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猛虎,斑斓猛虎小说

驸马要与我和离,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因为再也不会有人能如他一般忍受着头顶的青青草原了毕竟我除了他还有三千面首呢……1.“公主,驸马上吊了!”青樱急急奔了进来。“好!”“啊?”青樱惊讶于我的直

斑斓猛虎,斑斓猛虎小说

驸马要与我和离,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

因为再也不会有人能如他一般忍受着头顶的青青草原了

毕竟我除了他还有三千面首呢……

1.

公主,驸马上吊了!”青樱急急奔了进来。

“好!”

“啊?”青樱惊讶于我的直白。

我扔掉手里奏折,心情激荡,边境打了胜仗,至少这一年不用发愁了。

“你说什么?”这时候我才想起问问刚刚忽略的信息。

“驸马上吊了。”青樱无奈重复了一遍。

“哦,死了吗?”此时,我心情甚好,倒不介意关心一下驸马。

“没,白绫断了。”

“没事,那就是不想死。我们去看看他!”

驸马陆遥虚弱地躺在床上,哼哼唧唧。

旁人常说长公主荒淫无度,其实他们误会了我,我是个极贤惠的妻子。

“驸马,为何要寻死呢?”我拿过青樱递过来的手帕,擦拭着驸马额角不存在的汗水,擦着擦着,那汗水果然渗了出来,我很满意,把帕子抛还给青樱。

“公主,求你了,我们和离吧!”驸马嘶哑着嗓子苦苦哀求。

“那可不行,当初是你求娶的,如今怎能说断就断?”

我看着窗外清冷的月光,呵,那个人也曾说过类似的话,缠绵的嗓音言犹在耳,“是你先招惹我的,如今怎能说断就断,说好了一辈子,少一时辰少一刻都不行。”

原来我和他那样像啊!都是言不由衷,满嘴谎言!

他,快回来了吧!

“当初犯的错,是要用一辈子还的,你逃不掉,我也一样!”

留下一席话,我带着青樱离开了,只吩咐人给驸马请大夫。

2.

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

青樱正在为我梳妆打扮,好去见我那三千面首,以解他们的相思之苦,一个小丫鬟却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

“公主,公主,不好了,驸马要被打死了。”

这又是哪一出?陆遥真是不消停了。

但也不急,他要疯就让他疯,我示意青樱继续为我挽发,女子容貌最最重要,绝不能堕了我长公主的威势。

终于梳洗完毕,我看着镜中风华绝代的女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是时候关心一下驸马了,按他的抗打能力,这会儿应该还没死透。

“公主,驸马要被面首打死了!那面首好漂亮,我从没见过那么漂亮的男子。”小丫鬟憋得好辛苦,被允许说话,终于一口气,咕噜噜倒豆子般全说了出来。

这倒是奇事了!居然有面首敢去打驸马?而且我也没招新的面首啊?

这时,我倒真的有兴致去看看驸马了。

3.

走到门外,就听屋内的驸马正在嚎啕大哭,“我要和离,她不让我和离啊!我有什么办法!你打死我好了!”

咦,听这语气,这打人的面首好像不一般啊!我示意大家安静,提起裙裾,偷偷靠近窗户,手指蘸了点唾沫,在窗户上钻了个洞。

只见,那背影蜂腰挺直,黑亮如瀑青丝垂落,整体气质萧萧如孤松,光一副背影就无限引人遐想了,难怪小丫鬟如此不矜持。

可是,我何时有了这样绝色的面首?

“那母老虎,十五年了,碰都不让我碰,最过分的是,连个通房丫头都不给我,自己却坐拥三千美男!呜呜呜,我当了十五年的和尚啊!你快把她弄走,我每天给你烧香都行!”

驸马居然如此说我,我很生气。

“哦,我倒不觉得,公主是为了你好吧,你看,你这身体,还没揍两下呢,就趴地上了,就算给你三千美女,你也不行啊!”

哇,知音啊,这漂亮面首甚合我心啊,连声音都是那么好听,决定了,我要让他当面首统领!

“咳咳,”我整理了一下仪容,故意咳嗽几声,推开了门。

那人转过身来,墨眸如点漆,幽幽看着我。

我瞬间窒息。

靠,这贱人,居然这么早就来了,燕国的使团不是还在京郊等着宣召吗?

“公主,十数年未见,别来无恙否?”贱人翘起了嘴角。

呵,狗男人笑得这么好看,居然让我一时怔住了。

输人不输阵,我摆出长公主架势,傲慢地道:“你怎么进来的?”

难道我大梁的侍卫营已经被燕国钻营成筛子了吗?

“爬狗洞进来的呀!公主怎么忘了?当初我与公主偷情,不就走的这条密道吗?”狗男人,怎么说得出口的,也不嫌羞耻。

我看了看四周,婢女们都挺懂事,个个垂着头,只有驸马的头昂着,听得仔细。

我是个贤惠的妻子,怎能让驸马误会我?

“胡说,本公主何须偷情,都是光明正大的。”

驸马果然被我安抚好了,安静地趴在了地上。

倒是狗男人慕容易笑得越来越灿烂。

“这么多年了,公主也不把那密道填上,还在那里准备了那么多小情趣,想必那是公主专门为我准备的吧?公主与我心有灵犀,必定知道我总是要先来找你的。”

我看着慕容易身上颇为狼狈,就知道密道里的机关陷阱倒是发挥了些作用,没辜负我花的银子。

可是,慕容易就是那么狗,自信心爆棚,居然诬陷我专门为他准备陷阱,这让我很不爽。

“三皇子多想了,密道走的人多了,情趣自然就多了,哪里需要我特意准备呢,都是我那三千面首干的好事。”

如今的我,睁眼说瞎话起来也未必会输给慕容易了,何况这也不是假话,密道里的机关确实是我的面首所做,他们个个才艺绝伦。

慕容易瞬间变了脸色,一把拧住我的手腕,力道之大,让我整个身体都要忍不住颤抖起来,但此刻我不能露怯。

“慕容易,我劝你最好放手,如今,你孤身深入大梁腹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桃桃不用激我,既然桃桃此刻还没叫人来,那我们就还有的好谈。”

我微微勾唇一笑,魅惑道:“谈什么呢?谈人生?谈理想?我看你是想利用人家了,就喊人家公主,想上我的床了,就喊人家桃桃呢?那不如去床上谈啊?”

我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这些年,荒淫无度的长公主到底是没白当呢!

“公主,求你们别打情骂俏了,我快流血而亡啦!”驸马大约不满我过于疏忽他,这时忍不住插嘴道。

我却觉得他不够大气,毕竟他老爹能和番邦共享钱财,做儿子的却吝啬于和番邦共享妻子了?

“哼,那不是很好,死了就能和离啦?那不是你所求吗?正好,我,桃桃,只有亡夫,没有前夫。”我得给驸马立立规矩,别整天小里小气的,让大梁失了面子。

驸马到底没撑住,一口老血喷出来,昏倒在地。

果然不中用!

“桃桃,不是我说你,挑男人眼光有问题,这驸马简直是个弱鸡!”慕容易幸灾乐祸道。

“哦?你忘了,当初就是这个弱鸡把你赶出了大梁,他是弱鸡,那你是什么?”

慕容易一怔,到底不能否认了被赶走的事实。

4.

初识慕容易时,我还不是现在这样,是个颇负盛名的公主,除了一身公主病,也就没啥缺点了。

那时,慕容易8岁,我9岁。漫天花雨里,我见到了这个羌人皇子,燕国送来的质子。

我见过的世面挺多,却依然惊异于他的美丽,是的,美丽。这似乎不应该用来形容一个男孩子,但是那一瞬间,我只想到了美丽这一个词。

彼时的慕容易也还不像现在这么贱,他有着小鹿般怯怯的眼神,一与他目光相接,就慌忙躲闪开去,忽觉不对,又歉意地笑笑。

那一瞬间,我就想伸出魔爪,去蹂躏他圆嘟嘟的脸颊,我也这么做了,并且豪迈地宣告道,“别怕,以后跟着姐姐,姐姐会罩着你的。”

那时的我是全天下最尊贵的女孩,我的父亲是大梁的皇帝,母亲是父皇唯一的妻子,我的大哥是太子,而我是长公主。

我以为只要我说出去的话都是能实现的,哪里晓得世事无常,人心多变呢。

我吵着母后,让慕容易住进了我的宫殿。

作为骄纵的公主,我惊异于慕容易的美,就像赞叹一朵花,一只凤凰,我乐意于收藏这种美,保护这种美,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那时的我实在是太受欢迎了,常被人团团围住,其中最过分的就是陆遥,他实在深谙我的脾性,总有新鲜花样分我的心,不久之后我就把慕容易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真正让我觉得他特别是14岁那年的初夏。

那时天下承平日久,少年男女们的精力无处发泄,终日饮宴游乐。

不知天高地厚的我被勋贵子弟们串掇着去皇家林苑狩猎,却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只吊睛斑斓猛虎,瞬间平时紧紧围绕着我的马屁精们一哄而散,陆遥更是不知道去了哪里,唯有慕容易牢牢地挡在我身前。

“别害怕,别叫,看着它,别低头。”慕容易的声音紧绷却清晰。

我看见少年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匕首,那匕首尖微微颤抖,就像此刻我那颤巍巍的心尖。

猛虎扑过来的时候,我终是害怕得闭上了眼睛,一股腥臭味夹杂着血的味道冲鼻而来,我害怕到尖叫。

“别叫了,它都被你吵死了。”是慕容易少年期嘶哑的变声。

我睁开眼,才发现,慕容易的整个身体压在我身上,严丝合缝,他的脸上鲜血淋漓,都是红的,眼底是血红的,嘴唇是鲜红的,连发丝都染红了,微风拂过,一滴血从发尖滑落,染红了我的眼皮。

我心跳如鼓,耳朵失聪,全世界都在后退,只有那个少年躲在血色后笑得熠熠生辉。

我听到自己的心脏“咔嚓”响了一声。

5.

慕容易救了我,自己的背部却被猛虎的利爪抓烂,只能趴在床上休息。

作为高贵的长公主,我怎能轻易让人猜透我波澜诡谲的少女心事。

于是,我只能偷偷去看慕容易,却见一个陌生的宫女在照看他,那宫女轻轻地揭开他的里衣,纤细的手指在他的后背上涂抹弹跳,一边抹药一边还抽抽嗒嗒,慕容易扭转着头对她笑得温柔。

那座位明明应该是我的,这女人是哪里冒出来的葱?

一股气瞬间从我心间冒了出来,我“啪”地一声推开门,厉声道:“她是谁?”

宫女被我吓了一跳,慌忙从床上站起来,跪在了地上,不敢抬头。

慕容易却完全没被我的威势震慑,居然笑了,笑得贼好看。

“你,你笑什么?”我摸了摸脸,没脏东西吧?

“我开心啊!”

这孩子是个抖M吧?我在发火哎!他是什么时候从一个萌包子变成现在这样的?

我勉强维持定力,准备继续朝宫女喷火,慕容易又道:“公主嫉妒了!”

“咯——”我打了个嗝,睁大眼睛看着慕容易,他居然看破了我的心事。可我是谁啊!大梁的长公主殿下,我绝不能承认,太没面子了!

可我还没反驳呢,慕容易又道:“我愿意!”

我简直莫名其妙了,“你愿意个啥?”

“公主难道不是因为我的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吗?”

呃,我怎么没想到这么好的借口。

看着慕容易灿若桃花的面庞,我微笑点头道:“确实如此,我来就是通知你,本公主要纳了你!”

6.

“桃桃啊,你不能纳慕容易!”最先表示反对的是太子哥哥。

“为什么啊?”

“他不是阿猫阿狗,他是燕国三皇子,这是个政治问题。”

“那我也不是阿猫阿狗,我是大梁长公主。”

“那我问你,婚后,你是住在大梁还是燕国?”

“当然是大梁啊!不是说了是纳嘛!父皇快给我准备聘礼!”我满不在乎地道。

“要是慕容易愿意入赘大梁,父皇就出三个城池的聘礼!”父皇倒是比太子哥哥有眼色,可是我还是不满意。

我摇着父皇的手道:“不行,我难道只值三个城池?”

“好好好,只要慕容易不回燕国,入赘大梁,那就十个城池作聘,如何?”

“父皇!”我和太子哥哥同时叫起来,我们互视一眼,同时道:

“好!”

“不好!”

我怒瞪太子哥哥,他实在太小气了。

父皇拍了拍太子哥哥的肩,当我没看见他们的挤眉弄眼。

我知道父皇肯定以为慕容易不会轻易答应,但我相信我们情比金坚。

等着看吧!

7.

“慕容易,你愿不愿意放弃燕国皇子的身份,愿不愿意入赘,永远留在大梁,当一个没有实权的驸马都尉?”我奔袭了大半个皇城,来到慕容易打杂的翰林苑,兴致勃勃地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桃桃,是想让我嫁给你?”慕容易不疾不徐地整理着文书。

我有点不好意思,摸摸鼻头,“也不是这个意思啦!”

“可以带陪嫁吗?”

呃,慕容易可太懂事啦,我都还没想到这一茬,于是连忙点头如捣蒜。

“我的陪嫁是一个人。”慕容易幽幽地看着我。

公主出嫁是会陪嫁庶出姐妹为滕妾,那皇子入赘,难道……

想至此,我差点流鼻血,慕容易已经这么好看了,他兄弟想必也不差,“他有你好看吗?”

“比我好看。”

比慕容易还好看?那要好看到什么程度啊!

“太好啦!”我眼冒星星地道。

慕容易却有些为难,“可是,我怕我父皇不同意。”

也是,燕国总不能让两个皇子同时入赘大梁,有点愁人。

“要不,我不要陪嫁了,我只要你一个人!”我觉得自己还是挺专情的。

“不行,没有他,我是一定要回去的。但我也舍不得桃桃,可父皇对他的占有欲又挺强的。”慕容易皱着眉头道。

我是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皇室秘辛,兄弟基情,父子年下?我觉得口水要流下来了!

“桃桃,有聘礼吗?”

我觉得我得帮帮慕容易,不然他肯定斗不过他老爹。

“有有有,十个城池为聘,如何?”

我感觉慕容易的眼睛突地睁大了,他肯定被我的大方感动了。

“太好了,母妃有救了!谢谢你,桃桃!”慕容易突然抱住我,把我整个裹在了胸膛里。

我却觉得自己被骗了,哪里是兄弟基情,明明是把儿媳妇的私房钱挪给婆婆用吗?刚刚我被基情冲昏了头脑。

“我还没说完呢,这十个城池只能由我们的儿子继承,懂?”我可不是个败家娘们。

“谢谢你,桃桃!”慕容易在我耳边喃喃道,“我发誓会一辈子爱你,不离不弃。”

我觉得这话甚为甜蜜,仿佛是他对我的诺言,可是实际上,他什么都没说,他只说了没有母妃他是一定要回去的。

如果当时的我能转身看看他的脸,也许就能发现端倪了,而那时的我却紧闭着双眼,沉浸在了他的温柔乡里。

8.

据大梁的风俗来说,未婚男女在婚宴前是不能见面的,否则将一生婚姻不幸。

我的惨痛经验告诉我,这风俗是真的灵验。

父母亲终究没能犟过我,答应成全我的婚事。

可是,我最终还是没能嫁给慕容易。

婚宴的前夜,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却突然听到慕容易的声音。

“桃桃,我来向你告别了。”慕容易一身夜行衣,口角还挂着血水。

“阿易,你怎么了?”我惊地从床上弹坐起来。

“陆遥诬陷我,说我偷了边关的布防图。”

“这个狗东西,求婚不成,居然用这种小人手段。”

我很愤怒,陆遥是丞相唯一的嫡子,仗着身份,不止一次地向父皇求娶我。如今,他居然在我成婚前夕搞出这种事情!

“阿易,不用急。我这就面见父皇,给你讨回公道。”说着,我就要爬起来直奔皇宫。

慕容易拦住我,“桃桃,来不及了,皇上已经信了他,派神策军包围了我的府邸,若不是还想见你一面,如今我本应该已经逃出城了。”

“阿易!”我还想说些什么,却听门外传来喧哗声。

“桃桃,来不及了,这一生,我们终究不能一辈子在一起了!”慕容易悲哀地看着我。

他的眼神让我心颤,“不会的,阿易,我是谁啊,帝国的长公主,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迅速地把慕容易推进被窝里,然后扯下里衣,光裸着膀子钻进了被窝。

“青樱,外面吵吵嚷嚷什么呀?”我故作慵懒地对着门外喊道。

“公主,不用烦扰,让奴婢打发这些人。”青樱跟着我的时日最久,倒是染了我的脾气,对着神策军也能如此刚强,我却不能让她担了罪责。

“让他们进来吧!”我懒懒道。

我乌发倾斜,一只手撑着脑袋,一边斜侧着身子,“怎么,顾将军还想搜我的身?”

顾城的耳垂迅速地染上了红晕,撇过头去,“公主请自重。”

“笑话了,我在自己寝殿内要怎么自重啊,是顾将军要硬闯进来的吧?要不,我起身让顾将军搜搜身。”我绕着发尾,故作娇媚,却不想腰间被慕容易掐住了,我感觉一股酥麻从腰间直窜脑门,忍不住哼哼出声。

顾城的脸整个都红了,“属下告退了,但今晚的公主府,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讲完这句,顾城简直是落荒而逃,但我还不想放过他,“公主府没苍蝇倒是有一头色狼,不如将军帮我抓抓?”

顾城跑得更快了,听他走远了,我愤怒地一把掀开被子,慕容易整个人几乎趴在我肚子上。

“混蛋,你占我便宜?”

慕容易媚眼如丝,“你明知道顾城喜欢你,还故意调戏他,我很嫉妒。”

“神经病啊,我应付他,还不是为了你?”男人的嫉妒心简直莫名其妙。

“反正我今晚就要死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慕容易狠命地咬住了我的双唇。

我一把推开他,喊道,“公主府有秘道。”

那天,城郊的风异常凌烈,慕容易环抱着我,“桃桃,说好了,一辈子的,千万别在我不在的时候给我戴绿帽啊!尤其是顾城!”

“瞎说什么大实话啊!”我故意激他,“你要是不能早点搞清楚状况回来,我可不会为你守活寡。”

“你放心,就算为了不戴绿帽子,我爬也会爬回来的!”慕容易狠狠地亲了我一口,转身拍马奔去。

那时候,我太过年轻,还不懂那句名言,“男人的话,骗人的鬼。”,我一直把慕容易的承诺放在心口捂着,直到太子哥哥战死边关,我无法再欺骗自己。

9.

太平了三百多年,大梁的子民早已忘记了战争,边境被连下十七城,但即便这样,我依然不信是慕容易背叛了我们的盟誓,取走了边防图,毕竟翰林苑和兵部差着十万八千里,他是如何盗走边防图的?

可惜,只有我相信慕容易。

“桃桃,你睁开眼看看吧,别执迷不悟了,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清醒了。”

这是太子哥哥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他再也没有回来。

噩耗传来,母后难产而亡,留下幼弟,嗷嗷待哺。

父皇一夜白头,失望地凝视着我,“桃桃,慕容易府邸的大宫女失踪了,你能清醒了吗?”

我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要把一辈子的眼泪在这次哭尽,从此我不会再哭。

抬头时,我已决定抛弃过往,“父皇,把顾城放出来吧,不是他放了慕容易的,他是将才,让他去边关。”

丞相的势力在朝堂内盘根错节,我决意和陆遥联姻,稳定国内局势。

原本我真的有想过好好和陆遥过完这一生的,却在婚礼前夜,收到一封信。

信是慕容易送来的。

慕容易告诉我,那只吊睛斑斓猛虎是陆遥安排的,被他截了胡,而陆丞相是他大哥的人,边防图是陆丞相偷了,嫁祸给他的。

我把信放在烛火上烧了,火光映红了我的脸,我不会再哭,那就只能笑了。

“呵呵,呵呵……”

边防图到底是谁偷的,已经不重要了,结局已然如此。

然而,慕容易终究是在骗我,他早知那猛虎是陆遥安排,却从不告诉我,也许他也早知道陆丞相是燕国的间谍,可是他没说,他终究选择了故国母亲家园。

呵呵,我真是太天真了,前半生我被保护得太好,我早已是别人棋盘里的一枚棋子,却还妄想执棋之人能对一枚棋子产生感情。

我知道如今慕容易才送信过来,不过是想破坏我和陆遥的联姻,也许还有打击他大哥的意思,那我偏不如他所愿。

不管陆遥父子是不是奸细,他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也一样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

我知道陆丞相的关系盘根错节,帝国早已被他渗透,我根本不可能凭一份敌人的信件搬倒他的。

于是,婚后,一方面我要求陆遥长居公主府,他成了我手里的人质,一方面,我以面首为隐藏,暗暗发展幕僚,死士,渐渐掌控这个帝国。

父皇,在皇弟五岁时,操碎了心,溘然长逝,追随母后而去,我成了监国长公主。

这些年,在我的经营之下,内政上出现了一批治世之才,渐渐能和丞相分庭抗礼。军事上,顾城不负所望,夺回了十城,这次更是打了一场大胜仗,燕国不得不提出和谈的要求。

8.

大约慕容易真的对于当初被赶出大梁颇为羞愧,那天到底没再敢把驸马怎样,在我的监视之下,颇为无奈地又从狗道钻了出去。

按下葫芦浮起瓢,那边刚刚送走慕容易,这边陆丞相却来公主府了。

驸马刚被打了个半死不活,陆丞相就来,可见驸马屋内每月一换的丫头侍卫还得再提高更换频率。

“丞相大人来府,真是蓬荜生辉啊,快里面请。”我可不敢让丞相见此刻的驸马。

“公主不必客气,我来看看遥儿。”陆丞相单刀直入。

“这,恐怕不行。”

“为何?”

“驸马羞于见人。”

“我儿堂堂大男子,有何羞于见人的?莫不是公主心里有鬼?”

“大男子?丞相说这话也不嫌羞愧吗?男子是能传宗接代的吧?我与驸马结缡十五载,他于传承皇家血脉上,半点功劳都无,怎敢说这种大话?”

丞相额角的血管爆跳,这是中风的前兆啊,作为贤惠的媳妇,我怎能不关心关心公公大人呢?

“丞相不必惭愧,我已请了圣医妙手为驸马诊治,想必不日就会有好消息。”

丞相到底是沉住了气,呵呵笑了一声:“我倒是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如此良医,能让一个男子单独生子,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陆家的血脉不会混淆了,你说是吗?公主!”

我知丞相是讽刺我有三千面首这事,但谁又真的见过我和面首们在一起干什么苟且之事呢?没有证据的事,即便丞相也不好拿到明面上来说。

“丞相多虑了。”我但笑不语。

“公主可知,这世上没有拆不散的姻缘,离不了的婚,驸马是我陆家之子,总会回归我们陆家的。”

这世上的奇事可真多,公公居然要插足儿子媳妇的婚姻,我摇了摇头,“丞相此言差矣,我与驸马鹣鲽情深,是必定要生同衾死同穴的,驸马要入也是入皇家陵园呢。”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说完这句,陆丞相拂袖而去,他到底没敢硬闯公主府。

一个早上应付完老少两只狐狸,我有点累了,已经没有兴致再去见我的面首们,只懒懒地靠在春凳上看帘外的云卷云舒。

青樱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公主可要松松筋骨?”

“青樱啊,起风了!”

9.

“停战也可,吾要求娶长公主殿下!”

使团觐见,慕容易一语惊倒整座大殿,我剔着指甲,呲笑着看向台阶下吊儿郎当的慕容易,但即便姿态放肆,他依然是整个大殿里最耀眼的存在。

狗男人,脸皮可真厚。

大殿之上,依然有十几年屹立不倒的大臣,深知当年的内幕。

虽然他们明知我与慕容易的过往,但他们能经过丞相的层层删选,经过我的酷吏手段,依然不倒,那都是人精了,这会儿缩着脖子,大气都不敢喘。

只有那些年轻的刺头跳了出来,“长公主殿下已为人妇,怎能二嫁燕国?”

“怎么不行?”

是驸马陆遥!他拖着残躯,今日一定要上朝,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我笑望着他,他好像被鼓励到了,“当初公主和慕容易,不,三皇子情投意合,是我插足,是我的错,我愿意与公主和离。”

大殿之上,嗡嗡声一片。

“皇姐?”

我安抚地对着阿弟笑了笑,示意他安心。

“陛下,公主,陆家为了大梁受点委屈没什么,但是长公主殿下绝不能受委屈。”丞相跨出一步,义正言辞道。

陆丞相这个老狐狸果然抓住了机会,“长公主殿下是大梁的监国公主,怎能匹配一般的皇子,必须是燕国的太子殿下,未来的燕王才能堪堪作配!”

呵,这老狐狸不仅想把我弄出大梁,好让他一个人独霸大权,还想挑起燕国内乱,可真是个人才。

我笑着看了看慕容易,这可不是我不答应与你联姻哦,而是你大哥不答应呢?慕容易你会怎么做呢?

慕容易回望着我,看起来一片情深,深到让我想呕吐。

虽然丞相想白送一大美男给我,但作为封建礼教的受害者,作为贤惠的妻子,我绝不能轻易答应。

“不行,这事绝对不行。我和驸马情投意合,是一定要生同衾,死同穴的。”我温柔地望着驸马,却差点被大殿上到处乱翻的白眼怂得表情维持不下去。

“咚——”

驸马突然跪了下去,“公主,请您为了大义,为了大梁抛弃我吧。”

大殿上的臣子们纷纷跟在丞相身后下跪,“请长公主殿下为了大义,为了人民,与驸马和离!”

我看向丞相,他得意地抚着他的山羊胡,笑眯眯地看着我。

作为一个深受民众爱戴的长公主,我怎能弃人民于不顾,我走下丹陛,扶起驸马,“驸马真是深明大义,但我实在舍不得驸马,不如就让驸马当陪嫁吧,不知三皇子意下如何?”

“却之不恭!”慕容易的嘴角简直要翘到天上去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爱驸马爱得深沉呢!

可惜,驸马半点都没体会到他的深情,当场就昏了过去,身体真是太差了。

“丞相不必担忧,我大燕的巫医必定能治好驸马的隐疾。”

丞相还未开口,慕容易就堵住了他的口,还要暗暗嘲讽他,这人的脾气真是半点都不能吃亏啊!

“既然长公主能为了大梁远嫁燕国,驸马当也能为了大梁陪嫁燕国,丞相难道不答应?”

阿弟一锤定音,到底是长大了!

10.

大梁终于与燕国谈妥了停战协议。

大梁长公主嫁与燕国太子,而燕国归还十城,双方签订永不交战协定。

辞别阿弟那天,西天边的云彩异常热烈,红得仿佛末日来临。

阿弟已满十五,个头比我还高了,我不舍得抚摸他尚有些孩子气的脸。

“阿弟,你已经长大了,姐姐走后,你要注意着丞相府,驸马在我手里,他暂时不会有异动。

那天大殿上不吭声的人都是老油条,该让他们告老还乡的就让他们告老还乡,姐姐的三千面首,你帮姐姐照顾好,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去找青樱,我在她那里留了点东西,或许以后你用得着。”

阿弟已经是个坚毅的男孩了,我看见他的嘴唇在发抖,但是他点了点头,“阿姐,是弟弟无能,我一定会让你回来的。”

可怜的阿弟,他不会知道,此一别,以后他就孑然一身了,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与他血脉相连之人了,我想这次我会死去。

我最后一次拥抱他,像他小时候在我怀里一样。

“可以走了吗?”慕容易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走上前来。

我放开了阿弟,“阿弟,给慕容殿下行个礼吧!”

慕容易和阿弟同时看向我,让一国皇帝对着异国皇子行礼是不合礼数的,但阿弟还是听了我的话。

“阿弟,别客气!你姐姐从小这样,不知道遮掩,这次太过匆忙,这是姐夫给你的见面礼。”慕容易喜不自胜,从腰带上扯下一块玉佩递给了阿弟。

我示意阿弟收下。

慕容易很是高兴,“阿弟,我向你保证,燕国太子是谁还不一定,我绝不会把你姐姐输给任何人的,我会对她好的。”

阿弟不置可否,只尴尬地笑了笑。

“桃桃,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下次回来,你必然是燕国的皇后。”慕容易在我耳边轻轻地许诺道。

慕容易能这样想也很好,我靠在他肩上,闭上眼睛,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终于挥别了故国,此生不再入华夏。

11.

我需在边境逗留一段时间,等着燕国太子来迎娶。

慕容易仿佛也有许多事要安排,这倒使得我有一点时间去见一见顾城,我们也有数十年没见了。

“公主,别来无恙。”

顾城还是老样子,见着我,耳垂莫名就红了,有点好笑,却也让我悲伤,如果当初,我一开始遇见的是他,该有多好呢!

“将军是大梁的肱骨之臣,快快请起。”我上前去,扶起他,趁势把手中的信件塞进了他的手里。

顾城一惊,迅速收起信件。

“桃桃,是和顾将军聊什么呢?”慕容易突然从外头进来,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匆忙之感,连幞头歪了都不知道。

“没聊什么。”我确实还什么都没说,他就来了,我有点烦他。

慕容易却还不罢休,“没聊什么?怎么还动上手了?”

我真是烦死他了,当初轻易放弃,如今倒又把深情人设批在身上了,还不是因我又有利用价值了。

“你真想知道?”我斜挑着眉道。

“当然。”慕容易过来牵我的手,把我按坐在椅子上。

“我就和顾城将军聊了聊我手臂上的梅花形胎记。”我翻着白眼道。

我想慕容易肯定能想起他潜逃那天晚上的事了呢!

“公主?”

但慕容易还什么都没说,顾城就先红了脸喊起来了。

看顾城这样,我也不愿再欺负这个老实人,收敛了一下道:“顾将军,你先下去吧,我和三皇子还有点话说。”

顾城终于不再脸红,眉目低敛着告退,我看见他默默地把信往袖子里拢了拢。

“他好看吗?有我好看吗?”慕容易挡在了我身前,遮住我的视线。

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的?

“好看有什么用?得孔武有力才好!”我转过头去,不看他。

“那是武夫!”慕容易又转到我身前,“人要靠脑袋!”

他在我身前来回转,烦得像只苍蝇,我心火直冒,我和亲燕国,可不是来和他打情骂俏的。

“是,你是聪明,把我耍得团团转,如今扮什么深情,答应与你合作了,自不会反悔,你不必到我面前点卯,我看你以前那大宫女还在你身边服侍着,你去她那里不好吗?”

“哈哈哈……”突然,慕容易笑了出来,一个跨步上前,抱起我就转起了圈圈。

“你有病啊,快放下我!”我连连捶打他,他却不放手。

“桃桃,你知道吗?这些日子,我有多担心,你对着我和颜悦色,我就担心你是敷衍我,你不再爱我。你对着我发脾气,我好歹还觉着你是在乎我的。”

这确实是有毛病了吧?

“那个宫女,是我阿娘陪嫁的女儿,从小跟着我而已,你想多了。”

“我啥也没想。”

“好好好,你啥也没想,哈哈哈哈……”

慕容易病得更重了,一路笑着把我抱去了寝殿。

算了,也就这几天了,暂时让他开心一点吧,终于我还是柔顺地靠在了他怀里。

12.

燕太子来迎亲的那天,边城的天异常的透亮,已近傍晚,但那日光仿似透明的一样,洒在冷硬的地上,染了一片明黄色,一切都像是假的一样。

我微笑着端坐在高台上,看着燕太子一步步走近走近。

突然,不知从哪个刁钻的角度飞来一只羽箭插入了燕太子的心脏。

瞬间,我从高台上掉了下去,钻进了密室,外面一片兵戈之声,我静静地等着,等着命运的宣判。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也黑了,嘶喊声也渐渐少了,一根烛火的光亮从远处渐渐走近,我眯着眼睛,想要看看这最后的胜者,却也看不清。

胜利隐藏在了光亮背后的黑暗里。

“桃桃!”

慕容易还是赢了,好吧,那接下来就是属于我的战场了。

“阿易,你受伤了吗?”我急急奔过去,检查慕容易的伤势。

“没事,男人嘛,一点小伤算什么!”在我的仔细敲打检查之下,慕容易龇牙咧嘴地哼哼道。

“嗯,外面情形如何?”

“太子死了,他的御林卫已经投降,桃桃不必担心。”

“死伤情况怎么样?”我必须知道确切情况。

“双方各有损伤,在五七之分。”

也就是说,御林卫还剩三成人马,龙山卫还剩五成人马,顾城大约能对付了。

“桃桃,不必忧心,随你而来的大梁人马死伤人数不多,我们办婚仪时,不会堕了你的面子的。”

大约是看我面色凝重,慕容易居然安慰起我。

不过,我倒是不在意大梁人马死了多少,这些我精挑细选出来的人,本就没打算再让他们回去,“能为你效劳,是他们的荣幸,死得其所。”

“桃桃,谢谢你!”慕容易深深地望着我,“这帝国由我们俩共同缔造,我的荣光就是你的荣光,我遵守了我们的誓言,从此,我们一辈子不分开……”

我抱住了慕容易,用唇堵住了他的嘴,于他的唇上辗转反侧,“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慕容易没说什么,只是更紧地抱住了我,在他意乱情迷之际,我悄悄举起匕首,从他的背后插入他的心间,再从他的心间插入我的胸膛。

慕容易,这次,你必须实践自己的诺言了,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少一个时辰少一刻都不行。

“噗——”

我尝到了慕容易血液的味道,我松开了他的唇。

“桃桃?你?为什么?”慕容易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你真的以为我还能原谅你吗?在太子哥哥、母后、父皇一个个因我而去后?慕容易,你不应该这样天真的。”

我哀伤地抚向慕容易的脸庞,轻轻地道:“但我答应过你,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我没有食言呢!”

“桃桃,我真的没有偷边防图,不是我……”

“嘘,不要生气,阿易,没有意义了,当初你还是放弃了我,不过,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们的儿子就要得到这个天下了,你看,就算我们都死了,你的愿望也能实现了。”

“儿子?什么儿子?”

“我的阿弟呀,大梁的皇帝呀,他是你的儿子,他会屠尽你故国的亲人,占领你故国的土地,统一这片大陆,登上帝国的宝座,你高兴吗?”

是的,臣民们终究没有讲错,他们的长公主确实荒淫无度,早早地就大了肚皮。

我终究太傻,在慕容易潜逃的那一天晚,为了表达自己盟誓的决心,一定要把自己献给他,多傻啊,呵呵呵。

得到太子哥哥的噩耗,母后难产,带着腹中的胎儿一起奔赴了黄泉,为了大梁的国祚永续,父皇决定用我的孩子代替,也好掩盖这桩丑闻。

“桃桃,你为什么……”

我已经听不清慕容易在说些什么了,不过也没关系,他逃不了,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京城里有青樱和我的三千谋士幕僚,丞相这些年的爪牙也被我去得七七八八,何况顾城手里还有来陪嫁的陆遥做人质。

边关死了燕太子和燕三皇子,燕国也会元气大伤,无法侵略中原。

最好的是,荒淫无度,豢养酷吏,撺掇权利的长公主也死在了边关。

终于,阿弟,不,我的儿子要有一个完全干净的皇朝了,多好!

我安详地闭上了眼。

番外

我又一次失约了,桃桃不知道我的心脏长在右边,我死里逃生,而桃桃现在还在昏迷中。

第一次见到桃桃的时候,我很不喜欢她,她有着这世间,我无法拥有的一切,如此明媚。

而我呢,不过是个低贱宫人所出的低贱皇子,是可以随便用来做质子的,我的母亲是可以用来随便犒赏大臣的。

如所有的贵人一样,桃桃也是健忘的,她随手给出恩惠,瞬间也就忘了。

但我不能让她忘了,她是我翻身的机会,我向母亲发过誓,我要坐上那最尊贵的位置,让世人再也不会看不起我,让她再也不会因美貌而颠沛流离。

当得知陆遥的计划时,我决定赌上性命,虎口夺食,于是我终于真正的得到了桃桃的青睐。

我原本以为这次我终于能得到幸福了,我可以用十座城池换来母亲的自由,可以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但世事哪能如人意呢?

我和桃桃的婚讯刺激了大哥的神经,我不知他用了什么代价让陆丞相偷了布防图,又诬陷在我身上,想在大梁至我于死地。

是桃桃对我的爱让我逃离了大梁,没想到这个傻姑娘居然要把自己献给我,在那一刻,我真的想把她一起带走。

可是,我不能,我自身难保。

未来的日子里,我无数次为此后悔。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个骄纵的公主已经走入了我的心里。

每次,在我和大哥斗地你死我活的时候,我就会想想桃桃在大梁的生活,她是不是还是活得那么张扬。

后来,我得知她的大哥死了,她的母亲死了,我却依然不能兑现诺言,早点回去。

我有许多顾虑,我不能抛下母妃独自远走他乡,让母妃一个人承受苦难。

我知道我对不起桃桃。

不久之后,她和陆遥的婚讯传来,我彻底疯了,我绝不能让她嫁给陆遥,她的一辈子是被我预定的。

我写了封信,不惜出卖燕国的机密,把陆遥和陆丞相的真面目透露给了她,可是,她居然还是嫁给了陆遥。

我气得发了疯,恨不得立刻跑去大梁,把她抓走,可惜我不能,我根本没法踏上大梁的土地。

顾城把边关守得太好了,可恶,顾城这狗男人肯定也觊觎着桃桃。

我自己去不了大梁,就派了暗探去,得知桃桃养了所谓的三千面首,却从不和驸马在一起,我就放心了。

也许,我还有机会。

当得知父皇要派人和谈时,我立刻求了这机会。

这十几年,因我的能力,父皇对我刮目相看,我已经有了和大哥分庭抗礼的能力了。

到了大梁的京都,我等不及要见桃桃,我找到那条密道,桃桃没有填埋了它,是不是意味着桃桃还爱着我。

桃桃忽而对我热情似火,忽而对我冷语相向,我患得患失起来。

她向我提出合作,我如何会不答应?

可是,她居然是想让我陪她一起去死。

但是,我绝不能让她去死,我的诺言迟到了,但不能不兑现,我请了全天下的医师来医治她,她却还是不醒。

“桃桃,你放心,我已经帮助我们的儿子统一了这片大陆,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为什么你还不醒呢?”

我靠在桃桃身边,汲取她身上的温暖,在一片暖阳里安睡。

“你是谁?你真好看!”睁开眼的时候,一个眼神清澈的傻姑娘对着我摸头摸脸,我又想起了我们的年少时光。

“我是你的夫君啊!”

真好,她忘记了一切,我们终于可以得到幸福了!(原标题:《不能和离的长公主》)

本故事已由作者:米丘,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5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