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贸信托,慈善的“知行合一”与慈善信托

公益慈善的“知行合一”是“善知”到“善行”合二为一的过程。慈善信托作为一个法律行为,本身就是慈善的“知行合一”,是委托人为了实现其善良认知变成行为这一意愿,通过设立信托、选择受托人、无偿交付财产、开展慈善活动、实现公益目的等行为所开展的公益慈善活动。慈善信托的“知行合一”由值得信任和托付的受托人来实现。“知行合一

公益慈善的“知行合一”是“善知”到“善行”合二为一的过程。慈善信托作为一个法律行为,本身就是慈善的“知行合一”,是委托人为了实现其善良认知变成行为这一意愿,通过设立信托、选择受托人、无偿交付财产、开展慈善活动、实现公益目的等行为所开展的公益慈善活动。慈善信托的“知行合一”由值得信任和托付的受托人来实现。

中国外贸信托,慈善的“知行合一”与慈善信托

“知行合一”是明代思想家王阳明提出的儒家文化论断,也是中国传统哲学的一个重要命题。“知”主要指人的思想意识,是认知的境界和胸怀。“行”主要指人的思想意识完全兑现成行为的实际行动。“知”和“行”的一致强调意识与行为须保持一致等同,不仅要知时知势,而且要务实笃行。二者不能分割,并且要循环往复。

陶行知先生曾经说过,“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就是说,行为由认知驱使,而行为又产生新的认知。由此可见,思考与行动不仅要做到有效衔接,还要做到融为一体,更要做到互为转换。在学习中思考如何转成行为,在行为中学会怎样领悟真谛,二者密的不可分构成了“知”“行”的一致。

中国外贸信托,慈善的“知行合一”与慈善信托

善良既是人类的本能,又是一种胸怀,同时具备“行为外在美”和“心灵内在美”,是“知行合一”的最佳彰显。在中国,无论个人还是企业,都会感受到善良文化是真正内外结合的“知行合一”。

人之初,性本善。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善良的种子有时候会受到干扰而被遮隐。创造财富很难,分享财富更难。善良的初心如果被意识激活成为自觉,并能变成行动,此时的善良种子就会被挖掘而得以显现。物质追求是一种享受,心灵关爱是一种精神。生活可以因享受而感到舒适,但精神却不因享受去影响心灵。

2021年9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麻醉手术中心主任刘进教授将自己科研所得的1亿元捐献给华西医院,设立规范化培训发展专项基金,用于激励住院医师、带教师资,提高住院医师临床能力。

把这笔财富用于退休生活,刘教授认为是一种浪费,而捐赠给住院医师做规范化培训,则更能体现这笔财富的真正价值。在一般人看来,这一认识很难被人理解。但这的确是刘教授内心真正的价值观和幸福观。

知与行互为助力。在刘教授的善行后面,人们看到了善心认知的力量,进而鼓舞了社会大众,引领了社会良好风气。捐赠决定的一念触发是善良“知行合一”的真正体现。所以,一亿元的捐赠不是刘教授对财富的态度变化,而是善良心态在自觉良知的驱动下的一次自然行动。

当前,国内众多爱心人士和企业的公益善举在民众的纾困解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通过“知行合一”的方式,一如既往地践行公益、汇聚爱心,传送善良,坚持彰显应有的责任、使命和担当。

善良行为不分大小,但自觉坚守非常难得。善心常在,且善行长远,善果才能源远流长。倘若善良没有“知行合一”,获得财富的一刹那,物质贪欲肯定会屏蔽善念本心,此时的人生格局就是无善财富格局。

倘若人们“知”而不“行”,那么千年以来颂扬的善良文化就会成为空中楼阁,落得纸上空谈。倘若“行”而不“知”,或“行知不一”,所做的公益活动就会出现目标不明确、方向感不强。具体就表现出想当然地去做,做到哪里算哪里的盲目慈善。这样的活动也有可能是随意性的碎片公益,甚至可能是“蜻蜓点水”的形式慈善。这些公益方式都不属于善良的真正“知行合一”。

中国外贸信托,慈善的“知行合一”与慈善信托

公益慈善力量在建设中国式现代化,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减小社会贫富差距、推进社会公平的桥梁和纽带搭建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慈善法》鼓励发展慈善信托。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为社会公众提供了参与慈善事业的一种新选择。信托公司利用区别于传统捐赠的制度禀赋,用信托的方式调动社会资源积极参与慈善事业发展,用道德的力量助力第三次分配,以“知行合一”的方式为实现共同富裕提供支持。

王阳明提出“知中有行,行中有知”。慈善信托也是如此。慈善意识离不开慈善行为,慈善行为也离不开慈善意识,二者密不可分,互为表里。从善心愿必然要转化成从善行为。王阳明认为:良知,无不行,而自觉的行,也就是知。慈善信托的法律关系是实现慈善“知行合一”的重要机制。因为,信托本身是慈善认知和慈善行为相结合的过程,是依据信托意愿,通过受托人实际管理来完成的慈善行为。这是善良的“知行合一”精髓与慈善信托的要义深度重合的地方。

王阳明也提出“以知为行,知决定行”,慈善信托的逻辑亦是如此。慈善信托目的实现是慈善信托管理行为的核心目标。信托目的是慈善信托的开始,信托行为是慈善目的达成的手段。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符合信托目的要求的慈善行为是慈善认知行为化的完全映射。如此高标准的行为方式,需要专业的受托机构——信托公司和慈善组织来完成。

信托公司作为行使信托受托人职责的特别金融机构,在担当社会使命的大环境下,其自身除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外,还要在慈善信托中发挥受托人作用,需要坚定信义精神。信托公司一方面为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助力实体经济运行提供各项资产管理信托服务,另一方面,也在满足民众、企业财富保值增值方面开展财富管理信托服务,同时,也通过担任慈善信托受托人方式积极推动公益慈善事业发展。

信托的法理与“知行合一”的理念一脉相承。慈善信托将慈善目的与财产管理行为纳入在一个信托结构里,互相依存,彼此共存。作为慈善意愿、管理、结果、目的为完整一体的法律结构,慈善信托强制要求受托人信托公司为信托委托人、受托人利益自觉履行尽职义务。除信托公司这些内在的约束外,信托行业还有一系列外在的环境约束,诸如强化监管自律、提升内控合规管理、遵守反洗钱和守法从业要求、积极培育信托文化、主动监督金融风险、努力确保行业安全稳健、造福股东员工等。所有这些都是信托公司践行社会责任,实现慈善“知行合一”的充分体现。

中国的慈善信托创新性地通过信托法律和金融管理这两个功能,将慈善认知和慈善行为有效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新的公益慈善活动,具有制度性、系统性、规范性、规模性和实操性特点,是实现第三次分配最有潜力的工具之一。慈善信托能够深刻勾画出“慈”与“善”的真谛,能够有针对性地帮助弱势群体,通过精准慈善行为助力实现共同富裕的美好社会目标。

慈善信托既可以宣传善念,将善心灌注到社会文化中,维护我国善良文化的精髓传承,又可以通过大大小小的慈善信托设立,把善良文化坚定地延续下去,以潜移默化的方式确保善心、善行和善果能够广为流传。

当下以及未来,慈善信托肩负共同富裕的使命担当,是弘扬慈善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参与慈善信托的个人和企业可以聚焦群众“急难愁盼”问题,培育一批符合慈善特点、政府支持、群众欢迎、社会认可慈善信托项目。这些慈善信托的普及和发展是中国善良文化维护、发展和建设的重要工作内容。

信托通过契约安排将慈善贯穿于学、思、用各个环节。慈善信托通过信托意愿、信托目的、公众受益人利益保障、受托人尽责、信托法律约束等方式,在受托人诚实、信用、谨慎、有效管理的行为中,去真正地实现慈善的“知行合一”,为中国特色公益慈善事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供稿部门:财富管理中心投资配置部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国外贸信托,慈善的“知行合一”与慈善信托

中国外贸信托,慈善的“知行合一”与慈善信托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12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