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图片,后疫情时代医院住院见闻和一些感受(一)

11月下旬,当惊闻至亲晨起出现脑血管疾患,就近紧急入院。我立即请假匆匆往回赶。随着我作为替补陪人进驻,该医院自制规定禁止再更换陪人,即使有24小时核酸也不行。除陪人外,禁止任何人探视。Nicu病房是2个大套间,大点的一个6张床,小点的4张床位。陪人休息只能瞎混或租

11月下旬,当惊闻至亲晨起出现脑血管疾患,就近紧急入院。我立即请假匆匆往回赶。

随着我作为替补陪人进驻,该医院自制规定禁止再更换陪人,即使有24小时核酸也不行。除陪人外,禁止任何人探视。

Nicu病房是2个大套间,大点的一个6张床,小点的4张床位。陪人休息只能瞎混或租共享折叠床(晚上租早上还,不是租不起,是病房不让摆)。

每天清早,医护人员会要求陪人将床边小柜子台面尽快收拾整洁,定期按照她们的美观要求处理被褥,不会考虑病患和陪人的感受或是否便利。小柜子上摆个吸痰器就占到差不多了。好在熬到9,10点查房交班完了就正常了,咋方便咋摆,到次日早上,如此循环。

病人太多了,几乎每瓶吊针完了按呼叫都在换用液体冲管,很多病人液体都滴到了快回血的程度。

鼻饲,吸痰等操作也都要等候。

在我们右手边先是一位带气切,带胃管,尿管的老年女性。看起来病情很危重,有一位中年男性陪护,是患者一个儿子,除过白天固定时间段,晚上很少见人影,不知道跑哪休息去了,除过值班护士帮忙翻身,很少见再翻身防压(感觉不是孝子是真的,久不久病就不知道了)。2,3天后的午夜,医务人员开始了最终抢救,随后宣告死亡。凌晨2点,又来了3个像是子女,抱怨没能赶上见最后一面后由医院人员处理移送太平间。

这个阶段,废都防控工作依然很严格,而且医院对住院要求也是基本大同小异,我的地盘我做主,作为陪人必须有当日核酸纸质报告,中途只允许换一次陪人。

关于纸质报告我就是开始吃了亏,做核酸的工作人员也许太忙,解释问题随意性太大,而且扭头就不认了,说你按流程走的就是没报告的。只能抓紧再补做单检。

我甚至为此拨打了12345,但最终当地区指挥部也只是回复疫情形势严峻,出现个别一刀切现象不可避免,然后处理结果是已取得群众理解解决(我就这么被代表了),回访的是语音机器人,问12345投诉处理结果是否满意?必须不满意!

住院期间,所有人员的用餐途径分3种。1.医院食堂送,品种单一,味道平庸;2.外卖(我有幸点过一份附近饭馆的素泡馍,除了咸就是辣)3.家人送。其中除过医院食堂送,其他2种都只能把饭放在住院部外面,落实无接触接餐。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8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