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减免房租,疫情减免房租申请书怎么写

深圳辛女士(化名)承租罗湖振华大厦的酒店公寓,由于受疫情影响,恳求二房东减免租金,多次沟通未果还被强制清场。签了10年合同,押了50万租金,经营第一年就遭遇一道大坎,9月14日辛女士接受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采访表示:“不是我不交,是因为在疫情期间,我想看能不能减免一点租金或者缓交。”>>>疫情拖累一房东减了租金申请向二房东减免未果辛女士介绍,“振华大厦属于国企振

深圳辛女士(化名)承租罗湖振华大厦的酒店公寓,由于受疫情影响,恳求二房东减免租金,多次沟通未果还被强制清场。

签了10年合同,押了50万租金,经营第一年就遭遇一道大坎,9月14日辛女士接受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采访表示:“不是我不交,是因为在疫情期间,我想看能不能减免一点租金或者缓交。”

>>>疫情拖累

一房东减了租金 申请向二房东减免未果

辛女士介绍,“振华大厦属于国企振华集团,它是商住楼,里面有办公、住宅、商店,我接手前是如家酒店,我们租了10层。二房东霍某是包租客,他是从振华集团手里租的,他发了招租广告,我们是找他租的。”

疫情之下,辛女士在深圳罗湖区振华大厦经营的公寓酒店异常艰难。

“我是去年年底承包了这家公寓式酒店,当时和霍某签了10年合同,去年12月我接手以后,今年2月份过年,3月深圳出现疫情,到4月份酒店封控一个半月不允许经营,5月份才做了一个月生意,6月深圳又发生疫情,就是一会儿让开业,一会儿又不让做。”

辛女士表示,事情的起因源于房租。“今年7月6号,我要交6月份的房租,我就跟二房东霍某说,看能不能减免点租金,因为疫情影响就没法开门正常营业,他就说一房东没跟咱减免,但我了解,一房东给他减了一半租金,振华集团给他减到了12.5万元。”

辛女士提供了6月28日向霍某提出疫情期间租金减免的申请。“我们就跟他协商,看能不能给我们也减免一点,因为没法经营,疫情的减免政策应该惠及实际的经营者,但他坚决不肯。”

>>>单方解约

称酒店设备被拿走 电脑客户资料被拷走

辛女士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她没想到对方会以此为由单方提出解约。

疫情减免房租,疫情减免房租申请书怎么写

事发当天有30多把门锁被撬

“7月4日他们发解约通知,我们要求他们提供大房东允许转租的证明,他们无法提供。7月6号,他就派人到酒店把我们酒店电脑、开卡器、公安录入系统,包括门禁卡等设备全拿走了,我的办公室在六楼,把我电脑主机里合作的客户资料和我个人的隐私内容都拷贝走了,他想要我的租客信息。7月8号和14号又到我们酒店来闹,张贴违约收房通知。”

更令辛女士和酒店租客震惊的是,酒店遭遇二房东强力清场。

“7月30号,就给我们把六楼的电停掉了,他带了50多人到酒店暴力清场,造成我们一名保安受伤。”

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医院7月30日急诊病例显示,翟某初步诊断腰部损伤,腰椎压缩性骨折,建议住院治疗。

有酒店租客发微博表示,事发当天上午,霍某带人以欠房租为由,强行进入振华大厦,砸坏玻璃,驱赶租客,撬掉部分租客的门锁,拆毁空调。

还有租客称:“二房东以检修线路为借口,直接把我们酒店6楼所有租客的电全部停了,导致整栋大厦的网络全部瘫痪。我们这里住了十多户租客加上酒店工作人员有40多人,突然间就没有电了,太恶劣了。”

>>>酒店瘫痪

停水停电停电梯 四五十位常租客怎么办?

辛女士表示:“7月30日当天,对方再次抢走我们酒店的前台吧台、监控设备,砸掉酒店招牌和灯箱,还把空调也给我们砸了,撬了30多把门锁,停水停电,就在前段时间又停了电梯,到现在为止酒店运营处于瘫痪状态。”

疫情减免房租,疫情减免房租申请书怎么写

酒店楼层电线被切断

辛女士坦言:“深圳的疫情形势从9月1号到现在都是无法经营的,问题是我们酒店本来有四五十位常租客,现在酒店停水停电,电梯也不让用,这些租客怎么办?”

辛女士认为二房东的做法不近人情,“7月6号,当时我只欠了他十几万租金,但我们酒店有50万押金押在他那里,就算我欠了十几万,也不能单方面解约啊,这不是我们不交,是因为在疫情期间,我们想看能不能减免一点租金,我们签的是10年合同,到今年才算是第一年。”

>>>报警处理

警方受案以无证据证明殴打决定不予处罚

辛女士表示,报警后,民警认为清场包括停水停电是民事纠纷。

2022年8月,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称,经查明,7月30日上午10时许,某商务公司工作人员霍某雇佣李某等人前往振华大厦六楼搬动椅子等物品时,和公寓酒店工作人员翟某、胡某等人发生争执。在争执过程中,无证据证实有人殴打翟某、胡某。以上事实有相关人员笔录、监控录像、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证实。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现决定不予行政处罚。

>>>二房东起诉

拖欠百万房租水电“减免的房租全额给她”

9月14日,记者联系深圳某公司的霍某,他否认打伤保安翟某,“完全没有,她是骗人的。”

霍某强调,是辛女士的酒店拖欠房租违约在先。“她欠我们租金还有水电费不给,我们解约,她也不走。她是有押金,但她拖欠房租,她违约了,她已经欠我们4个月房租和水电费加起来有100万没有给,我们损失惨重。”

“我把两个半月免租期给她,是因为我们签了10年合同。”对于大房东减免的租金,霍某表示:“振华减免的12万房租,我是全额给她了。”

“她公开宣称租金1分不给,电费不给,还继续赖着不走。”霍某告诉记者,“这是她亲口给我说的,她的酒店在周边的口碑很差,她现在就是不给钱,她完全是无赖,她父亲也是失信人,我们已经起诉了,但起诉也没用。”

记者注意到,霍某所说拖欠百万,与辛女士欠租十几万的说法有很大出入,记者再度向辛女士核实,她表示:“7月6日他们来酒店闹时,我们当时只欠了一个月房租,后来因为他们停水停电停电梯,我们无法使用,到现在也就没有再交房租。”

辛女士告诉记者:“如果按照使用的房间计算,6月和7月份欠房租25.5万,8月份因为他们换锁和停水停电,我们没有几间能用,9月份也是这样,而且还有违建。”

9月13日,该公司出具要求住户离场的告知书称,公司为振华大厦六、八、九、十六、十七、十八、二十、二一、二二层物业合法使用人。由于辛女士的酒店违约,公司于2022年7月4日与其解约。截至9月,酒店已欠公司4个房租和3个月水电费分文未付,酒店已无权占有、出租及使用。酒店隐瞒实情,欺骗住户,对外继续招租,严重损害住户和公司权益。公司已多次张贴告示,告知各住户因酒店侵权违法占用物业,公司对本物业予以整顿,住户需立即离场。

辛女士表示:“这个事我们也找过一房东,振华集团刚开始还愿意帮我们协调,后来就认为是我和二房东之间的问题,让我们自己协商解决。”

9月14日,记者联系振华集团,一位负责人表示:“我们调解有用吗?我们调解他们也不听啊。”这位负责人建议记者直接去问霍某或辛女士。

>>>律师说法

疫情之下应包容体谅 过激行为会两败俱伤

著名律师赵良善认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经济,尤其是对实体店造成极大影响。酒店作为实体店,游客减少造成房客减少,同样受疫情的重创。作为二房东,同样是受到疫情的影响,租客也大大减少。

“在疫情影响的情况下,二房东与酒店都不容易,因此在减免租金上,双方应秉持包容、相互体谅、相互照顾的原则妥善处理、纾困,共同渡过难关,而不得采取过激行为处理,否则,将得不偿失,两败俱伤。”

赵良善表示,至于租金能否减免以及减免多少,酒店方可诉诸法院,由法院依法公正裁判,而不能以不交租金作为要挟;而二房东针对酒店方拖欠租金的行为,同样可诉诸法院,由法院依法裁判,由法院依法采取强制措施,而不得自作主张对酒店方采取“强制”措施。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李华 编辑 杨德合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新闻热线029-88880000)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4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