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花花,花花,

我小时候养过一只狗叫“花花”。“花花”是只“城里狗”。部队上一个亲戚家的,因为部队不让养,送到了乡下的我家。花花是个“美男子”。它的毛,黄白相间,黄是淡淡的黄,白是柔和的白。它的脸端正有型。它的眼睛又圆又黑,鼻子是个圆圆的小黑头。黄色的耳朵,上半个耷拉下来,折叠向下,成了两个好看

我小时候养过一只狗叫“花花”。

“花花”是只“城里狗”。部队上一个亲戚家的,因为部队不让养,送到了乡下的我家。

花花是个“美男子”。它的毛,黄白相间,黄是淡淡的黄,白是柔和的白。它的脸端正有型。它的眼睛又圆又黑,鼻子是个圆圆的小黑头。黄色的耳朵,上半个耷拉下来,折叠向下,成了两个好看的正三角形。尾巴也是黄白相间,在身后卷成一个半圆,高高翘着,时不时左右摇摆。

花花很有“修养”。“不随地大小便”的好习惯,让它从初到我家就大获赞赏。晚上怕它冷,让它睡在屋里,可它拉屎尿尿坚持要到屋外的煤渣堆上。怕它跑丢,我们只好睡前给它系上一根长长的绳子,拴在床头。

那年奶奶生日筹办宴席,家里头天煮了很多肉,晚上就放在一张小圆桌上。累了一天的妈妈带着我和弟弟睡下了。突然被父亲的怒吼惊醒。原来是父亲回来后,看见一桌肉下面卧着一条狗,而我们都已睡熟。怒斥我们:“狗把肉拉走吃了咋办?!明天的宴席,补都来不及。”父亲这么一说,我们也很是后怕。看看那一桌的肉,如果要偷吃,不足一米的高度,狗也就是伸伸脖子的事。还好,现在,一盆子肉,完好无损。看来,花花没有父亲想的那么龌龊。

花花成了我童年最好的伙伴。

我搂着它的脖子,拍拍它的脑袋,捋着它背上光滑的毛,花花总是很顺从,仰着脸,一副欣然享受的模样。

中午放学,我经常在学校门口买烤红薯吃,吃剩的红薯皮,不舍得丢掉,用作业纸包起来带回家给花花。它总是特别开心,歪着头等我解开纸包,再小心翼翼从我手里把红薯皮叼走,然后迅速吞食。接着再歪着头、仰着脸,期待地望着我,讨要下一块红薯皮。

我和花花形影不离,出门我都带着它。花花总是翘着尾巴,很欢乐地跟我作伴前往。

有一次,去地里掰嫩玉米。一眼望不到边的玉米地,中间是一条自西向东的大渠,渠岸就是通向玉米地深处的小路。四下无人的旷野里,只有蝉鸣,风吹玉米杆的沙沙声让我越听越怵。路越走越深,我越走越怕。回头看看花花,它仰着脸望着我,脸上只有欢乐,仿佛在说:“走呀”。我的恐惧于是消了一半,我们继续前行。突然,只听“蹭”的一声,我一回头,花花不见了!我的恐惧再次升腾起来:花花丢了!“花花,花花”我大声呼喊,弯着腰努力向密扎扎的玉米地寻找花花的身影。万分懊悔:要是给花花拴根绳子就好了。这要跑丢,去哪里找呀!我后悔不迭、不知所措,急得快哭了。这时,花花突然从玉米地窜了出来,“没事人”似的站到我身边。哎呀!总算没丢,有惊无险!“你是不是看到了玉米地里有什么猎物?”“你不要我了?”我娇嗔地责怪花花。

后来,花花真的丢了。我朝思夜想,泪水涟涟。全家人在附近几个村子找了很多天,还是没有找回我的花花。

自此,我再没养过狗。尽管,我一直喜欢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6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