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点,我们都有一个妙计——烧火把

现在的年轻人啊!若是没事谁会六点起床呢?6点起床,仿佛回到上小学的时候呢?那是冬季期末考试的时候,所有的小朋友都不约而同的早早起床,6点天都没亮。掀开被子,乌漆嘛黑的,只听到隔几秒的滴答声,那是从房梁滴下来的水声,还好有个破盆接住的,我熟练的从枕边拿出火柴,呲一

现在的年轻人啊!若是没事谁会六点起床呢?

6点起床,仿佛回到上小学的时候呢?那是冬季期末考试的时候,所有的小朋友都不约而同的早早起床,6点天都没亮。

掀开被子,乌漆嘛黑的,只听到隔几秒的滴答声,那是从房梁滴下来的水声,还好有个破盆接住的,我熟练的从枕边拿出火柴,呲一声着了,顺手点燃床边只剩一半儿的蜡烛,微弱的光照不完50平的房间,那光照不到的地方都被心间溢出的幸福填的满满的。

以前都是土墙房,石板房,我家虽然小,也算是石板房了,主体结构都是石头,没有混凝土,二楼是大树和木板构建的,床的那边用木地板,另一边用绵竹编制的地板还堆了一堆包谷,大哥睡的石墙那边,我这边靠屋内,他从石头缝里看了一眼说:“准备下楼,外面下大雪咯,”听到下雪我激动万分,恨不得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我们穿好衣服,拿着蜡烛从楼梯慢慢下来,经过堂屋,堂屋是用来供奉神灵和祭拜祖先的,另一边是叔叔家,我们穿过堂屋中门回到一楼屋里,我拿一个碗倒过来滴一滴蜡烛在碗底,然后把蜡烛立在上面,大哥立马去捅煤火——用石头和泥巴做的土灶,火心是黄泥巴烧制的。把火弄燃好炒油炒饭吃,这就是早餐,也是晚餐——一般情况下是不吃午餐的。我来不及洗脸了,迫不及待的打开门看雪,打开门刹那间我是极度愉悦的,因为看到了白皑皑一片雪,它净化了我的灵魂,压抑了一年的心情得到了解放,此刻,我不担心考试分数——知道考不及格,也不思念打工的爸妈——知道他们不会回来。

天还没亮,雪的反光让周围都隐约可见。隔壁读书的小朋友都出来了,个个都欢呼雀跃,我也兴奋的在雪地里留下了一排排脚印,正高兴着呢,大哥叫我吃饭了,我回去盛了一碗香喷喷的油炒饭,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也许是太好吃了,也许是赶着去考试,家离学校大概四公里,全程都是走路,那是一条泥泞路,马车路。不一会儿就吃完了,我们匆匆忙忙的洗完脸,都不刷牙的,因为没牙膏,没牙刷。此刻外面的小朋友已经在叫我们了,大哥急忙拌了一坨稀煤盖在火上,我揉了揉裤脚上的泥巴,换上几天前洗干净的钉子鞋,准备好考试的纸笔,这就出门了,大哥锁好门把钥匙放在了我们熟悉的门槛下,一只烂了的凉鞋盖着。

几个小伙伴已经在路口等我们了,我和大哥就朝着他们走来,顺手抓了一把雪啃了起来,一行人走在路上,不知不觉大家都有点冷了,我单薄的外套拉链是坏的,没穿袜子,脚踝都冻青了,不过这不是难事,我们都有一个妙计——烧火把

我们跑到大树下,捡杉树掉下来的树枝,捆成一个火把,火把中间要加上松树的树枝,捆的越紧烧的时间越长,年长的捆的好看又扎实,我捆的比较忙毛躁,不过这一点儿也不影响此刻的心情。我们用火柴点燃了火把,火把一同高举着,场面瞬间变得壮观起来,狭窄的路因为火光也变得宽敞了。我们一会走,一会儿跑,一路上大喊大闹,笑声、叫声、持续不停, 看着我们高举的火把,再冰冷的心在这里也会被温暖。

天渐渐亮了起来,此刻学校就在不远处了,附近的人们也都开始了一天的忙碌,除了我们的吵闹声,还有小孩哭声,鸡鸣声,狗叫声,眼看学校越来越近,我们就丢掉了火把,朝着学校走去了。

这一刻我才明白,那丢掉的是火把,也是童年,就像今天早晨六点,我叫上幼儿园的儿子起床一样,很辛苦也很幸福。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7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