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支票,1989年昆明西山公园血案

一、劫后余生坐落在滇西横断山脉与滇东高原盆地之间的昆明,常年雨量充沛,年温差小,日照时间长。城区四周山峦叠翠,城内有山、河、湖、园,城郊有石林、西山、温泉、金殿等名胜古迹。景色秀丽,气候宜人,被誉为“春城”。铁路、公路、民航、邮电四通八达,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下,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中外游人慕名而来,纵情观

一、劫后余生

坐落在滇西横断山脉与滇东高原盆地之间的昆明,常年雨量充沛,年温差小,日照时间长。城区四周山峦叠翠,城内有山、河、湖、园,城郊有石林、西山、温泉、金殿等名胜古迹。景色秀丽,气候宜人,被誉为“春城”。铁路、公路、民航、邮电四通八达,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下,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中外游人慕名而来,纵情观光游览,旅游事业颇为兴旺。

西山公园地处昆明西郊、滇池之畔,海拔在一千九百米至二千三百米间,园区森林茂密,植物种类繁多,四季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山上的华亭寺太华寺三清阁等佛、道建筑,金碧辉煌,光彩夺目。山腹重建的聂耳墓庄严肃穆。罗汉崖峭壁上的龙门石雕,由四座石室一座石坊和两条旁崖石道组成,气势雄伟,工艺精湛,堪称一绝。登龙门如置身霄汉,俯视五百里滇池,令人豁然开朗,心旷神怡。历来是中外游人必游之地。

旅游支票,1989年昆明西山公园血案

1989年,也即是蛇年2月1日,春城上空浓云低挂,西山公园更是寒气袭人,游人骤减,倍觉幽静。下午四时许,一个身材矮小的年轻女子,上着绿色羽绒风衣,下着牛仔裤,足踏登山运动鞋,身背旅游包,从龙门顺公路跚跚而来,当行至距高峣车站四公里处时,突然从身后窜出一名年约二十来岁,身着黑灰色条纹呢子西服,脚穿两接头黑色皮鞋,身高一米七五,蓄长发的瘦个男人,手持短木棒,狠狠地朝游人头部横扫了一下。当受害人转身怒视歹徒时,忽然又从前方窜出一年约二十来岁,身高一米六五,身着黑色呢子中山服,脚穿黑皮鞋,蓄短发的瘦个男人,持木棒朝受害人腰际横扫了一棒,并顺势一脚将受害人踢倒在地。瘦高个歹徒乘机向受害人扑去,冷不防被受害人一脚踢中小腹,仰翻倒地。矮个子挥棒朝受害人头部一阵猛打,女方只得用双手拼命护住自己的头部,无法还击。高个子歹徒乘势从地上爬起来,狠命朝女方腹部又踢了一脚,然后与矮个子一起,抓住受害人的手脚,将其抛下三米多深的护路堤下。二歹徒一个持木棒,一个持砖头顺势追下,又朝女方一阵猛打。双方经过一阵扭打拼搏之后,女方渐感自己身孤力薄,在日本学到的几手柔道之术根本制服不了眼前这两名恶如虎豹的歹徒,为了不致被暴徒打死,便把眼睛一闭,鼻子停止喘气,假装死去。

恶徒见状,由高个子抓住受害人双腿,倒拖着向密林深处窜去,矮个提包跟上。在距公路二十来公尺的地方,罪犯借着浓密树林和荆棘的掩护,将受害人放下,掳下旅行背包,将包中的衣物、护照等不值钱的东西抛出,最后从受害人身上洗劫了一万一千日元,二十五美元,二千元兑换券,四百元人民币,全部装入高个子暴徒携带的挎包内,矮个子则从提包内拿出一瓶风油精,多次企图将拉链拉上,都未成功,只得让其敞开着,随即将风油精在受害人周围洒了一圈,便欲逃离现场,但提包被树枝挂着倒翻在地,将包中牙膏、牙刷、毛巾等物撒了一地,慌忙中二歹徒只得猫腰拣拾,将所见之物尽数拾于提包内,然后向山脚逃窜。

约摸过了一个多小时,受害人侧耳细听,未有任何动静,便慢慢睁开双眼,吃力地又向四周扫视了一遍。当判明二名恶徒的确逃匿后,才艰难地支撑起遍体鳞伤的身躯,忍着巨痛,向山下踉跄而去。六时许,苏家村一农民见自己门前半躺着一名伤势严重、生命垂危的女青年,急忙叫了几个同村农民,将其送往附近的武警医院抢救。

二、医院“会诊”

当天傍晚七时许,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公安分局、公园派出所等多路干警齐集367医院,共同对伤者进行看望和了解。

受害人二十来岁,女性,日本籍人,于今天下午三时左右独自游览西山龙门,返回途中突然遭到两名男性暴徒拦截,随身携带钱财被全部洗劫。由于受害人初来昆明,对西山公园环境不熟悉,虽会汉语,但表述能力有限,加之伤势严重,头部有八处一至三公分长的创口,脑震荡,第三腰椎变形,流血过多,神智昏迷,一时难于弄清她的姓名、住址以及与案件有关的详细情况,对两名歹徒也仅仅从身高、衣着等方面粗略作了介绍。最后仅在受害人衣袋里找到一块标有“昆湖饭店”字样的物品寄存牌。

根据初步所获情况,市局解副局长当即决定:

第一,这是一起严重的涉外拦路抢劫杀人案件,手段残忍,影响恶劣,由刑侦大队立案侦破;

第二,巡警大队马上将受害人转送市区内的延安医院抢救治疗,抽调几名女干警参加护理;

第三,刑侦大队和外事管理处要及时到昆湖饭店,从寄存牌入手,设法查清有关受害人的各方面情况;

第四,技侦、刑侦、巡警以及西山分局迅速组织力量,调用警犬,连夜上山寻找发案现场。

旅游支票,1989年昆明西山公园血案

三、现场寻觅

当晚,昆明市公安局即组织了由市局刑侦大队、巡警大队、技侦处、外管处以及西山公安分局、公园派出所干警组成的一百多人的现场寻觅队伍,配备了五条训练有素的警犬,按受害人提供的“从龙门返回途中一公里的距离”这一线索,推断现场即聂耳墓附近,便以此为中心,对周围的山林、沟箐等部位进行全面寻找,虽苦战了一个通宵,始终没有发现与作案现场有关的线索。

次日,市局刑侦大队、技侦处等部门又共同组织了近二十人的寻觅小分队,从苏家村开始,以受害人滴状血迹为线索,循迹查找。但由于受害人已伤后一个多小时,从现场艰难跋涉,道路杂草、泥沙颇多,血滴减少,受害人除在苏家村的逗留处有数滴外,沿路有的四至五步一滴,有的十来步一滴,有的甚至二、三十步才能见到一滴,在接近山林处则难以见到。又经过一整天的战斗,仍未找到发案现场。

第三天,刑侦大队又单独组织十多人的小分队,再次上山寻觅现场。他们对公园沿线的所有饮食摊点、冷饮摊点、个体照像摊点等服务行业人员进行走访、调查,亦未获取有关现场的任何线索。

第四天,即二月四日,专案人员反复分析研究连续几天未能寻找到现场的原因,探讨下一步工作方案。认为,能否找到此案的发案现场,获取痕迹物证,是侦破此案的决定因素。过去曾几次在该公园范围内发生过抢劫外国游人的案件,但由于没有找到具体的发案现场,致使所发案件一件未破。侦破此案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千方百计找到现场。经与林业位单联系,请求当地护林员协助,利用其人熟、地熟的优势,分头带领干警,深入细致地寻找,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正当公安机关着手组织第四次寻找现场时,接到公园派出所传来的喜讯:下午,苏家村三名中学生相互邀约上山采摘茶花,在距村子一公里多的密林里,发现一架染有血迹的日产相机。他们联想到近日来,曾听说公园里发生过一起抢劫外国游人的案件,公安机关正竭尽全力寻找发案现场。此架相机是否与此案有关?是受害人所留,还是案犯所留?为了支持公安机关破案,他们急忙将相机带到公园派出所。熊副所长听了三名中学生的详细介绍,见到相机上的确染有几处血迹,日产,认为极有可能与本案有关。当即打电话向市局刑侦大队报告。

丁大队长接完电话后,立即带领刑侦、技侦等有关人员,驱车赶往拾获相机的现场。

该现场位于高峣至龙门四公里又二十公尺,距聂耳墓还有三公里的急拐弯处,公路左侧建有数十公尺长、距地三米多高的护路堤,在离护路堤约二十多米的半坡上,在苏家村的正南面,距村子约一公里半。此处松林粗大稠密,荆棘丛生,地理位置十分隐蔽,不管是路过的车辆还是行人,极不容易见到此处发生的一切秘密。

当专案人员在三名中学生带领下进入现场时,呈现在干警眼前的是一片撕打、滚压的狼藉景象,树枝、荆棘草丛上血迹斑斑。在十多公尺的范围内,撒满了被害人遭劫后留下的物品,有受害人的护照,居住证,旅游支票,旅行背包,各式民族服装,记事薄,简易纸折钱包,零散的中国粮票,风油精空瓶一个,透明胶纸一卷等。最后又经过反复寻找,在草丛深处拾获三张不同日期、不同地点、不同车次的火车票等物。

至此查明受害人叫木村圣子,女,十九岁,日本千叶县船桥市本中山人。一九八八年四月自费申请到中国留学,现在长春市吉林大学攻读中文。这次借寒假之机,慕名来昆明旅游,一月三十日投宿昆湖饭店,一月三十一日游览石林,二月一日上午游览翠湖大观公园,下午独自一人游览西山,不期在返回车站途中遭劫。

四、卧铺车票

专案人员根据现场勘查和对所获物品分析,认定此处就是杀人抢劫案的现场。当即决定,一是把现场所获物品作技术处理,看能否从中发现和提取案犯所留指纹;二是进一步加强社会面控制,从中发现与案子有关的蛛丝马迹;三是请受害人辨认所获物品,从中寻找破案线索。

经木村圣子辨认,除风油精空瓶、透明胶纸以及一月二十九日重庆至昆明的火车卧铺票外,其余物品均属她本人的,并进一步获悉,她于一月二十六日从上海起程,一月二十九日到昆,三十日投宿昆湖饭店,同时已买了二月二日返北京的火车票。

那么,这张重庆至昆明的85次一月二十九日中午十二时零六分发车,十二车厢十一号上铺,重售6,编号1911的卧票究竟是谁的?为什么会留在现场?它与案子有无关系?

公安人员分析认为,尽管在距现场二十多公尺护路堤上,常有游人小憩,随手将各种车票、废纸、空饮料盒等物品任意丢弃,但任何游人要将上述物品从护路堤上抛到此处的可能性极小,极大可能是犯罪分子作案后遗留。如是,此案应为流窜犯所为。必须从查找火车卧票入手,顺藤摸瓜,进一步发掘与案子有关的线索。

二月五日,专案人员持此车票,第一次走访昆明铁路火车站有关人员。当即获悉,昆明在“春运”期间,由于南来北往回家过年的旅客骤增,运输任务十分繁重。为了加强对乘客和车票的管理,杜绝各种不正之风,车站规定,凡购买卧铺车票的旅客,必须持有单位证明,否则不卖,违者严加追究。重庆方面是否也有相类似的规定,只有与重庆联系才知道。同时得知,重庆开往昆明的85次列车为成都铁路局昆明铁路分局管辖,此趟列车将于明日从重庆抵达昆明。不久,重庆方面回复,在“春运”期间,重庆开往各地的火车,其卧铺票的购买也要凭单位证明。

二月六日,专案人员第二次来到昆明火车站,按事先约定,当即找到了一月二十九日85次重庆至昆明十二车厢的列车员李云珍和唐秀云。二人经短暂回忆后说,乘坐本车厢十一号上铺的旅客是一个年约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瘦高个,约一米七五左右,操四川口音,长发,工人模样,懂外语。原因是,一月二十九日,85次列车由重庆返回昆明途中,十二号车厢上了一男一女两个外国人,因李、唐二人当时没有注意,故未按规定向列车长报告。后因列车长查车时发现,便询问二人有关情况。二人便前去向外国乘客询问有关问题。当问及二人国籍时,因双方语言不通,是十一号上铺的乘客代为回答“他们是澳大利亚人”。因此李、唐二人对该人印象极深。

二月七日,专案人员第三次到昆明火车站,请车站的同志与重庆联系,进一步查证购买乘坐85次列车十二号车厢十一号上铺的旅客是什么人,那个单位的?专案组根据李、唐提供的持这张卧票乘坐的旅客,其体貌特征与受害人木村圣子提供的高个犯罪分子十分相似。必须顺线查找。

二月二十四日,重庆查复,这张车票是重庆铁路分局旅游服务公司持证明订购的,当时一共订购了两张,后经五次转手,最后的乘车人是重庆第二机床厂青工卓勇(男,二十一岁)、戴斌(男,十九岁)。二月三日,卓、戴从外返渝时不久,又突然离家外出,下落不明,情绪反常。临离家时,二人分别给家中父母留下一纸条:“对不起,亲爱的爸爸,妈妈,这次到昆明出事了,而且事情出得很大,这件事不能让外人知道。”

五、四川追踪

二月二十四日夜,专案组成员高明、丁玉雄、杨国树三人,连夜乘昆明至重庆的直快列车,到重庆开展专案侦破工作,以期准确地弄清与此案有关的各类人员情况,直至确认凶手并捕获归案。

二月二十六日早,列车顺利抵达山城重庆。此时的重庆,已并非昔日的“火炉”,眼下正值冬季时节,连日阴雨霏霏,寒气袭人。三名专案人员不顾旅途疲劳,也还未找落脚点小憩片刻,便风尘仆仆直奔市公安局侦刑大队,向领导详细介绍了二月一日在昆明西山公园发生的杀人抢劫案全过程及其侦破情况,与重庆有关的犯罪线索,恳请重庆公安机关大力支持,尽早破案。

重庆刑侦大队是一个能侦善战、勇于攻坚、乐于助人的队伍,在山城人民心中和全国公安战线均享有盛誉。他们听了专案人员的汇报后,像侦办自己的案子一样,责无旁贷,立即抽调富有刑侦经验和责任心很强的侦察员赵敏同志,与专案组并肩战斗,既当向导,又当战斗员。

当天午下,专案人员在赵敏同志带领下,首先来到重庆第二机床厂辖区的平坪派出所,出示了根据受害人口述高个案犯的体貌特征进行组合的人像照片。所长看后,认为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可能是第二机床厂工人卓勇。经查取卓勇身份证照片进一步辨认,认定一致。专案人员当即将卓的照片传真发往昆明,请木村辨认。因传真效果不佳,受害人不敢肯定就是此人作案。当专案人员将翻拍后照片寄到昆明后,木村已伤愈出院返吉林。然而,受害人的辨认结论,对案犯的认定和案子的侦破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时间就是胜利,专案人员当即决定将卓的照片寄往吉林。木村接到昆明邮寄的照片后,立即认定是抢劫伤害自己的高个子暴徒。

专案人员在线索有重大突破的情况下,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先后走访了第二机床厂有关领导、职工以及他们的父母亲朋六十余人。从领导,到父母,到同事都一致反映,卓、戴二人在学校、工厂,学习和工作都不错,为人本分,办事老实,公安机关也没有发现二人有任何劣迹。大家认为二人脑子灵活,处事机敏,尤其是卓勇,被人们公认为“鬼灵精”。

但在进一步深入走访中,卓勇的女朋友黄玉玲提供今年元月一日是她的生日,请了卓勇等几人在家中会聚庆贺。席间,卓提出要她帮买两张到昆明的卧铺车票,黄没有推辞,于元月上旬请自己的叔叔,利用重庆铁路分局旅游服务公司的名义,最后弄到了两张一月二十九日的卧铺票。

卓的同学陈兴提供,在庆祝黄玉铃的生日宴会上,卓勇当众流露说,现时社会上物价上升太快太高,工资很低,要想过富裕的日子,只有抢人,不怕坐牢(1988年刚刚进行了价格闯关)。

在走访卓、戴二人的父母时,双方父母提供,二人于二月三日晚回家后,忙把身上所有的衣物全部脱下浸泡浆洗。戴的母亲反复声称。没有看到她儿子的衣服上有任何血迹(然而专案人员在交谈过程中,根本没有谈及案件性质)。但他(她)们都从不同角度证实,二人返家后情绪反常,各自带有百元面值的兑换券(与受害人陈说特征一致),自称是从贵阳调换的。次日一早,二人分别留下一张字条后即外出,至今未归。

第二机床厂证实,一月二十九日以后至今,卓、戴二人离厂外出,下落不明,工厂也没有派二人公干。

上述情况表明,卓、戴二人有可能就是在昆明西山公园杀人抢劫的凶手。专案人员鉴千二人行踪不明,一时不能捕获,即请重庆市公安局协助架网,严密控制二人住处和社会关系,并上技侦手段对二人通信进行监控,同时报请公安部在全国通缉。

旅游支票,1989年昆明西山公园血案

左为卓勇,右为戴斌

公安部通缉令

公缉(89)25号 1989年3月28日

卓勇,男,二十一岁,系四川省重庆市第二机床厂工人,住该厂宿舍。一九八九年二月一日伙同戴斌在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公园内用砖头砸伤一日本女游客,抢走日元一万一千元,美元二十五元,外汇券二千元,人民币四百元,两犯潜逃。

六、天网恢恢

二月三日晚,卓、戴二人在昆明作案逃回家中后,为了毁灭罪证,立即将所穿衣物全部换下进行清洗。深夜二人在清点物品时,戴斌发现卧铺火车票少了一张。经反复清点查找,始终没有发现。戴斌当即想起二月一日在现场洗劫财物时,自己携带的背提两用包因拉链坏了,致使提包一直敞开着,在逃离现场时不慎被树枝挂翻,包内的牙膏、牙刷、毛巾等物被抖落在草丛荆棘之中。虽经反复检拾,但由于时间紧迫逃跑心切难免将车票遗失在现场。如果这张车票真遗失在现场,这无异于将二人的黑手和狐狸尾巴让云南公安揪住。

过去,云南公安机关曾多次破获过四川人到云南去做的各种大案,并将各种狡诈的犯罪分子抓捕归案,有的受到了法律的严厉制裁。想到这些,二人更加心惊肉跳,毛骨悚然。经过反复商讨,二人认为这张车票遗失在现场的可能性极大,早迟要被云南公安当作罪证提取,然后顺线追查,发现购买车票的各种线索,必将查到他们的头上。三十六计,离家外逃是上上之策。商定后,二人留下上述字条,于次日早出走。他们先乘轮船到武汉,然后游黄山,登庐山,逛上海,尽情挥霍享受了一番。

五月三十日,二人从上海到了杭州,以外出度假的学生身份,住宿在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分局辖区内一个体旅馆里。白天龟缩在宿舍内,夜晚也不敢轻易外出,连吃饭也是快去快回,惊慌失措。二人的失态举止和表情早被警惕性颇高的店主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百思不解。六月二日,店主乘二人外出吃饭之机,迅速进入二人房间,查看他们携带的随身物品。没想到又从戴斌那只拉链失灵的提包内发现榔头等可疑之物。在此之前,杭州市区曾发生了一起抢劫杀人案件,案犯作案的凶器就是一把榔头,公安机关为侦破此案已布下天罗地网,要大小公私旅社严加防范,发现可疑情况应及时报告。店老板一见这些物品,尤其榔头,结合二人的诡秘行动,疑窦倍增,连忙向派出所报告。

公安机关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派员赶赴旅社,将二人抓获并带到派出所审查。押解途中,卓勇乘押解人员不备、路途人多、车多、拥挤不堪之机脱逃。戴斌在审查中,迫于公安人员的声威和法律的威严,被迫交代了在云南抢劫杀人的全过程。公安机关结合公安部下发的通缉令,及时与昆明市公安局联系核查,认定戴即是公安部通缉的昆明西山公园抢劫杀人犯之一。

卓勇从杭州脱逃后,经过几多折腾,于六月十一日潜回重庆。但却不敢潜回家中,而是给两路口储蓄所出纳员张立(与卓是老同学)写了一封信,要张立看在老同学面上为其准备点钱钞,于六月十一日、十二日、十三日三天时间内的每天中午十二时至一时,下午六时至七时,在涪陵桥头茶馆接头。

张接到卓勇的信后,思想斗争异常激烈。三月下旬,云南公安在调查追捕卓、戴二人时,曾找到张立询问有关二人表现和行踪。张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对公安人员的询问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搪塞和开脱,蒙混了公安人员。事实上,卓、戴从昆逃回重庆后,于二月四日至九日,一直躲藏在张处,吃住均由张立亲自负责。其间,卓、戴曾向张透露过在云南的犯罪行为。由于张的掩护和关照,致使二人安全地渡过了将近一个星期。为了酬谢张的热情和周到,二人离别时,向张馈赠了一百元面值的兑换券和一副项链。

公安人员离去后,张一直坐卧不宁,忐忑不安。在普法教育中,对什么是包庇罪,什么是窝赃罪,张知道得一清二楚,记忆尤新。每当回忆起卓、戴在家中躲藏、吃住等情节,看见二人给的兑换券和项链,更是如芒在背,懊悔不已。六月十一日收到卓勇的书信后,张的思想又斗争了一番。如果再知情不举,那便是罪上加罪,如能及时检举揭发,协助公安机关将卓勇抓获,还可以将功补过,求得宽大处理。

经再三思量,张立终于鼓足勇气,带上二人给的兑换券和项链以及卓的书信,到公安机关作了举报,并陈述上述情况。公安机关本着团结、教育的政策,对张既往不咎,同时要张按卓信上所说,配合公安机关,戴过立功。

下午六时多,张按公安机关的布置,带上“钱钞”,轻装熟路地赶赴涪陵桥头茶馆。重庆市局刑侦大队则挑选了十多名身强力壮、技术精湛的格斗擒拿能手,一部分乔装茶客在茶馆品茶聊天,一部分在茶馆四周设伏,守株待兔。

此时的卓勇,已不是当初杀人抢劫、“智力过人”的“鬼灵精”,而是腹中空空、囊中无分文、精神颓萎、两眼发呆的丧家犬。连日来,他未曾睡过一个囫囵觉,也未曾吃过一餐饱饭,整天提心吊胆,东躲西藏,惶惶恐恐,连做梦也被干警的镣铐声惊醒。因车票丢失和耳闻案发涉及重庆,卓深知厄运难逃,不敢再呆在家中,最后利用张立胆小怕事和江湖义气的心理在张家龟缩了近一个星期,临走时又馈赠兑换券和项链,目的是要将张进一步控制起来以为后用。这次从杭州脱险,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又硬着头皮潜回重庆,再次向张求援,知道张会知恩必报。卓按信中约定的时间,已于今天中午光顾过一次茶馆,但未见张的身影。卓不死心,下午又提前了半小时。眼下见张如期赴约,不失正人君子,万分高兴,早将昔日的警惕付之东流,迅即朝张立奔跑过来。张见卓勇也如期赴约,急忙摘下头上帽子,一边挥舞一边向卓勇急步奔去,二人一副久别重逢的样子。周围设伏的干警,见了张立挥舞的暗号,腾跃而出,尤如猛虎扑食一般,未等卓、张将手握在一起,便以迅雷不及耳掩之势将卓拧翻在地,将其罪恶的黑手紧紧地铐住。

七、钱迷心窍

卓、戴二人自幼生长在一起,情同手足,形影不离,从小学到中学、到中专技校,一块读书长大。二人父母又在同一单位工作,关系处得不错。去年九月,他们双双从道角机械技工学校毕业,又分配到同一车间,二人关系更为密切,上班、吃喝都在一起,成了莫逆之交,胜似孪生兄弟,加之卓的脑瓜比戴灵,常作给戴出谋解围,致使戴对卓佩服得五体投地百依百顺,言听计从。戴的信条是:听卓的,没错;跟卓走,不跌跤。

一九八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晚,日本客人小林康二来我国旅游,住宿上海锦江饭店新西楼370号房间,被原上海京剧院演员朱文博杀死在床上,劫走小林康二的大宗日元、美钞、兑换券等贵重物品,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中央电视台曾将此案的侦破情况录像播放过。卓、戴二人看后颇受启发,对朱犯的这一举动十分赞成。为此,他们还专门搜集了有关朱犯罪情况的报纸刊物,从中研读领会。

他们看到外国人花钱如流水,目睹港澳侨胞一个个大腹便便,国内的万元户赌、嫖、喝,挥金如土,出手阔绰,既羡慕,又眼红。卓提出,要想腰缠万贯,一夜致富,唯一的途径就是抢劫,尤其是抢外国人,一是他们最有钱,而且是外币;二是他们人地生疏,作案最易得手。卓一再向戴宣称,干他一次,坐牢、杀头也不怕,值得!戴对此竭力赞同。

去年底,二人乘上班之机,找了两截青枫木,偷偷地加工成长四十公分,一头粗(六公分)、一头细(三公分)的光滑木棒,准备随身携带,伺机作案;继而卓还找了一个关系极好的个体户,企图借上一把牛角刀备用;为了对付公安的警犬,他们又买了一瓶风油精;为了作案时不留指纹,专门买了一卷透明胶纸。在作案地点的选择上,二人也费尽了心机。他们认为在重庆作案不可取,“兔子不吃窝边草”;欲到成都作案,也认为还是离家近了一点,不甚方便;最后,他们认为云南最好,这里冬季气候温暖,名胜古迹多,外国游客不断,交通也方便,只要不被公安人员当场抓住,作案时在现场不留痕迹,采取速战速决、速去速回的办法,保证万无一失。

方案拟定后,卓利用黄玉玲的关系,要其设法帮忙买两张重庆至昆明的卧铺车票,时间选在一月下旬,即捞一把回家过年。黄为其如期买到了车票。

一月二十九日,二人匆忙乘上85次重庆至昆明火车,一月三十日到达昆明。二月一日上午,二人先到翠湖公园大观楼窥视踩点,因见两处中外游人太多,且三五成群,地形暴露,不敢贸然行动,最后乘车来到高峣,准备回到西山公园伺机下手。下车后二人顺公路向龙门方向步行,仔细观察公路两侧情况和车辆行人路过情况,以便选择最佳作案地点和侵袭目标。当二人行至四公里处时,见这里弯拐最急,两端均是陡坡,路面狭窄,车辆过往必须谨慎驾驶;两侧松林浓密,环境隐蔽,尤其是公路左侧,有一道百公尺长,高三米有余的护路堤,十公尺以外荆棘杂草丛生,难觅各种足迹,正是作恶的极好环境。主意定后,他们便在路旁隐蔽下来。

下午四时左右,二人老远瞥见一身材矮小,年约二十来岁,戴着近视眼镜,上着绿色羽绒衣,下着牛仔裤,身背旅行包的女子,独自从龙门方向缓缓而来。当游人快接近二人埋伏地时,便持木棒窜出前后夹击,将其打倒在地,并将受害人抛下护路堤,拖入密林中,再次暴打(要不是受害人佯装已经死亡,就真的被打死了),劫走受害人的日元、美钞、兑换券等贵重物品后仓皇逃离现场。当日连夜乘火车逃往贵阳,二月三日潜回重庆,因清点物品发现丢失了一张卧票车票,于四日离家潜逃,躲藏在张立家中,二月九日乘轮船逃窜武汉,尔后到庐山、黄山、上海、杭州,将所劫日元、美元、人民币等挥霍殆尽。

昆明西山公园终于恢复了宁静。但没想到的是,十年以后,西山公园再次发生了血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12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