁怎么了?”魏清晨心有不甘,“那白娘子比许仙还大一千多岁呢,他们不照样过的很好?”

闻言,杨芸顿时忍俊不禁了,还好没喝东西,不然她得噎着了。杨芸笑完了就决定不再劝了,爱不爱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认为的对的不一定是魏清晨认为的对的。

她就好好跟他做哥们做朋友就好了,当事人都不知道的预判剧情,她更没必要去费脑子了。

回到家,杨芸又开始刷直播了,很快又刷到了那个叫“我在原地等你”的主播。

她没进直播间,就在门口看着,看到这个男主播在跟其他主播打PK,对方是个美女,很显然“等你”是打不赢的。

杨芸就默默的看着,不进直播间。

把手机放在一边,她就开始洗脸刷牙,洗澡洗衣服,然后把家里里里外外给打扫一遍。

过了十点多,“等你”就不PK了。

开始走苦情路线,把《故乡的原风景》一放,整个人又开始陷入了痴情男主的角色。

那迷离的眼神、脸上的伤感,在滤镜的加持下更加的哀怨动人。杨芸觉得他的五官很好看,棱角分明的脸,举手投足间都是深情。

令杨芸留在直播间的并不是他的“美色”,而是杨芸比较好奇他在直播间夜夜感伤所谓合意。

上次看他的直播间寥寥无几的观众,只有十几个估计还都是机器粉,杨芸今天没进去,所以也不知现在里面有多少。

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到底要看看这个“等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经过她几天的观察,“等你”除了哀伤外,还没看出什么。

九月中旬。

陈东带着可能怀了儿子的现任老婆,但可能不是他的儿子的娇妻丽丽又来到了馆里。

这一次他们是带着三个月的产检报告来的,让柳素素来评估一下她能不能上孕期私教。

她才不是思想开悟,什么对孩子好的,虽然确实如此。她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再发个大肚子练习瑜伽的美照发到群里和朋友圈炫耀一下。

如今她嫁了个有钱的老公,有钱给她报私教。

这些柳素素不关心,只要能挣钱就行,别管她是不是前夫的现任,对她来说跟别的私教都没多大区别。

柳素素看了几张孕检单,并没有什么异常,除了孩子大了一个月。

但是她什么也没说,只要她能上课就行。

倒是丽丽有点心虚了,给柳素素挤眉弄眼的。

柳素素很快收到讯号,跟陈东打招呼,“产检单看着都正常,我现在要带着她进里面进行体能的评估,要是评估完了直接可以上第一节课了。”

陈东立马点点头,来这就是给老婆报私教哄她高兴的,但是他还是有点顾虑,怕体能评估不过关,于是抬头就问,“那万一她体能不好呢?”

“体能不好,我们就从最简单的呼吸和体式开始,这个你可以放心。”柳素素看着前夫反而没一点感觉,突然就觉得他好像是个陌生人,跟那些陪老婆来上课的其他丈夫别无二致。顿了顿又道,“今天第一节课不一定能上体式,我们要先从最初的呼吸开始,今天需要学习腹式呼吸和完全式呼吸,学会了才能进行体式的练习。”

陈东点点头,虽然跟柳素素做了十来年的夫妻了,但是关于瑜伽他一点也不懂,也不关心,反正他也不感兴趣,柳素素也懒得跟他叨叨这些。

也许不沟通就是他们婚姻的症结所在,能够吵吵闹闹的夫妻大部分还是离不了的,吵架有回应,心里会舒坦些,没回应的那些就像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毫无作用还让人心冷。

“那就上吧。”陈东点点头,立马去扶老婆。丽丽推开他,“你不用进去了,我自己就行了,现在我又不是快生了,走路还是能行的。”

柳素素莞尔,就跟着丽丽进了教室。

刚把教室的门关上,丽丽就迫不及待的把柳素素拉到了一边,低声咬耳朵,“那个老板,你能不能替我保密,别跟我老公说我怀孕四个月了行吗?”

柳素素知道是为了什么,她就不问这个了,另问,“你那个B超单他不是也看了吗?这个他不会不知道吧?”

丽丽吸了一口气,继续小声低语,“我拿着的单子,就给他看了其他的数据,没看末次月经。”

“那怀孕周数?”柳素素疑惑了。

“那个我特意用手挡住了,没让他看,就给他扫了一眼,他怕我生气就没敢再要看了。”

这都行,柳素素心里真是佩服。

“行吗?老板,你能帮我保密吗?”丽丽恳求道。

“这……”柳素素面露难色。

其他的还行,她肚子里可是有一条小生命的,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她可是不敢担待的。

目前来看丽丽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孩子发育的也正常,可以上孕妇瑜伽,唯一的就是孩子被要求保密月数。

然后她把外面的闫老师喊了进来,上私教是老师上,她很熟的或则是她不便带的私教都会给别的老师。

别的老师也是一样, 朋友或者亲戚太熟了也会给她或者其他的老师上,这样才能保证上课严谨有效果。

闫老师看了一遍丽丽手里的档案,“没问题,可以上的。”

柳素素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闫老师,你确定可以?要是你觉得行,那你来上吧。”

她并没有说丽丽要隐瞒一个月的事情,反正这件事人越少知道越好,客户就是上帝,闫老师只要保证上课的质量就行了。

柳素素交代好,给丽丽找了一套全新的瑜伽服就出去了。

外面陈东在焦急的等着,见柳素素出来了,立马问,“我老婆的体能评估过了吗?”

柳素素点点头,“过了,她很年轻,身体也好,没问题的。”

“那就好,那就好。”陈东点头如捣蒜,“对了,私教怎么报?多少钱,我刷卡。”

柳素素没客气,道:“三百一节课,三十节课起报,孕期上不完的课程可以顺延到产后,算是产后修复瑜伽了。”

“好,那刷卡吧。”说着陈东掏出了自己的银行卡。

柳素素直接接过来,走到前台拿出POS机,调好金额就把POS机递给了陈东,“密码输一下。”

陈东知道她是让他输入密码,但是他还是说了一句,“密码你应该知道啊,是小雅的生日,你来操作吧。”

“还是你来吧!”柳素素淡淡的说。

陈东输完密码,柳素素拿回POS机等着打印小票给陈东签字。陈东接过了小票,看了一眼上面的金额是九千,就开始签字。

“是这样的,你老婆报了三十节课,我们是送一节私教的,外加送一套瑜伽服。”

陈东一听就笑了,“还有优惠啊?”

柳素素淡漠的点点头,“是啊,报的越多,优惠越大。”

陈东点点头,不知道还要说什么了,尴尬的坐在那里拿出手机假装看时间。

柳素素也不理他了,说了句“等一个小时就行了。”说完客气的给他倒了杯水。

陈东立马诚惶诚恐的接了过去,道谢不迭。

曾经的夫妻,现在却客气的出奇。

也许以前谁也没想到结婚十年后就会离婚的,但是两个人前进的速度不一样,走的快的那个会嫌弃走的慢的那个人。走的慢的那个人,反而会怨恨走的快的那个人。

步调都不同了,再走下去就生怨怼了,怨怼一生就互相远离,所以两个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送走陈东和丽丽,不多会儿柳素素也要去接女儿了。

中午她都是在外面吃的,因为瑜伽馆中午经常有人上私教。就算没有,她做了饭,瑜伽馆都是油烟味儿,等下午会员们来上课的时候还都散不完。

这样影响不好。

所以她不敢在瑜伽馆做午饭,早上还好,面包烤一下就行,晚上也简单,煮个八宝粥买点蔬菜就行了。

所以在瑜伽馆里住,有很多生活上的不方便。

到了瑜伽馆,柳素素先把女儿的书包给放回去,就准备带女儿到隔壁面馆吃面。可是当她刚出了瑜伽馆就看到了王力均。

“你怎么会来?”柳素素环顾了四周问道。

“哦,我就是想着过来请你吃饭的,以表上次的歉意。”

柳素素立马摆摆手,“真的不用,说起来那天就是个小意外,何况都过了半个月了。”

“过了多久我都得请你啊,要不然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是不是?”

柳素素不置可否,心道你是哪位?你过不过意的去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正待她在腹诽的时候,男人转而蹲了下去,看向文静乖巧的小雅道:“小朋友,叔叔请你和妈妈去吃饭好不好?”

陈小雅有点怕生人,拉着妈妈的手往后面缩了缩,然后仰头探寻的看了柳素素一眼。

王力均见状立马解释,“小朋友,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就是想请你跟妈妈一起吃饭,好不好?”

陈小雅不敢说话,还是看了看妈妈。

王力均知道孩子是要听妈妈的了,于是站起来继续征求柳素素的意见,“走吧,餐厅我已经定好了,给个面子,赏光去一下?”

柳素素张了张嘴,觉得有点盛情难却了,又低头看了看女儿,见女儿一脸期盼的看着她,然后她就点了点头,“那今天麻烦你了。”

王力均听了,立马笑了,赶紧摇头不迭,“不麻烦,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

说着立马殷勤的侧开身,“你们先请,我车子就停在路边。”

柳素素往前礼貌的伸出了手,“你先请。”

“那我先去给你们开车门。”说着王力均大步流星的走到了自己的车前,打开车的后门,等待着柳素素母女俩走近。

“谢谢”

等柳素素带着女儿坐进了后座,王力均轻轻的把后门给合上了。

这个举动突然让柳素素觉得心里有点暖暖的。她跟陈东之前的那些年,陈东从来都没给她拉过车门,甚至她带着孩子进去晚了,陈东还一阵奚落,要是她开车陈东会在旁边唠唠叨叨的说她开车技术太差什么的。

果然细节很重要,能感受的到是不是被在乎了。

王力均开着导航往前走,柳素素才想起来他之前说过是刚从省城下调回来。

柳素素觉得车里的氛围太过尴尬,想着找点话题就问:“王老师,你为什么会从省城回来?那边不是比咱们县城好嘛,最起码比县里的薪资待遇好啊。”

后视镜里的王力均明显愣了一下,眼神闪躲了几下才支支吾吾道,“就是觉得咱们县城更需要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我好像之前跟你提过一次。”

柳素素想起来了,他好像也说过是因为他离婚了,感觉王力均的情绪不对,表情也不对,就适可而止的不说话了,免得大家更加的尴尬。

柳素素觉得,不管出于何种原因,王力均主动下调到县里中学,那都是勇气可嘉,很少有人放弃了前途更好的省城而回到小县城的。如果不是因为热爱,柳素素不知道还能因为什么。

光这一点,柳素素第一印象就觉得王力均是个好老师。

半天后还是王力均转移了话题,“我虽然是咱们县城的,但是上大学就在省城了,毕业了也留在省城的中学,到现在都过了十几年了,我闺女都快上高中了,所以咱们县城的地方我都不熟悉了,发展的很多地方都改了。”“是的。”柳素素附和,“都十几年了,县城早就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比之前扩大了好几倍。”

两人在车里聊着,很快到了大润发,王力均说,“前面就是了,咱们县城现在最热闹的就是大润发了吧,这里美食肯定比较多,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的定在了这里。”

柳素素微笑不语。

王力均继续说,“我听说,咱们县城马上要引资建万达广场了,听说已经选好地址了,快要动工了。”

“是啊。”柳素素点头,“我也听说了。”

两人说着就到了商场门口,柳素素带着女儿先下车,等王力均把车停好,然后才一起进了商场。

他们直接上了电梯,到了美食的楼层,王力均定的是西餐厅,不是周末人不是很多。

陈小雅刚开始还很拘谨,但是到了餐厅就没那么板着小脸了,微笑着看着餐厅,她知道今天是要吃牛排了,妈妈带她吃过。

王力均见状,立马给小雅点了一份儿童套餐,把菜单递给了柳素素,让她点菜。

柳素素接过来正准备看,小雅指着前方,突然大喊,“妈妈,妈妈你看,那是爸爸。”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124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