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语相向,恶语相向的意思

王虎很愤怒,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王争——自己的亲哥哥,竟然跑来向自己讨债。不就欠了他两万块钱嘛!他现在家境殷实,又不急着用,而自己生病还在吃着药,这个时候来讨债是不是太过分了?王争却是另一番考量,已经八年了,这笔钱放在银行里多少利息去了。之前曾隐晦地催要过几次,却一直看不到还钱的苗头。这也太不自觉了吧!看来不逼迫一下子,这钱是万难收回来了。兄弟俩各打算各的

王虎很愤怒,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王争——自己的亲哥哥,竟然跑来向自己讨债。不就欠了他两万块钱嘛!他现在家境殷实,又不急着用,而自己生病还在吃着药,这个时候来讨债是不是太过分了?

王争却是另一番考量,已经八年了,这笔钱放在银行里多少利息去了。之前曾隐晦地催要过几次,却一直看不到还钱的苗头。这也太不自觉了吧!看来不逼迫一下子,这钱是万难收回来了。

恶语相向,恶语相向的意思

兄弟俩各打算各的,一个坐家里不走,非要钱不可,一个耷拉着脑袋,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就是没有钱。就这么僵持着,眼看着太阳爬上中天,又渐渐西下。

王争坐不住了,开始摊牌。“咋说,这个账你是想不认了?”

王虎说:“认,我认。不过现在没有钱,等有了还你。”

王争说:“没钱,没钱你两口子去年在杭州打的什么工?没钱,没钱买什么苹果手机?自己花的时候有钱,就是还账的时候没钱是吧?”

王虎一听,干脆撒赖:“不管怎么说,现在就是没有钱,你说咋整?”

王争冷哼一声,说:“没钱是吧,好整。把你的车抵账给我,咱们两清。”

王虎更火了。啥玩意儿,竟然打起了车的主意,这是当哥的能干出来的事儿吗?他咆哮着:“不行,不行……”然后语塞,说不出话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钱拿车抵债,这没有毛病啊!他自己也明白,不同意,说其他的,那就是强辞。想来想去,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好继续沉默着。

可惜王争这一次是铁了心,不吃这一套,非要在今天做一个了断不可。

不管农村还是城市,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这样那样的争端。看似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其实拨开那些复杂纷乱的细枝末节,道理总是能分清楚的。道理就像一颗原子,不能拆分,要么在你,要么在我。

城市里有社区劝解,农村就不行了,有了争端,通常是请长一辈的,有威望的亲戚来调解。王争二话不说,打了一通电话,把素来刚正不阿的二舅找来评理。

恶语相向,恶语相向的意思

二舅本不想来,听说俩外甥闹得不可开交,感觉不管也不合适,就跨上破旧的雅马哈摩托跑来了。

一家子十几口人往堂屋里一拥,有人坐着,有人立着,一场论战在即。

王争先开口:“八年前那一天晚上,你跑来了,说话带着哭腔。你说你投资的大货车发不下来工资,师傅把车停在半路上,说啥也不走了,非叫你把拖欠的工资付清不可。你张口要借两万块钱,我二话不说,把钱借给你了。我开个小饭馆,一年忙到头,就挣这么点儿钱,全部给你了。你自己说,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是不是我帮助了你。八年了,整整八年了,我现在找你要这一笔钱,有错吗?你应该不应该还?”

王虎脸色铁青,说话起高腔:“说,继续说,还说不说?我哥,亲哥,在我生病期间,来讨债。你还讲不讲一点儿情分?我以前对你怎么样?餐馆里宰牛,我帮忙,一直能忙到深夜。你开车撞了人,我跑前跑后到处托人好话说尽。我落下什么好了?现在,别人还没有张口,你先追着屁股要债。你自己认为你这么做合适不合适?”

恶语相向,恶语相向的意思

二人各执一词,都是脸红脖子粗,认为自己是有理的一方。

二舅呷了一口茶,摆手让大家稍安勿躁。他说:“你们让我来调解,我就不能有所保留,不能有所偏袒,我必定是有一说一,站在公正的立场上,不怕得罪哪一方。”他顿了一顿,接着对王虎说:“虎子,先说第一点,这两万块的账你认不认?”

王虎说:“认。”

二舅说:“你说你对哥很好,帮了他做了很多事,那么他有没有帮助过你呢?”

王虎说:“几乎没有,我是想不起来。”

二舅说:“那么,在你困难的时候,急需要钱的时候,他借给你两万块,算不算帮助你呢?”

王虎沉默了好一会儿,说:“算是吧。”

二舅说:“很好。你帮助过你哥,你哥也帮助过你。看来,兄弟之间的帮助是互相的,是有来有往的。那么,你拿曾经帮助过你哥这个理由,推迟还他的钱是否就站不住脚了?”

王虎狡辩:“可是我帮助他的多,他帮助我的少。”

二舅想了想,问:“你哥开车出事故那一次,你忙前忙后确实付出了辛劳。那么你认为他应该支付你多少钱合适?”

恶语相向,恶语相向的意思

王虎说:“这不是钱的事儿,这是情义,跟钱没有关系……”

二舅摆手叫停:“打住,就在这里打住。跟钱没有关系,这话是你说的。”他转头扫视全场,问:“大家都听清楚了没有。他承认这和钱没有关系。”大伙儿都一起点头。

王虎脸色铁青,默然收声。但已经说出的话,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二舅说:“既然你认为兄弟之间的帮助与钱没有关系,那咱们说钱的时候,你就不能提情义的事儿。对吧?”

王虎沉默了好一会儿,说:“可是我现在没有钱。”

没钱。没钱劲儿大,任你说出天花乱坠也不好使。这是当下民间借贷的顽疾,不说不欠你,反正就是没有。

王争的妻子说话也很凌厉:“我看你不是没有钱,你是有钱不想还。今天拿不到钱,就把车给我们开走。”

王虎的妻子也不示弱:“咋,嫂子,欠钱是欠钱,还要当东西是吧?你也不怕别人戳你脊梁?”

王争的妻子说:“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有啥错?要戳也是戳你们脊梁,拿着钱自己花着可顺手,就是不想还债。”

妯娌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呛起来了。

二舅挥挥手,示意二人收声。一屋子人都看着他,想看看他能怎么解决这个争端。

二舅似乎胸有成竹。他缓缓地说:“我既然敢介入这个纠纷,肯定是提前做过功课的,没有解决办法,我压根儿就不会来。”

鸦雀无声,都在等着他的下文。

二舅说:“虎子,没钱就不说了。有钱你肯定会还的,是不是?”

王虎感觉二舅终于是向着他说话了,连连称是。

恶语相向,恶语相向的意思

二舅说:“那好。我就说重点了。自从你们的母亲下世,你们的父亲一直在外面奔波,辛辛苦苦攒了一笔钱。前一段时间,征询我的意见,说想给你们兄弟二人都分一些,我当时不赞成,希望他自己留着有备无患。但是你们兄弟两个这么一闹,我改变了主意,转而赞成。在我过来之前已经把这笔钱拿到了,现在给你们两个分一分。”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袋子,打开一看是四叠现金,每一叠都用橡皮筋绑好了。这是四万块钱。

二舅看着王虎说:“你刚才表态说有钱就还,你现在有钱啦。给你的两万块直接还给你哥,你有意见吗?”

王虎牙咬得“吱吱”响,恨恨地说:“这钱谁都不能拿。我不能看着爸老无所依。”

二舅说:“你爸也不能看着你们兄弟反目,他已经决定了,不能改变。分给你的两万钱,不再通过你,直接交还你哥,有没有意见?”

王虎恼羞成怒:“不行。这个钱必须先给我,过了我的手再还给他。这样正规。”

王争的妻子说:“不行,我们信不过你……”

二舅挥手打断她的话,说:“无妨。”接着拿出两叠现金,递给王虎。

王虎把钱细细数了一遍,长吁一口气,再数一遍,然后伸手递到王争面前。王争刚刚伸出手,还没有接到,他就忽然松手。“啪”的一声,钱掉到了地上,四散开来。

王争火了,大吼:“拾起来。你来借钱的时候可不是从地上捡的吧!”

王虎也不示弱:“你爱要不要。你们这哥嫂当得也够受了!”说完摔门出去了。

二舅摇摇头,语重心长地说:“人活一世,连一个最起码的诚信都不讲,只会把路越走越窄,最后走进死胡同。欠别人的钱,人家来要,还生气,发火,这是对自己品行的重大打击。以后再有困难,谁还敢帮助你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5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