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2005年的一月二日,一列从福建开往广州的火车上,人们有说有笑。元旦刚刚过去,春节马上来临,整节车厢里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氛。此般氛围之下,几个农民工却脸色苍白,表情有些哀伤,与列车里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更奇怪的是,其中一个民工时不时往自己身旁的同伴望去,但是这位同伴似乎一直在沉睡。这个焦急的民工名叫李绍为,在他旁边“睡着”的同伴名叫左家兵。尽管已经试过很

2005年的一月二日,一列从福建开往广州的火车上,人们有说有笑。元旦刚刚过去,春节马上来临,整节车厢里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氛。

此般氛围之下,几个农民工却脸色苍白,表情有些哀伤,与列车里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

更奇怪的是,其中一个民工时不时往自己身旁的同伴望去,但是这位同伴似乎一直在沉睡。

这个焦急的民工名叫李绍为,在他旁边“睡着”的同伴名叫左家兵

尽管已经试过很多次,但是李绍为还是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到左家兵的鼻孔下——左家兵依旧没有任何气息。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望向窗外,正是深冬和初春交替的季节,万物即将复苏,可李绍为的心却犹如一朵老花,慢慢枯萎。

李绍为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尽量让自己清醒一些,因为接下来,他需要把自己身旁的老伙计左家兵带回家。毕竟,落叶要归根。

李绍为的行为为何如此怪异?

左家兵为何没有任何气息?

他们为何归乡,归乡之路是否顺利?

离乡挣钱,不尽人意

2004年十一月,李绍为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一位名叫封其平的包工头打来的。

他告诉李绍为,福建这边有一个挖电缆沟的活,工资不错,食宿全包。

李绍为听后立即答应。

李绍为是湖南衡阳的一个普通农民,家里从小就困难,没读几年书就回家种田了,这一种,就是几十年,在这期间,李绍为从没出过远门。

由于没有文化,李绍为只会务农,所以他的收入非常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更糟糕的是,李绍为又因为患上肺结核,导致了耳背。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也正因为李绍为家里穷、条件差,身体还有问题,所以他几十年来都没能娶上媳妇,活了六十年,都还是一个光棍。

毕竟,自己身边没有任何亲人,自己需要我自己攒钱留给以后养老。

李绍为认为这是一个好差事,虽然累点,但是条件不错,而且钱也不少。

挂断电话后,李绍为立即出门,去找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左家兵。

左家兵的情况比李绍为好点,他有一个老婆,还剩下了两个儿子,但是家里还是穷,供孩子读书的时候就借了不少钱,可以说经济压力比李绍为要高上不少。

熟络地来到左家兵的家门口,李绍为立马把左家兵叫了出来,笑着说:我接到一个活儿,报酬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打工?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左家兵是了解李绍为的,他一向老实可靠,再加上这快过年了,家里要用钱的地方也多,大儿子过些日子结婚还要用钱。

于是,左家兵痛快地答道:行!

二十八日,李绍为和左家兵一同乘坐火车来到了福建,二人本以为工作地点是市区,可按照包工头给的地址,两个人最终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山区。

这里还有其他二十多个人,也是和李绍为两人一样,是来这里挖电缆的。

虽然预期地点有些不一样,但是大家也没有过多的怨言,只要钱到位了就行。

挖电缆可是一件体力活,李绍为已经六十一岁,左家兵也五十多岁,干起活来自然更为劳累。

不过,好在二人常年在家里务农,所以还能够支持下去,毕竟工资是每天八十块钱。

半个月后,李绍为向工头索要半个月的工资,虽然一般是一个月结一次,但是李绍为却有些心慌,他要见到钱,这样他才肯安心做工。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工头却是非常爽快,立马就给李绍为等工人拿了钱,但是每个人竟然只给了六十块钱。

要知道,当初工头许诺的是每天八十,现在做了半个月,竟然只发了六十块钱。

显然,这和李绍为等人的预期出入实在太大,李绍为怒了,这个一生憨厚老实的农民,大着胆子质问工头:你这是骗人,说好的每天八十块,怎么半个月才六十?

工头脸上也有些许无奈,只是说:做完这个项目,最后会统一给你们结工钱的。

面对工头苍白无力的解释,工人们知道,这一定是谎言,哪怕最后能够结算,也一定比许诺的少。

左家兵看着怒气冲冲的李绍为,他也有些生气,但是转念一想,这来回路费就已经上百块了,要是就这么回去,岂不是白亏钱?虽然这里工资低,但是也总比没钱赚好。

很快,左家兵就把自己所想告诉李绍为,李绍为也是既生气又无奈,面对厚着脸皮的工头,他们也没办法,只能继续干下去。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那时,李绍为在心中想着,或许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愁人了。他不会想到,不久后,他将遇到一件他这辈子最愁人的事儿。

白酒下肚,意外发生

2005年元旦,李绍为早早就起了床,虽然元旦节还得干活,但是李绍为的心情好了不少,他哼着小曲儿便前往了工地。

就在昨天,那个十分吝啬惹人恨的工头,不仅改善了大家的伙食,还给每个人都带了几两白酒。

这让李绍为对他有些改观,心想或许他也是要不到钱,所以才压榨他们这些工人。

在工地上干了一上午的活儿,李绍为却没有看到左家兵,心里有些担心,但是转念一想,或许是他昨天喝醉了,现在正躺在床上休息。

昨晚,正是跨年夜,二人拿着小酒、吃着小菜,开始谈天谈地。

想到这么多天的劳累和委屈,两个老农纷纷在杯子里倒满白酒,一口便闷了下去。

李绍为觉得,这白酒质量还不错,喝下去火辣辣的,身子暖了些,心情也好了些。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李绍为和左家兵聊到了深夜,菜吃完了,酒喝干了,这才回到休息的地方。

两个人加起来也一百多岁了,喝了这么多白酒,一躺下便睡着了。

想到昨天的这些事,李绍为心中突然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左家兵身体向来不好,莫不是昨天喝酒的原因,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才没来做工?

又是一天的劳累,李绍为觉得自己这把老骨头经不起这么折腾,在心中打算再过一个月就拉着左家兵回家。

正想着事情,工头突然找到李绍为,大骂:李绍为,你那个老乡左家兵怎么回事?旷了一天的工,招呼也不打!

李绍为也正犯嘀咕,于是对着周围几个比较熟的工友问道:你们谁有看到左家兵吗?

一个工人说:今天早上看他没起,中午回去的时候也还在床上,或许是身体不舒服?

听到这里,李绍为心中大呼不妙,左家兵倘若真是身体不舒服,一定会和自己说或者和工头请假,不可能就这么一声不吭。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李绍为立即赶到左家兵休息的地方,先是喊了几声,见他没反应,李绍为上前便把他盖着的破洞棉被掀开,左家兵的样子也露了出来——苍白的脸,乌黑的嘴唇,发抖的身子。

又伸手摸了摸左家兵,李绍为发现他的意识也已经非常模糊,这下李绍为是真的慌了。

他立马扯开嗓子:救命啊,出人命了!

几个小时后,手术室门口,李绍为正坐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他实在没想到,昨天还生龙活虎的左家兵,今天竟然就成了这副样子,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昨天喝多了的原因。

不久后,医生走了出来,他先是说明了一下左家兵的情况:原来左家兵一直有高血压,因为昨夜喝酒过度,最终导致了脑溢血。

李绍为颤抖着询问:医生,你就告诉我还能不能治?

医生打量了李绍为一番,有些心疼地说:能治,不过根据规定,需要先支付医药费,现在要先交个两万多块钱。

医生的话,让李绍为的心情沉入了谷底,他一个农民哪里去弄来两万块钱啊?辛辛苦苦挖电缆一个多月,才挣了百来块钱。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没办法,李绍为拨通了工头的电话,他对着那边小自己几十岁的工头求情道:

老哥,左家兵现在需要两万块钱费用,可我实在没钱了,能不能…

李绍为还没说完,那边工头便打断道:

李老哥,我也知道你们不容易,可左家兵毕竟是自己喝酒喝死的,我也没办法啊,我出一千块钱,不能再多了,我自己情况也不好…

说完,工头挂掉了电话。

李绍为心里有些绝望,他去哪里凑这么多钱啊?他自己孤身一人,家里本就没有存款,左家兵家里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此时,李绍为真想回到一天前,去给自己和左家兵一人一大耳光。

可光想也没用,李绍为又向几个比较熟的工友借钱,他们也凑不了这么多,这下,李绍为彻底绝望了。

医院这边也没办法,他们将奄奄一息的左家兵推了出来,让他躺在一个病床上,若是没有人支付医疗费,左家兵将在这个病床上结束自己的生命。

李绍为做了几十年农民,老实又坚强,几乎没有落过泪。

可如今,李绍为是真的落泪了,他恨自己没有钱,他恨自己昨天没有劝左家兵少喝一点。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带尸前行,落叶归根

那是晚上八点,病床上的左家兵肉眼可见地失去生气,可李绍为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位自己的好友、自己的老乡即将死在自己面前。

突然,李绍为想起来以前曾听说过的一件事,有这么一种说法,一个人去世,最后一口气一定要在家乡咽下,哪怕去世了,也要把人带回老家。

李绍为又想起在离开前,左家兵的家里人半开玩笑地和他说:李老爷子,您可要把我家左老头完完整整地带回来啊。

思来想去,李绍为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一定要把左家兵带回湖南,带回衡阳,带回村里!一定要回家,一定要落叶归根!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没有丝毫犹豫,李绍为立马将病床上几乎已经没有知觉的左家兵背在身后,头也不回地便离开了医院。

他去工地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叫上几个比较熟,老家比较近的工友,向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

工友们面面相觑,有些惊恐,但他们也同意落叶归根这一说法,于是决定和李绍为一同将左家兵带回村里。

当下几人便离开了工地,赶到了福建的火车站。

几人把所有钱都拿了出来,买了一趟从福建到广州的火车票,他们打算在到达广州后,再从广州坐火车回到湖南。

上了火车后,李绍为将左家兵放在自己旁边的座位上,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左家兵时,李绍为就会解释道:他喝醉了酒,现在还没清醒呢。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左家兵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身体也慢慢降温。李绍为拍了拍左家兵褶皱的手,心中默默祈祷:

老伙计,我现在带你回家,你可一定要撑住啊!

火车从半夜出发,奔波了一天的李绍为此时早已疲惫不堪,他看了看身边的左家兵,然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打算眯几分钟。可再睁眼时,已经到了第二天凌晨。

李绍为赶紧摸了摸左家兵的手,是冰的,没有一点温度;又看了看他的脸,比昨天更白了,李绍为颤抖着将手指伸到左家兵的鼻孔处,没有任何气息流过。

左家兵去世了,他终究没能把最后一口气留到家乡。

李绍为低下了头,他仿佛老了十岁,本就苍老无比的他神色更加萎靡,脑子里也一片空白。

没能赶在左家兵咽气前到达家乡,李绍为十分自责。

眼下,只能继续将左家兵带回老家,哪怕这片落叶已经稀碎,李绍为也要将碎片撒到家乡的土地上。

毕竟在老家,人们都坚信:死在外面的人会变成孤魂野鬼。

李绍为此时只想把左家兵的遗体带回老家。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广州站即将到达。”

火车即将到达广州,李绍为开始整理起一旁的左家兵。说来也奇怪,李绍为自认为自己胆子不算大,但是面对左家兵这一具尸体,李绍为却毫无恐惧之心。

不久后,李绍为背着左家兵出了火车站,正准备去买广州到湖南的火车票,却发现兜里只剩下了几十块钱,其他几位工友亦是如此。

没办法,众人只能买汽车票。

已经死去的左家兵此时四肢僵硬、脸色苍白,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异样,不可能再用喝醉酒了这种理由来骗人,李绍为便想着找个袋子将他装起来。

和工友找了几个麻袋后,李绍为便在路边开始将左家兵装进袋子。

李绍为已经下定决心,哪怕是把左家兵装到袋子里面,他也要将他带回村。

正装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呵斥:“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干什么?你是谁?”

李绍为回头,这才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两个民警。

李绍为颤颤巍巍地说:这袋子里是个人。

听到这句话,两个民警立马上前将李绍为按住。

李绍为赶紧解释:人不是我杀的,他是脑溢血死的。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民警也不好判断,于是果断把李绍为和袋子里的尸体一并带去了警局。

在警局里,李绍为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警察们也是有些说不出来话,这个六十一岁的老人家竟有如此荒唐的行为。

警察询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绍为红着眼眶说:外地没有我们落脚的地方,人死了就要归乡,落叶要归根。

警察们都沉默了,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通知左家兵的亲属,让他们来到广州。

李绍为得知后,这一路上背着尸体毫无惧色的他,竟然感到有些害怕。

还记得出发前,他向左家兵的家人们保证一定会安全返乡、一定会挣钱回来。

结果钱没挣到,人却没了,自己反而还生龙活虎,这可怎么和左家人交代。

左家人很快赶到了广州,没想到,老头才出去了一个月,竟然就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左家兵的媳妇看到李绍为后,指着鼻子便骂:我家左老头怎么没了?你怎么没有死!

李绍为不敢说话,也无话可说,他本就心生愧疚,是自己对不起左家人,只是流着眼泪任由左家人拿他出气。

旁边的人向左家人解释,左家兵是喝酒喝多了脑溢血去世的,可左家人仿佛没听见似的,就是认为李绍为害死了左家兵。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李绍为终究还是开口了:嫂子,老左是我没照顾好,是我的问题,但是你说我害死他,我怎么可能害死老左,他是我几十年的兄弟。

左家兵媳妇听了李绍为的话,也只能靠在儿子的肩膀上流泪。

其实,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李绍为是无辜的,李绍为在村里都非常照顾他们家。

再后来,左家兵的遗体在广州便火化了,左家兵终究没能回到家乡,李绍为也没能把这片落叶带回老根处。

李绍为回了老家,继续回归到种田务农的生活,左家人也再不和他说话。

后来,一个名叫张扬的导演找到了李绍为。

老哥救命啊,李绍为要钱的一月二日

张扬请求道:您能和我说一说那个故事吗?

李绍为没有拒绝,反而是露出笑容,毕竟,他问心无愧。

两年后,一部名为《落叶归根》的电影上映,人们对此议论纷纷。

结语

背着尸体,千里远行,只为了让老乡能够落叶归根,令人遗憾的是,李绍为最终没有成功。

他是愚昧的吗?

当然,在左家兵急需医疗费时没有通知左家人,他还把左家兵带出医院,这间接加快了左家兵的死亡。

他是善良的吗?

当然,为了让左家兵魂归故里,他背尸前行、自掏腰包,这足以见得李绍为质朴善良的性格。

李绍为的这一行为注定是褒贬不一的,可他向我们展现的,其实是一个农民的守旧、一个农民的执着。

我们不仅要反思当代农民的生活情况,也要反思人性。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6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