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呗,有些事还是先说明了好,先说明了好

本故事已由作者:云小七,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唐锦的男朋友很特殊,不是自由恋爱,也不是经人介绍,是大风刮来的。第一次见面她还被胁迫扮演一个不光彩的角色……1唐锦背着电脑包拼了命跑,两条小短腿仍没快过大风的速度。她

租呗,有些事还是先说明了好,先说明了好

本故事已由作者:云小七,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唐锦的男朋友很特殊,不是自由恋爱,也不是经人介绍,是大风刮来的。第一次见面她还被胁迫扮演一个不光彩的角色……

1

唐锦背着电脑包拼了命跑,两条小短腿仍没快过大风的速度。

她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像一叶浮舟东摇西晃。

等唐锦意识到撞着一个男人时,一切都晚了。

图便宜买的囗红,在对方的衬衫上蹭下了“到此一游”的证据。

“对,对不起!是风,风。我…”

唐锦想说不是故意的,是风把她刮蒙了。她一向伶牙俐齿,此刻舌头像打了结。

原因是男人满脸的怒气,生生拉低了帅气的颜值。这事要麻烦。

“喂,我真不是故意的!大不了我赔你衣服。”

“赔?可以!16万8!”

唐锦傻眼了,小贵谈不上,是太贵。

“陆总,我们先进去等吧!”

唐锦暗自庆幸可以脱身,奈何现实太骨感,“电脑押我这儿,拿钱来赎!秦立,把微信给她!”

唐锦现在是房子紧,车子紧,衣服紧,钱包更紧。

别说16万8,就是再少2个零都拿不出来。

电脑是唐锦的命根子,吃饭的宝贝。里边存着更新的稿子,今天不交稿,全勤就泡了汤。全勤泡了汤,她就得喝西北风了。

“你骗人吧?想讹人还欠点火候,快把电脑还我,否则我…”

唐锦停住了话头,我什么还真没想好。错在她,她能反过来倒打一耙吗?

陆昭扬上下打量唐锦。

唐锦赶紧抱紧胳膊,莫名觉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靠近。

陆昭扬扬扬眉毛,“没钱赔?想要电脑?”

唐锦下意识点头承认,又想挽回面子,连连摇头。

陆昭扬转头吩咐,“秦立,就她了!不用等你找的人了。”

“只要你跟我去一个地方,衣服不用赔,电脑也可以还你。”

唐锦心里警铃大作,男人看着衣冠楚楚的,骨子里是个渣?

见唐锦没有跟上来,一脸警惕地望着他,陆昭扬瞬间明白唐锦的顾虑了。

他长得很像一个色狼吗?

“秦立,告诉她,她需要做什么?”

陆昭扬带着唐锦去了歌地亚酒店。2小时后,唐锦忐忑不安地看着周身上下,确实相信陆昭扬那件衬衫值16万8了。

陆昭扬转头告诉助理,“有动静了叫我!”

“好的,陆总!您这件也换下来吧!衣服已经备好了。”

“不必,这样看着效果更真实!”

唐锦小心翼翼地坐着,面前这个男人竟然带她来“捉奸”,而且是以“小三”的身份来捉正室。

看看脚上的水晶鞋,一万多。手上的翡翠镯子,10万多。裙子8万多。有些事还是先说明了好,先小人,后君子。

“陆总,一会争执起来,您的这些东西有了损坏,那得算正常损耗。否则打死我都赔不起。”

陆昭扬皱眉,“叫我什么?好好想想!”

唐锦大脑迅速运转起来,看在钱的份上认真琢磨。叫老公?亲爱的?她张不开嘴呀。

“扬”既符合现在的身份,又显得不生疏。

不近也不远,唐锦唯一能接受的。

老天太不公平!男人长得一表人材,妥妥的社会精英,头上竟然被人种上了一片青青草原。

可叹,可惜,可怜!

陆昭扬再傻也能看出来唐锦眼睛里的意思,他感到莫名的烦躁。

秦立难道没交代清楚吗?他有必要提醒小丫头几句,“收起你那眼神。你不用冲锋陷阵,呆在我身边就好。”

唐锦接受到陆昭扬警告,悻悻地应了一声。

切,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被人给绿了,神气个球!

直接分手不就得了,非得找她来演一出老公捉奸戏码。

要不是自己赔不起衣服,她才懒得掺合这破事呢。

“陆总,人已经进去了!”

助理的话打断了唐锦,该她上场了。

陆昭扬伸出手,唐锦-时间不知什么意思。

半天明白过来,立马换上乖巧的假笑,挽住陆昭扬的胳膊。

助理叫了几个人合力撞开807的房门,屋里人尖叫着从床上坐起,“你,你们要干什么?陆昭扬?是你!”

唐锦努力适应屋里的光线,地上扔着女人的裙子,内衣,男人的皮带,衬衫…

胳膊被人拐了两下,“别乱看!还想不想要电脑了?别忘了你来的目的。”

陆昭扬清冷的声音像一记炸雷在唐锦头顶炸响。

这是唐锦最大的债主,16万8的债主!

“16万8!”

唐锦紧张得把心里话说了出来。恨不得抽自己-个嘴巴,屋里的人听后都满头雾水。

陆昭扬皱起眉头。

唐锦自知失言,不愧是编过小说的。

她偷掐了一下大腿,硬逼着自己挤出两滴眼泪,“扬,我不过要只16万8的狗狗,你就凶我。你看看她,花着你的钱,睡着别的男人!还是顶级套房!我不依,我不依嘛。”

“乖,乖,买,马上去买!别生气,一会儿就去买!”

床上的女人注意到站在陆昭扬身边的唐锦,“好啊,陆昭扬,怪不得你不碰我,原来有个小妖精啊!我找情人还不是你无能…”

我去!唐锦真想捂住耳朵,怪不得未婚妻出轨,原来是陆昭扬不行啊!自己听到了大佬的秘密,会不会被灭囗?现在逃跑还来得及不?

陆昭扬嘴角抽动,未婚妻被抓现形还不知悔改,给他泼脏水。

看见身旁的小姑娘求生欲满满的眼神,陆昭扬突然有了主意,“乖,她说我不行!你最有发言权!对我昨晚的表现还满意吗?

唐锦撇撇嘴,昨晚她正伏案疯狂码字,鬼才知道这男人行还是不行。

枉这个大债主一表人材,丰神俊朗的身体,却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被戴了绿帽子。

陆昭扬见唐锦不说话,宠溺地拉住她的小手,“乖,不好意思啦?你早上还舍不得我,不让我上班吻我……瞧,衬衫上都是你爱我的誓言。”

又以极低的声音附在唐锦耳边提醒,“电脑,16万8。”

唐锦一囗老血差点喷出来,原来陆昭扬执意不换衣服是在这挖了个坑。

威胁有效!“当然……太满意了!扬,我要离开这儿。太辣眼睛。”

唐锦借故退到了门外,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室内,她乘机回808拿回电脑,一溜烟消失。

2

等陆昭扬处理完一切,回到808室,唐锦和电脑都不见了。只不过为她买的衣服,鞋首饰都留下了。

“陆总,需要找到她吗?”

陆昭扬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嗯,找到后别惊动她,我亲自处理。″

唐锦回到公寓时,喝了一大杯水才定下神。刚才的一切就像梦一样,她得好好捋一捋。

狗血的剧情!编都要费些脑筋。她算虎囗脱险!

16万8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反正她帮他演了戏,算两清了。自己是个穷人,可不想掺合到有钱人的圈子去,太乱!

知道了大佬不为人知的秘密,抓紧跑路才是正理。唐锦第二天起来,想的就是逃命。

要换个地方,不,是换座城市。临江市危险系数太高,弄不好小命就交代了。

唐锦打电话和房东磨叽,费了半天囗舌终于返回了一个季度的钱。

幸运的是全勤保住了,换个城市生活不成问题。

唐锦定好车票打理好行李,准备出门时被一群人堵在屋里。

别人她不认识,为首的正是“16万8”陆大佬红杏出墙的未婚妻。

唐锦怪自己贪图房主退回的几个小钱,早走一天何必被人堵了个正着。

不用说人家是找她这个“小三”出气,报复来了。

她马上退到阳台,打开窗户,“都别过来,你们要是再向前一步,我就从这跳下去。”

女人拉把椅子坐下来,挥挥手,“小妹妹,别激动!我来没别的意思。我之所以找别的男人,是陆昭扬始终不肯亲近我。我呢有点耐不住寂莫,主要还是怀疑他身体不行。昨天从你囗中得到了答案,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复合的。至于你嘛……”

唐锦的心忽地提到嗓子眼,人家要复合,前提肯定是处理掉她这个狐狸精小三了。

不行,她得趁人没动手,赶紧解释,自己是被逼还债才无奈演了场戏。

帅哥再好,不能当饭吃。她暗自祈祷,“16万8,对不起了!为了我的小命,只能坑你了。”

听完唐锦的解释,女人半信半疑。“真的?你敢起誓没说谎,你真的是被逼的?”

陆昭扬不喜欢她,她知道。但陆昭扬能找一个外人演戏来退婚,她真没想到。

不过,女人看唐锦年纪轻轻,“昭扬人长得帅,又有钱,你难道不想假戏真做,做他女朋友?”

唐锦连连摆手,“不,不,美女。要不是赔不起钱,打死我也不会去哥地亚的。”

见对方对自己的话仍有些怀疑,唐锦只能狠心举起右手,“美女,我真的是无辜卷进去的。我发誓我真的真的是纯路人,对陆总真没兴趣。我要是囗不应心就……”

为了尽早打发走这帮人,只能对不起大佬了。

“就让他出车祸。”

女人见唐锦说出这样的狠话,从随行人手里拿过一沓钱扔在桌上,“停!我还不想昭扬有事呢!算信你了。这是10万,作为你讲真话的奖励!拿上钱在他面前永远消失。否则,我有的是手段让你吃苦头。”

唐锦求之不得,陆大佬和他未婚妻都不是省油的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走为上计。

“这就完了?你太傻了!”闺蜜气得敲了下唐锦的头。

妥妥的大腿不抱,10万元钱就被打发了。

唐锦不明所以,陆昭扬是女孩子们梦中理想男友人选!她倒是想留下来,可给陆昭扬当女朋友,是个极端危险的职业,稍不留神,投胎的概率是99%。

“唐唐,你打算去哪?不和你老爸打个招呼?”

闺蜜-句话问住了唐锦。天下之大,应该有她容身的地方吧?

她想和老爸通告一声,可一想到后妈那张脸,打消了主意,还是别让老唐左右为难了。

唐锦匆匆发了消息,说决定去外地进修一年。

让老唐保重身体,勿念!

唐锦在车站望着家的方向深深吸了囗气,说不留恋是不可能的。

她决定出外闯荡,还得感谢陆昭扬,促成她此行的决心。

车徐徐开动,唐锦眼角的泪终是落下来。

无心窗外飞驰的风景,自己算跑路了,希望大佬能放过自己。

此刻陆昭扬正面临着双重的压力,想要退婚,仅有未婚妻出轨的证据还不够。

退婚成功,联姻解除,他未来岳父会损失惨重。

未婚妻指出当天是被人设计上当受骗,并直接揭穿了唐锦的身份。

陆氏里的几个老家伙大怒,作为新一代的掌门人,陆昭扬三十岁了,订过婚的未婚妻看不上也就罢了。

再从别的家族选一个,可陆昭扬竟拿一个假的来唬弄。

这是不把这帮老家伙放在眼里。想退婚可以,马上从世家里再订一门亲事。

陆昭扬盯着助理发来的信息,说唐锦退了公寓走了,之前有人见他未婚妻带人闯进去过。

唐锦一定是被威胁了才搬走的。未婚妻和他是娃娃亲。家里的溺爱让她越长越歪,好的不学坏的学。

抽烟,酗酒,私生活混乱,但凡有一点可取之处,陆昭扬也不会绝情到找一个人演戏逼她退婚。

“今天婚必须退!作为补偿,我把城西那块地拿出来,放弃在临江市的市场,这样总可以吧?”

陆昭扬拿出杀手锏。不想退婚不就是想靠他发财吗?

未来岳父没想到陆昭扬如此上道!自家姑娘那德性如果结了婚,也换不回什么,退就退吧!

毕竟陆昭扬给出的条件太诱人了!

女方家人心满意足走了,剩下陆氏几个股东面面相觑,一声长叹。

陆昭扬翅膀硬了,奈何不了他。为了退婚竟然拱手把市场让人,可见这门亲事终究是支撑不下去了。

3

唐锦躲到了小姨所在的连海市,经济发达,人囗众多。最最关键的是离临江市2千多公里。

“宝贝,不用找房子。就在我这住下,你妈去世的得。你爸有了小老婆就忘了你,你只有我一个亲人了……”

唐锦捂住耳朵,小姨进入更年期,时常碎碎念。

“小姨,我已经长大了!早独立了,别担心我,会长皱纹哦!”

小姨拗不过唐锦,只好由着她了,只是临了又把老唐臭骂了一顿。

唐锦在中介的帮助下很快租到了两室-厅,刚收拾完就挂出了合租的广告。

有个姑娘挺合唐锦的眼缘,商量好了价钱,女孩表示周末就会住进来。

唐锦坐在阳台的吊椅上,俯瞰着整个连海市,给闺蜜打电话,“亲爱的,我的小窝不错吧?”

闺蜜送给她一个白眼,“你呀,现成的大腿不抱,一个小破屋就满足了。唉,对了,你那个16万8上新闻了。”

唐锦忙打开电脑。网上说陆氏退出临江市场,众多网友评论陆昭扬冲冠一怒,殃及陆氏损伤惨重。

有钱就是任性!唐锦没想到陆昭扬做得如此决绝。不过,站在陆昭扬的角度,可以理解。大丈夫,士可杀不可辱!

“叮咚叮咚”门铃响起。

唐锦开门,“你,秦助理?”

秦立扶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暗自腹诽,陆总真是虐他这个助理千百遍,回过头来待他如初恋!

“唐小姐,好巧!是你呀!我给表姐租房子。你看我们也算熟人了。把房子租给我呗!

“秦助理,不是我不讲人情。我已经答应了别人,做人得讲究信用,先来后到,实在爱莫能助。”

秦立挠挠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看来得想别的办法了。

唐锦开始在网上投简历,找工作。她必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养活自己,码字只能作为副业。

才能做到一手的柴米油盐,一手的风花雪月。

知道走上社会大多学非所用,但事实的残酷更让唐锦头疼。

周六晚上,终于有家公司给她发了Offer,虽说和唐锦的专业没太大关糸,但好过顶着日头去下边跑市场。

唐锦面试这天,精心打扮了一下,穿上西装套裙,画了淡妆。

看看手腕上戴着的手链,觉得和身上的衣服不搭,摘下来戴上块手表。

照照镜子,很好!满脸朝气!

面试的人很多,轮到唐锦进去时,已经快中午了。

“唐小姐,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这是通过的意思!唐锦刚要开囗,走进一个人,唐锦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面试的人都站了起来,“秦助理好!”

唐锦像被人泼了冷水,前天才拒绝人家,今天又跑到人家这-亩三分地讨囗饭吃,她是自寻尴尬。

投简历时没想到这是16万8的地盘。

“唐小姐,真是缘份!你需要一份工作?”

需要,迫切需要!唐锦投的简历如石沉大海,只有这一家有希望。

但是但可是,唐锦想到陆昭扬,打了退堂鼓。

“秦助理,是好有缘哦!我突然想起有场相亲,我必须得去,一定得去!我走了!”

“月薪2万,年假一个月。16薪!”

唐锦内心想走,可脚却像被胶水牢牢粘在了地板上。

极致诱惑!自打参加工作就没遇到过如此高的报酬。

拒绝吗?就因为一个陆昭扬?唐锦自我安慰,能为退掉一个不喜欢的人而不惜一切代价,大佬人品也不会太差吧?

要不试试?可内心总觉别扭,秦助理像是看穿了唐锦的心事,补了一句,让唐锦彻底卸下了包袱。

“这是分公司,陆总平时几乎不来,我一年也就来几次。”

唐锦回到家还像在梦里,找到工作了,生活有了着落,闲瑕时间又可以继续码字了。

“唐唐,我总觉得这事太巧了吧?你小心点!”闺蜜替唐锦分析后说道。

“我晓得的了!亲爱的,耽误你睡美容觉了!万一觉察不对劲我立马闪人。”

4

唐锦心里存了一份心思,做一天尼姑撞一天钟。让她失望了,自进入公司那天起,她再没见过秦助理,更别提陆昭扬。

小心脏终于安放到肚子里,合租的室友是个文文静静的女孩,两人相处融洽。

平时,一个看书,一个写书。唐锦对小姨说,这才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

“宝贝,周末到家里吃饭。我烧了糖醋鱼!”

糖醋鱼是唐锦的最爱,也是妈妈的拿手菜,小姨的手艺还是妈妈手把手教的呢。

可从妈妈去世后,唐锦最排斥的就是糖醋鱼。

每吃一次就会难过一次,老唐干脆吩咐保姆不准再做这菜。

后妈进门后故意和唐锦做对。

说吃鱼对身体好,尤其对眼睛好!这话说进了老唐的心坎里。

唐锦眼睛是不好,一直等不到合适的眼角膜,背后被小朋友们喊“瞎子"。

还说唐锦年龄小不能由着她性子来,吃饭不能挑食。

在后妈的枕头风强力吹拂下,老唐也越来越觉得唐锦任性,不乖了。

好在外婆心疼唐锦常来看她,经常看见唐锦吃完鱼后无来由地发脾气,问她只是哭,什么也不说。

唐锦6岁这年,老唐和后妈爱情的结晶出生了。

8斤2两的大胖小子!老唐乐得开了花,有了粉嘟嘟的儿子,再比较视力不好,经常吵闹的唐锦,老唐的天平渐渐倾斜了。

6岁生日这天,后妈夸张地给唐锦办了生日宴。

唐锦一点都不高兴,所有的来宾都围着后妈和弟弟转,只有她这个主角被遗忘了。

唐锦也很喜欢这个胖乎乎的小弟弟,毕竟是血浓于水。

唐锦凑到弟弟面前,虽说看着模糊,但唐锦握着他的小胖手,心里像化了一样。

本来只是一场同父异母姐弟的友好互动,却被后妈说成唐锦掐弟弟。老唐火气上涌,再想起唐锦的种种,给了唐锦一巴掌。

外婆生气把唐锦带回了苏州老家。

唐锦常坐在桥边想妈妈,边想边哭。有个小哥哥陪她玩了好多天。

还送给唐锦一条手链,说两个人是好朋友,会经常来找她玩。

那段日子是唐锦失去妈妈后最开心的日子,她又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小哥哥被爷爷接走回城了。

唐锦又陷入失望之中。一年后老唐突然良心发现,想起她这个苦命女儿。

治好了唐锦的眼睛,父女俩的关系才缓和……

往事如烟,唐锦叹了囗气,委婉地对小姨说“小姨,你知道的!我不想吃糖醋鱼!”

“宝贝,怪我,都怪我!又让你伤心了。我呀最近记性越来越差,都怪我!你忙吧!”

唐锦想了想,周末还是去了小姨家。在小姨家她意外见到了一个熟人。

“你们认识?什么时候的事?”小姨立马提高了警惕,连带看陆昭扬的眼神都不对了。

“我们……”唐锦为难了,说陆大佬雇她去捉奸?

“哦,一次饭局上。”陆昭扬回答得很快。

“唉,昭扬这孩子怪招人疼的,和唐唐倒是很般配。”

唐锦吐吐舌头,她可不想和陆大佬有牵扯。人确实优秀,只可远远地欣赏欣赏,别的,还是算了吧!

“昭扬,送送唐唐。"小姨的意思太明显。

唐锦自觉坐在后座,陆昭扬嘴角上挑,丫头这是划清界限的节奏。

“坐前面来!”

“谢谢!我习惯坐后面!”

陆昭扬打开车门,盯着唐锦,也不说话,大有你不换座我不开车的架式。

唐锦想快点回家,只好硬着头皮坐在副驾上。

双手不安地放在膝盖上。

“手链很漂亮!”

陆昭扬发动车子,瞟了一眼唐锦说道。

“手链?啊,一个朋友送的。”

“男朋友吗?”

“啊?不是,是小时候一个小伙伴送的。他说戴上它就会有好运。”

“看不出你挺迷信的。”

唐锦不高兴了,怎么会是迷信呢?好运真的降临到她身上。

先是老唐把唐锦接回去,又有人捐献了眼角膜,手术做得很成功!她又能看清这个世界,再也不会被小朋友追着喊瞎子。

后来上了学,学习优秀。后妈被老唐敲打过几回,又见唐锦确实喜欢小弟弟,虽说仍不待见她,但不再针对她。

高考成功进入一所985大学。一路可谓过关斩将,畅行无阻。

记得小哥哥说过,手链是他用存钱罐里的零钱买的。他把所有的祝福都放在上面,只要唐锦戴上就会开心快乐。

陆昭扬见唐锦一副意难平,不好再说什么,两人一路无言。

唐锦下了车气冲冲的摔了下车门,竟然忘了面前这位不仅是小姨父的学生,还是自己的衣食父母顶头上司,

打那次见面后,唐锦再没见到过秦助理和陆昭扬。

5

这天,林总让唐锦去办公室,说提拔她做助理。

唐锦喜出望外,文员无非写个文案策划,做助理就不同了。

可以更好地锻炼自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会喝酒吗?”林总问得唐锦有点蒙。

喝酒和做助理有关糸吗?

倒不是她不能喝,在老唐的潜移默化下,唐锦酒量不是一般大。

“能喝一点!”

唐锦没说实话,做人还是低调好。

林总说自己胃疼,晚上有个局必须去,让唐锦陪着。

嘱咐唐锦收拾收拾,去换件好看点的衣服。

晚上在海天盛宴贵宾包房,一共有3位客人。

唐锦都不认识,她替林总挡了几杯酒。脸色发红,但离醉还早着呢!

“林宽,哪寻来的宝,丫头酒量不错啊!来,连干三杯,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丫头,别听他的!他是一个医生,总不至于盼着你生病去找她看病吧?来,喝下我这三杯,连海市所有的酒吧你随便玩,这是至尊黑卡!”

另一人只笑笑,拦住那两位的话头,“你们别吓着人家。出来工作都不容易。我是做律师的,这是我的名片。以后万一有人欺侮你,我替你出头。”

唐锦摸不着头脑,闺蜜昨晚连夜传授给她的酒桌防狼三十六计没有了用武之地。

“小唐,去给我买盒烟!”

支走了唐锦,林总压低声音,“几位,适可而止,差一不二得了。你们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游走。别怪兄弟没提醒过你们。”

唐锦买烟回来,瞥见2个熟悉的身影。

待她想看清,人已经进了包房。

她故意放慢脚步,凑到门囗没有进去,想听听里边在说什么。

刚俯下身,想侧耳细听。临近包房门忽地打开,一个女孩慌慌张张跑出来,后面一个男子醉得东倒西歪,伸手要抓女孩。

“姐,姐,你帮帮我。我只是在这兼职打工,可他非让我做他女朋友,还动手动脚。”

唐锦最瞧不起这路男人。喝点酒不知天高地厚。

女孩飞快跑了,把唐锦推出当挡箭牌。

男人爬了起来,指着唐锦鼻子,“小妞,牌子挺亮,比刚才那个强!陪哥几个喝一杯,我就不跟你计较。否则你今天休想离开这。”

唐锦无语,这是中奖了!什么破事都能落到自己头上。

“来人啊!非礼啊!”

心里祈祷有人听到能报警,隔壁的林总他们会过来帮忙。

幸好保安听到声音跑来,陆昭扬也冲了过来。

林总偷偷瞟了一眼陆昭扬,秦助理交代过,唐锦是有背景的。老大很看重,具体什么关糸他也一头雾水。

不过可以肯定,唐锦长得一般般,估计是有血缘关糸的空降人。

陆昭扬直接出手救下唐锦。

警察赶到时,地上已倒了一片。

唐锦被带回警局作笔录,陆昭扬默默脱下外套披在唐锦身上。

见唐锦躲闪,指了指她左腰,“衣服破了,不打算春光外泄就穿上。放心,这件不贵,不要你赔。”

把唐锦送回家,陆昭扬坐下来没走。

“陆总,您看天不早了,请回吧!我室友马上回来,您在不方便。”

秦助理窘的脚快把客厅的地板扣穿了。这逐客令下得太明显好不好?他家陆大总裁啥时这么不招人待见了?

“秦助理,都安排好了?”

“陆总,放心,我叫了两个人专门负责唐小姐的安全。”

唐锦怀疑自己的耳朵,给她配两个保镖是不是太奢侈了?

唐锦看着手链有点伤心,打斗中掉了一颗珠子,虽说不值钱,但20多年了有了感情。

“秦立,把唐小姐的手链拿去修好!”

“唐小姐,给我吧。我认识一个人专修首饰!”

唐锦望着两个人远去,话到了嘴边。手链就是普通的珠子串成的,既不是金银珍珠也不是玛瑙,不值钱的。自己能修好,以前的手链绳磨破了,都是自个换的。

唐锦第二天上班,一进大楼就引起热议。唐锦,居然带了两保镖!

“听说唐锦是北边一煤老板闺女,到这是下底层锻炼。”

“不是说她是酒吧老板的小情人嘛!”

越说越离谱!唐锦想有必要去找林总,在总办却看到陆昭扬大喇喇地坐在老板桌后面。

“我找林总。”

“总部有些事,要他回去!有事吗?”

“我,我不需要保护!”

“唐小姐,您的手链!”

秦助理赶忙将手链递过来,只听陆昭扬说道,“从今天起做我的生活助理。一会儿,秦立会把注意事项告诉你。”

唐锦好运爆棚,打了一架不仅没被处分反而升了职,用秦助理的话来说就是一飞冲天,一跃成为公司的高层。

唐锦下班时还感觉到做梦,“唐小姐,上车!”

秦助理摇下车玻璃,见唐锦迟疑,“有事和你说。”

车开了一路,唐锦发现走的是回她家的路。

鉴于后座陆昭扬强大的气场,她没开囗问。

下了车,秦立从车上左一个箱子右一个箱子的往下拿,“小唐,帮个忙。这些都是陆总的东西拿上去。”

“秦助理,陆总也住这栋楼?”

“嗯。我刚才要和你说的就是这件事。这几天,陆总胃病犯了,需要你照顾几天。”

“哦,对了,陆总不喜欢陌生人打扰,所以……”

唐锦进了家才知道秦助理没说出的后半部分。

所以:所以就买下了她租的房子,把室友安排去了别处,16万8大佬成了她一个小助理的室友!

惊喜不见得,惊悚是实实在在的!

陆昭扬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压根不在乎他的大长腿伸不开。

唐锦跟在秦助理后面,秦助理熟练地一边摆放着陆昭扬的东西,一边向唐锦说明。哪些衣服配哪条裤子哪双鞋。

等唐锦和秦助理安排完,陆昭扬已经做了四菜一汤,唐锦差点惊掉下巴。

“上班我是老板,下班我是室友!尝尝我的手艺!”

唐锦挑大指,菜确实对她胃囗,而且都是她喜欢吃的。

“早餐晚餐我来做!家务归你!”

“是不是又要我扮演女朋友?”

陆昭扬尴尬地清咳两声,“就算吧!好好表现!”

6

“唐唐,和大佬同居的感受如何?”

闺蜜在电话里放肆的大笑,吓得唐锦赶紧捂住手机,生怕被客厅的陆昭扬听了去。

不怎样!唐锦大大咧咧惯了!就好比一个是优雅的贵公子,一个是乡下的野丫头。

单看陆大佬吃饭的举止赏心悦目,唐锦也不由得优雅起来,确实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唐锦偷问过秦助理,陆大佬又被哪家千金缠上了?

秦立无可奈何,作为陆昭扬的助理,他懂陆总的心思。

但具体原因他也一头雾水。

唐锦稀里糊涂地享受着陆昭扬至尊级服务。

原本最不爱吃饭的她在短短一周内竟然长胖了。

唐锦不爱洗碗,可大佬屈尊降贵做了饭,她实在不好意思偷懒。

时间久了,两人出双入对,唐锦有种和大佬男女朋友的感觉。

唐锦决定找个时间和陆大佬谈谈。否则长此下去,她真怕自己弄假成真陷进去出不来。

没等她找陆昭扬谈,家里来了不速之客。

陆昭扬的姐姐看上去不是善茬。先是挑剔的目光四下查看,然后毫不客气坐下来打量唐锦。

“说吧,多少钱才能离开我弟弟?说个数。”

唐锦刚要开囗解释,不料对方挥挥手,拦住她的话头,“你不用否认。我弟什么性子我知道,他认定的事十头老牛也拉不回来。”

唐锦做梦都想不到,陆昭扬竟然在家里宣布,这辈子非唐锦不娶。说唐锦和他是青梅竹马,定情信物都给了。之所以退婚就是要娶唐锦。

为还16万债,我假扮总裁女友帮他退婚,事成后他却真想娶我

唐锦有些傻眼,陆大佬演戏的天份太高,不去拿个奥斯卡小金人屈才。

当初第一次演戏,陆昭扬的未婚妻给了10万让她走人。

唐锦倒想看看这次为了赶她走,对方能出多大价码。

倒不是唐锦见钱眼开,而是她实在好奇,有钱人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这一个吗?

陆昭扬的姐姐以为唐锦同意了,拿出一张卡,说卡里有20万全都给唐锦。

让唐锦带钱马上走,还要唐锦留信,对陆昭扬说她远走高飞了。

唐锦掂掂那张卡,出手确实大方。

“你确定我走后陆总会听从你们的安排?再说万一我要是不同意呢?”

“小妹妹,算我求你了。知道陆昭扬为什么住在你这吗?爷爷为了让他回头宣布公司的任何一笔钱都不由他支配。他一气之下搬来你这,还扬言如果爷爷不同意就净身出户,彻底离开陆氏,和你私奔。”

等等!陆大佬要私奔?还是和自己,唐锦怀疑耳朵出了毛病。作为女主,她什么时候要私奔,自己怎么不知道?

“一定是有误会。”

陆昭扬反抗联姻,唐锦能理解,但搞私奔演得过了。

自小妈妈教导过她,要自尊自爱。私奔的名声传出去,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妈妈。

“不会有误会的,你戴的手链是一对,我和昭扬各有一条。那年爷爷接他回来,我就没见过,今天在你这看到了。我就知道他是真爱你。”

唐锦瞬间想起小哥哥的话,“这个手链你戴好了,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千万别弄丢了。这是我俩之间的秘密!它会带给你好运。”

“不是说用储钱罐里的钱买的吗?”

“对,当年是我和昭扬用储存罐里的钱给妈妈买的生日礼物。妈妈说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礼物。临终前把手链交给我俩留作纪念的。”

当年的小哥哥是陆昭扬!她的天价室友就是当年那个替她擦眼泪,陪她玩的小哥哥。

怪不得第一次见面弄脏了了陆昭扬的衣服,陆昭扬当时满脸怒气。后来拿她电脑时看见手链,态度却180度大转弯。

原来是这个原因。

20年后重逢,唐锦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可她没有认出来。

想起陆昭扬做的菜都是唐锦喜欢的。小时候唐锦在陆昭扬面前总念叼这些,陆昭扬记住了。

唐锦扶起陆昭扬的姐姐,突然觉得这人也不太讨厌了。

原来陆昭扬被接走后直接出了国,一直到毕业才回国。他没忘了当年那个哭鼻子的小姑娘,可再回头找时唐锦的外婆已去世,当地也拆迁了,只知道唐锦的小名:唐唐。

本以为物是人非,偏偏一场大风把唐锦吹到了陆昭扬怀里,他认出了那串手链。

要演场戏退婚的陆昭扬临时把唐锦换了上去。

他打算想和唐锦好好相处一段时间,让她慢慢适应自己,再相认。

陆昭扬回了趟江南。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全家上下都不接受唐锦……

唐锦的眼泪啪嗒咁嗒落下来,怪自己粗心。

因为她,陆昭扬被家里为难,失去来之不易的事业,唐锦不忍心。

她默默做了决定,收拾好东西,留下信说前男友接她出国。她走了,只字未提已经知道陆昭扬的身份。

第二次踏上出走的列车,唐锦蒙住脸抑制不住眼泪,吓得旁边的阿姨一个劲劝她。

2天后,陆昭扬把信撕碎。目光黯淡下来,“唐唐,原以为不说明,你也会慢慢接纳我。早知如此还不如告诉你!”

秦助理这才明白陆昭扬为什么对唐锦如此用心,急忙提醒,“可以查查唐小姐去了哪里?”

陆昭扬腾地站起来。“还愣着干什么,快查。”

秦助理花费了半个小时,“唐小姐没有出国,她随旅游团去了黔南。”

陆昭扬和秦立赶紧订了车票追去黔南。

途中,秦助理把手机递给陆昭扬,新闻说黔南有个旅游团山中失联,当地正组织人上山搜寻。

“唐唐有我的手链,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秦助理没敢回答,可能发生什么都不好说。

陆昭扬赶到出事地点时,已经是3天后了。

黔南山连着山,岭连着岭,山高林密。救援队从手机定位搜寻,还是没踪影。

再过2天找不到,恐怕人支撑不住。

当地有老人说,怕是掉到天坑里了。可是这里天坑很多,不能确定是哪一个。

最终动用了搜救犬,才确定了目标。唐锦她们被救上来时人已基本失去了意识。

陆昭扬紧紧抱住唐锦,不让任何人靠近。

“唐唐,别怕!我来了!小哥哥再也不会离开你。”

唐锦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在医院里了。

本以为要去天堂找妈妈了,唐锦没想到会活下来,再次见到陆昭扬。

陆昭扬明白唐锦的心思,“能解释解释为什么我的备注是16万8?”

秦助理正好进来送粥,插了一嘴,“陆总,当初你要唐小姐赔衣服,不是说衣服16万8嘛。估计当时唐小姐是不满吧!”

唐锦缩进被里,陆昭扬是明知故问。不过秦助理说的对,她确实是因为恼怒陆昭扬才设的这个备注。

“先改成小哥哥!以后等我们结了婚再改。”

唐锦想起此次出走黔南的目的,不行!她不能自私,“就当一辈子的小哥哥吧。其他的不必提了。”

“傻丫头,别担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只不过我还得再做一段时间你的室友。”

一个月后,唐锦才明白,陆昭扬和陆爷爷联合起来演了出大戏,逼陆昭扬的叔叔出手。经过一番清理,整肃了公司内部。

陆爷爷亲自来见唐锦,送给她一张卡。唐锦以为又是用钱来打发她走的。

先是陆昭扬的未婚妻,后有他的姐姐,现在是他的爷爷。不知这次又是多少钱?她真是钱程似锦!

“这是我们陆家的聘礼!嫁给昭扬吧!早点给我生个乖重孙。”

“唐唐,我把自己连同陆家的聘礼一起送给你。人财两得,好不好?”

……

时光惊艳了岁月,两个有缘人走到了一起。余生有温暖与良人相伴,幸福永远!(原标题:《“钱”程似锦》)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1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