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全明,论岳飞精神的历史形成与当代传承——以岳飞与武汉为例

王光艳李曼西摘要岳飞在武汉驻防七年,四次北伐,屡建奇功,为武汉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岳飞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武汉城市精神的重要基因片段。本文以岳飞在武汉的英雄事迹为研究对象,从建功立业、相辅相成、传承转化等三个方面,探究岳飞精神的历史形成与当代传承。关键词:武汉精神;岳飞精神;历史形

王光艳 李曼西

摘 要

岳飞武汉驻防七年,四次北伐,屡建奇功,为武汉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岳飞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武汉城市精神的重要基因片段。本文以岳飞在武汉的英雄事迹为研究对象,从建功立业、相辅相成、传承转化等三个方面,探究岳飞精神的历史形成与当代传承。

关键词: 武汉精神;岳飞精神;历史形成;当代传承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岳飞的这首《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写于绍兴四年(公元1134年)。当时,岳飞出兵收复襄阳等六郡,奉皇命班师回朝,驻节鄂州(今湖北省武汉市,下同)。凭襄邓大捷之功,年仅32岁的岳飞授清远军节度使、湖北路荆襄潭州制置使,特封武昌县开国子,成为有宋一代最年轻的建节者。但他并不贪求功名利禄,时常牵挂北伐收复中原失地。怎奈朝中奸臣当道,北伐无望,留守鄂州。在鄂州,心情沉郁的岳飞登上黄鹤楼,北望中原,写下了这样一首名传千古的词作,抒发收复中原的豪情壮志。作为民间传说,岳母刺字的故事妇孺皆知;作为民族英雄,岳飞抗金的典故家喻户晓;作为著名词人,岳飞的《满江红》耳熟能详。可以说,岳飞故事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炎黄子孙,岳飞精神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岳飞是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武汉是驰名中外的英雄城市,遗憾的是,英雄岳飞与英雄武汉之间深厚的情缘则鲜为人知。岳飞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武汉城市精神的重要基因片段。鉴于此,本文拟就岳飞在武汉的活动、岳飞精神与武汉英雄城市、新时代如何传承岳飞精神等问题谈谈看法。

张全明,论岳飞精神的历史形成与当代传承——以岳飞与武汉为例

建功立业:岳飞在武汉的丘山之功

岳飞是民族英雄。终其一生,岳飞秉承“精忠报国”之志,多次带兵深入前线抗金,收复失地。从公元1133年首次北伐收复襄汉失地到公元1140年最后一次北伐受诏撤军,岳飞一生四次北伐,屡建奇功。在此期间,岳家军屯驻鄂州,鄂州是岳飞誓师北伐的大本营、精忠报国的大后方,也是岳飞精神投入实践的前沿地、淬炼成型的成就台。鄂州州治所在地就在今天的武汉。岳飞在这里设立帅府、建造军营、训练部队、组织北伐,最终实现了辉煌的战绩,“这七年,也是岳飞一生中抗金战功最卓著、成就最辉煌、英名最震撼的七年”[1]。

(一)四次誓师北伐,收复河山失地

绍兴四年春,岳飞提出收复陷于伪齐政权的襄阳等六郡,即襄阳府、郢州随州、唐州、邓州信阳军等地的主张,并指出襄阳六郡是收复中原的基本。岳飞的提议得到宰相朱胜非参知政事赵鼎等人的大力支持,尽管有签书枢密院事徐俯等人发对,但宋朝当局最终还是决定由岳家军出兵收复襄阳等六郡。三月十三日,朝廷任命岳飞为荆湖北路前沿统帅,并在他的制置使官职上加衔“兼制置荆南、鄂、岳”。四月十九日,岳家军由江州向鄂州挺进。岳飞移师鄂州遏制了南宋战场颓势,阻止了金兵南下,保护了一方民众的生命安全。

第一次北伐发生于绍兴四年五月至七月间,成功收复襄阳等六郡。第二次北伐发生于绍兴六年(公元1136年)七月和八月间,岳飞成功收复了商、虢等州。第三次北伐发生于绍兴六年十一月间,稳固了对商州等地的控制。第四次北伐发生于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六月、闰六月和七月期间,岳飞更是成功地打到了旧都开封附近,进军朱仙镇

岳飞四次北伐都是以鄂州为大本营,先后收复了大片失地,极大地增强了抗金的信心,稳定了南宋的大后方。遗憾的是,第四次北伐的巨大成果因宋高宗十二道金牌令岳飞班师回朝而功亏一篑。岳飞无力抗拒朝廷命令,悲愤长叹:“十年之力,废于一旦!”岳家军撤退后,所收复的郡县金兵又相继占领。

(二)从严治理军队,打造岳家铁军

岳飞领导的抗金军队人称岳家军,岳家军以牛皋、董先各部义军为主干,收编杨么等农民军以及山东两河忠义社梁兴、李宝等的队伍汇聚而成。因为部队将士来源众多,管理难度很大。今武汉城区是当时岳家军驻扎的大本营和北伐基地,是岳飞屯兵武昌时的帅府所在地[1]6,岳飞在此地从严治军,加强训练,打造出一支抗金铁军。

岳家军纪律严明,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所行之处秋毫无犯,最大限度减少了民众负担和兵患伤害。岳飞治军铁面无私,即使是他最好的兄弟或自己儿子违反了军规军纪,他都会依照军法进行处置。岳家军在行军扎营途中,即使面临挨冻的情况,也不能强拆老百姓的房屋,用他们的茅草来保暖;即便是面临挨饿的情况,也绝不允许士兵抢劫掠夺老百姓的粮食;想要发财去地方掳掠,在岳家军里是根本行不通的。

岳飞重视军队训练。在鄂州,岳飞除了建造了岳帅府、岳家军大本营、岳家军营、中军营、军马场外,还专门设立了步兵、骑兵、水军等各兵种的专门训练场,进行军事训练。岳飞还设立了军校场,定期开展军事比武,选拔优秀人才。平定杨么后,岳飞收编了一批善游兵士,缴获了上千艘战船,其中包括可作主力舰的大车船几十艘,于是,在原有军队基础上,岳飞建立并操练水军,并安置在与鄂州隔江相望的汉阳军城,史称“鄂渚水军之盛,遂为沿江之冠”。至今武汉保留有很多岳飞训练军队、生活起居以及后人纪念岳飞的遗址遗迹数十处,这些遗迹展现了岳飞当年在这里厉兵秣马、重振河山的壮丽图景。

岳家军多谋善断,勇猛无敌。《宋史·列传·卷一百二十四》中记载:“善以少击众。欲有所举,尽召诸统制与谋,谋定而后战,故有胜无败。猝遇敌不动,故敌为之语曰:‘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正是上兵伐谋的思想、英勇无畏的斗志和还我河山的信念的有机结合,岳飞与岳家军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岳家军成为抗金收复失地的最勇猛的部队。就连一向懦弱的南宋皇帝赵构在接到岳飞第一次北伐大捷的时候,也不得不连声称赞:“朕素闻岳飞行军有纪律,未知能破敌如此。”

(三)力行屯田营田,发展地方经济

频繁战乱使大量百姓流离失所,大片土地闲置抛荒,南宋政权面临山河破碎、战乱频仍,军需压力巨大的窘境。在这样的背景下,屯田积谷成为南宋的不二选择。最迟从绍兴初年开始,南宋境内就开展了多次屯田活动,但由于金人骚扰,南宋国力衰微,屯田积谷的效果并不理想。绍兴六年,张浚发起大规模屯田活动,“京西南路、荆湖北路的屯田长期由岳飞负责”[2]。岳飞力行军民屯田营田,鼓励垦荒种植,大量吸收北方战乱流民定居并从事农商业,有效稳定了武汉地区的人口数量和经济社会的持续性发展。

岳飞高度重视收复失地的屯田工作。绍兴四年,第一次北伐大捷,岳飞便有屯田的打算,“若姑以目前论之,襄阳、随、郢地皆膏腴,民力不支,若行营田之法,获利为厚”[3],提出在第二年春天就开始实施屯田的设想。岳飞屯田是将民屯与军屯分开进行,“及京西、湖北之地始平,即募民营田”[4],募民之后,官府提供耕牛、种子,还从军粮中抽调一部分给百姓做过渡性口粮,让百姓安心种粮。为保证屯田效果,岳飞还分别委派官吏,负责此事,确保有关政策的推行落地。

除了民屯外,岳飞还十分注重军屯。绍兴六年二月,湖北、襄阳府路招讨使岳飞与川、陕宣抚副使吴玠一道兼任营田使,这是在朝廷人事任命上的重要举措,表明对军屯工作的重视。岳飞长期以武汉为大本营,镇守荆襄地区,此地本就是“鱼米之乡”,因此,他提领屯田的时间较长,获益也多。后来,岳飞在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所写的《御书屯田三事跋》中道:“用屯田以足兵食,诚不为难。”[5]可见,他对军屯工作极为重视。

至于屯田效果,从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中的一则记载就可见一斑,“鄂州关引、典库房钱、营田杂收钱、襄阳府酒库、房钱、博易场,共收钱四十一万五千余缗;营田稻谷十八万余石”,可见,屯田的效果确实不错。

(四)践行精忠报国,成就岳飞精神

岳飞故事家喻户晓,尤其是岳母刺字的故事影响深远。岳飞在鄂州除了在军事、农业方面有突出贡献外,“运筹帷幄间,厉兵秣马、兴师北伐的赤诚史诗为城市精神留下了爱国的篇章”[6]73,成为武汉的宝贵财富,也是武汉精神的重要源泉。

“精忠报国”是岳飞精神的核心,也是影响最为深远的精神价值所在。岳飞精神总体上可概括为忠、孝、廉三个方面。以忠而言,岳飞一辈子征战,披肝沥胆为国尽忠。从练武从军,到上书谏言,再到请缨杀敌,再到被诬就义,岳飞的一生几乎与南宋国运沉浮绑定在一起,为的就是实现“还我河山”的宏阔之志,真正做到了精忠报国,其爱国之心日月可鉴。以孝而言,岳飞秉承儒家训导,侍奉母亲无微不至。岳飞将母亲安置在军营,随时问候请安,体贴入微。母亲去世后,岳飞披麻戴孝扶桑庐山,建草庐守孝。以廉而言,岳飞树立德政风范,严守节操,严于律己,“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则天下太平”的价值观畅行军中上下。

岳飞虽久居高位却不贪财,生活起居十分简朴。宋高宗准备为其建造府邸,他却说:“敌未灭,何以家为?”岳飞所穿均为布素之衣,身边更没有姬妾服侍。至于吃的,每顿饭不超过两种肉菜,非常俭朴。作为世代传颂的爱国英雄,岳飞在武汉践行了精忠报国的志向,完善了岳飞精神的丰富内涵。他的民族气节和文韬武略,他孝敬尊长、视民如伤、体恤兵士的仁心孝风,深深嵌入城市历史文化血脉之中,激励武汉成为一座有血性担当、能拼搏进取、敢创新求变的英雄之城。他,已成为武汉人的精神楷模。[7]46习近平总书记在回忆童年往事时也说:“‘精忠报国’四个字,我从那个时候一直记到现在,它也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8]。

相辅相成:岳飞精神在武汉精神中的精彩一笔

岳飞驻防鄂州(今湖北省武汉市)七年,这七年是他抗金人生中战功最卓著、成就最辉煌、英名最震撼的七年,也是他个人成长中思想最成熟、意志最坚定、抱负最远大的七年。七年间,岳飞与武汉相辅相成,彼此成就:武汉成就了岳飞,岳飞也成就了武汉。作为世代传颂的民族英雄,作为武汉精神的锻造巨擘,岳飞在汉留下了大量的文化遗迹,岳飞精神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

(一)荆楚的精神追求和价值取向砥砺岳飞人生志向

东湖放鹰台考古发掘成果显示,距今5000~6000年的新石器时代,武汉东湖就有人类活动。4300年前,先民就在黄陂张西湾建城居住。武汉盘龙城遗址是商朝方国宫城,它的建造历史有3500多年。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先民拓殖实现了地域精神的萌芽破土,楚人开拓实现了荆楚精神的首次集成[6]72。到岳飞所生活的时代,武汉作为一个城市尚未成型,但区位优势已经显现,荆湖北路的军事中心从江陵移至鄂州[9]91。

荆楚的精神追求与岳飞人生志向高度契合。有宋一代,荆楚人文精神的“筚路蓝缕、追新逐奇、兼收并蓄、崇武爱国、和谐诚信五种精神”[6]72以及三国时代“中国古典英雄主义精神奠基,风云际会中,砥砺功名、建功立业的历史图景”[6]73在武汉汇集,形成了一股勇于开拓、不畏艰险、崇尚英雄、建功立业的精神追求和社会风尚。从岳飞的人生履历来看,其人生志向可以简要概括为“为国尽忠,为家尽孝”八个字。荆楚的精神追求与岳飞的人生志向具有极高的契合度,在这里,其报国之情可以得到尽情宣泄,报国之志可以得到充分施展,报国之能有足够的群众基础,报国之勇有高度的认同,鄂州成为岳飞抗金的知音福地。

价值取向是指一定主体基于自身价值观在面对或处理各种矛盾、冲突、关系时所持的基本价值立场、价值态度以及所表现出来的基本立场。价值取向的突出作用是决定、支配主体的价值选择。武汉为荆楚腹地,具有兼收并蓄、崇武爱国的精神底色,加上三国时代英雄主义洗礼,区域内的价值取向倾向于认同英雄引领、追求民族统一、不畏艰难险阻、兼收并蓄包容等核心价值,这些价值取向使得百姓从最初的对岳家军进驻心存疑虑到热烈欢迎岳飞长驻,而且纷纷支援抗金。老百姓甚至设立祠堂,绘岳飞画像,供奉祭祀,祈祷岳家军尽早赶走金寇,恢复正常生活。

(二)武汉的地理优势和丰厚物产助力岳飞北伐抗金

武汉位居中国经济地理中心,得中独厚;武汉为长江中游鱼米之乡,物产丰富。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厚物产为岳飞北伐抗金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三国时期长江中游的军事战略要地是夏口(今武昌),康熙年间《武昌府志》载:“夏口城,在城西黄鹄山,孙权所筑,其城依山负险,周二三里。”当时,孙权的统治中心在武昌(今湖北省鄂州市),但此地除了长江外无险可守,“孙吴大力加强夏口建设,确保政治中心武昌的安全”[9]91。作为战略要地,位于今天武昌的夏口城和位于今天汉阳的郤月城得到巩固和加强,标志着武汉市中心城区建设的开始[9]91。到南宋时期,金兵频繁南下骚扰,鄂州战略地位上升,长江成为维护南宋国家安宁的前沿阵地,荆湖北路的军事中心转移到鄂州,岳飞就是在这个时间段内担任荆湖北路前沿统帅,并兼制置荆南、鄂、岳。鄂州成为当时岳家军驻扎的大本营和北伐基地,是岳飞屯兵武昌时的帅府所在地[1]6,既是南宋在长江中游的抗金前沿,又是沟通东南市场和西南市场的重要通道。

中唐以后中国经济重心南移,自北宋建都开封起,陆路经信阳广水孝感、鄂州通往华南的道路逐渐开通。宋代荆湖北路的交通重心由过去的荆襄一线向江陵、鄂州一线转移,陆路交通干线逐渐形成。到南宋迁都临安(今杭州)之际,以东南为中心的经济格局逐渐形成,临安成为帝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因国都临安的拉动,长江水运日趋繁荣。三国后期,随筑城技术的进步,特别是水利、防洪技术的进步,为了更好地利用长江航运资源,城市范围随之向山下拓展,形成鄂州城。[10]鄂州(今湖北省武汉市)地处江汉平原东部、长江中游,长江及其最大支流汉江在城中交汇,区域内江河纵横,湖港交织。江汉平原物产丰盛,稻、麦、粟、棉、麻、油、糖、鱼、菜都能大量出产,主要以种植水稻、棉花、油菜为主,水稻产量高,为岳飞抗金提供了有力的物质保障。鄂州占据陆运和水运之利,物产丰富,贸易便捷,逐渐成为中国南方的军事和商业重镇。

(三)岳飞的精忠报国和有勇知方滋养武汉精神价值

岳飞精神的核心是爱国主义,而忠、孝、廉构成岳飞精神的具体内容。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岳飞精神,着重体现在精忠报国和有勇知方两个方面,为武汉精神的形成赋予时代价值。

精忠报国是岳飞早年立下的志向。岳飞认周侗为义父并随他学习射击,向同乡人陈广学习枪术,接受高超武艺的熏陶。岳飞聪明好学,熟读《孙子兵法》。从小习武和理论学习练就了岳飞智勇双全的本领,为其日后用兵“以小胜大,以弱胜强”打下坚实基础。金兵入侵,汤阴沦陷,百姓备遭蹂躏,民不聊生。亡国之痛激起岳飞深厚的爱国感情、热情和激情。1122年,真定府路安抚使刘韐募“敢战士”备胡,岳飞应征入伍并被任命为分队长。“敢战士”相当于敢死队,以身殉职是青年岳飞的志向,也伴随了他的一生。

有勇知方是岳飞一生忠勇的写照。岳飞有报国之勇,自19岁从军,他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在他的影响下,岳氏家族满门忠烈。儿子岳云12岁入伍,手握铁锤,冲锋陷阵,勇猛无敌,挂帅指挥背嵬军屡建奇功。义子张宪也是非常优秀的一员干将。岳家军当时有10万人,分成12个军,南征北战,战功赫赫,岳飞及岳家军以实际行动践行报国之志。在治军过程中,岳飞提出“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则天下太平”的理念,践行儒家报国精神,极大地撼动了羸弱的南宋官场,激励了雪耻的南宋军队。

精忠报国、有勇知方为武汉精神的形成提供了多方面的滋养,也为其提供了鲜明的价值导向,那就是要有爱国的情怀、报国的志向、兴国的才能、强国的勇气、建国的行动,要把个人理想与祖国兴盛紧密相连,把聪明才智与人民幸福紧密相连。

(四)岳飞的菽水承欢和灼艾分痛增添武汉人性光辉

忠孝两全是中国儒家思想所期望的一种美好的人生理想,而岳飞就既尽忠又讲孝,在孝方面特别受人赞扬。岳飞是忠与孝的典范。为国尽忠,在家尽孝,这是岳飞一辈子践行的行为准则。

岳飞的孝体现了对父母菽水承欢的侍奉和对师长灼艾分痛的关心。岳飞的父亲岳和为人忠厚,很重义气,经常节衣缩食急人之困,深得乡人爱戴。岳飞出生后,父亲见他乖巧聪明,特别请老师来教他读经史练书法。年龄稍长,父亲还专门聘请老师来教他武艺和兵术。岳飞为恩师守丧期间,父亲与他促膝谈心,论及国力积弱不振,外患频仍,劝勉儿子做为国尽忠、为国捐躯的忠臣良将。岳飞对母亲也十分尊敬,十分关爱,母亲也对他寄予很高期望。岳母刺字的故事家喻户晓,“精忠报国”体现了母亲的告诫和期望。

儒家认为的“孝”就是:“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岳飞对他的父母尽到了儒家的孝道,尤其是在侍奉母亲上可谓尽善尽美。母亲活着的时候,岳飞问寒问暖,无微不至。母亲在军营病逝的时候,岳飞几天不思茶饭,十分悲痛。他披麻戴孝从武昌送母亲到江西九江去安葬。他还在母亲墓地旁建“孝庐”,向朝廷请假在母亲墓旁守灵。当前方战事紧张,朝廷未能批准他守灵三年的请求,岳飞化尽孝为尽忠,奋勇杀敌,让母亲在九泉之下听到岳家军战胜敌军收复失地的消息。

岳飞对师傅的敬重也十分感人。周侗为宋代武术大师,人称“陕西大侠铁臂膀周侗”,以善箭术而闻名。周侗文武兼具,为人正派,但政治上颇不得志,于是退而专事武学,岳飞曾师从于他。《宗史·岳飞列传》中说,岳飞尽其术,能左右射。周侗病故后,岳飞念念不忘,每逢初一、十五,亲自到周侗坟上祭奠。除了尊敬师长,岳飞对待士兵仁严兼济,毕沅的《续资治通鉴·宋纪》中说,“卒有疾,亲为调药。诸将远戍,飞妻问劳其家;死事者,哭之而育其孤。有颁犒,均给军吏,秋毫无犯。”他爱兵若子,明示将士有伤,可不上战场。但岳家军将士从不把伤情放在心上,都愿意与岳飞同赴战场。

传承转化:岳飞精神在当代的价值呈现

岳飞是伟大的民族英雄,岳飞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当代,纪念岳飞,弘扬岳飞精神,就是要讲好岳飞故事,要实现岳飞精神当代价值最大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为岳飞建功立业辉煌之地、岳飞精神成长成熟之乡,岳飞是武汉英雄城市的必然片段,岳飞精神是武汉精神的显性基因,武汉应传承弘扬岳飞精神,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岳飞精神,使之实现价值的当代呈现。

(一)讲好岳飞故事,弘扬爱国主义

纵观岳飞一生,“精忠报国”是最大的底色,也是岳飞精神最核心的价值。岳飞一辈子并不长,但是岳飞故事与爱国主义紧密相连,其成就最辉煌的一笔是在武汉书写的,因此,武汉最有理由讲好岳飞故事,弘扬爱国主义。

让岳飞故事陪伴孩子成长。公元1103年3月岳飞出生,1127年二月北宋灭亡,同年五月南宋建立。终其一生,岳飞都在乱世中艰难成长。岳飞家族有一定的名望,爷爷岳立“赠大父太师、唐国公”,父亲岳和“以王贵,赠显庆侯,追赠太师隋国公”,但这些头衔是虚的。岳飞家族多务农,是较为富裕的农户,有习文尚武的家风。岳飞从小就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崇文习武,苦练报国本领。及至成人,岳飞应召入伍,从此踏上精忠报国之路。岳飞成长故事非常具有典型性,也富于故事性,对孩子成长有极高价值,应积极创造条件,让岳飞故事陪伴孩子成长。

让岳飞足迹言说精神光芒。岳飞驻防武汉七年,留下了大量的遗址遗迹和民间传说,这些历史留存是武汉的宝贵财富,也是讲好岳飞故事的最佳载体。岳飞留下的遗址有帅府衙门、军营马场、训练场地、生活起居地、行军渡口等类型,其中,特别是还我河山石刻、精忠报国石坊、岳飞功德坊、岳飞坊等具有典型性,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爱国主义不是虚的,岳飞在武汉用实际行动践行精忠报国,用激昂热情写下爱国诗篇。要把岳飞遗迹背后的故事发掘出来,把遗址遗迹变迁故事与当代读解结合,让岳飞足迹承载爱国主义,焕发时代光泽,成为实现中国梦的精神动力。

让岳飞精神增添时代元素。岳飞既有忠勇为国的一面,也有盲目忠君的一面,但任何脱离时代局限的观念都应被质疑,必须以历史的、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岳飞精神。岳飞精神的精髓是精忠报国,其“精忠”并非一味效忠封建朝廷或皇帝个人的愚忠,而是站在国家民族利益上的爱国情怀。岳飞精神还包含了廉洁和耿直的高贵品质,已经成为一种信仰、一种文化、一份财富。要将岳飞故事放到历史大背景中去,将岳飞精神与当代实际结合,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加深爱国情感认同,补足爱国信仰钙片,筑牢爱国奉献根基,赋予其全新内涵,让岳飞精神化作报国行动。

(二)传承经典家风,促进社会和谐

家风是一个家族历史形成、传承有序、世代公认、规范成员的价值准则。岳飞事亲至孝的故事家喻户晓,精忠报国的壮志名扬宇内,廉洁奉公的本色贯穿始终,爱民如子的情怀矢志不渝,这些都深深影响着岳氏后代,形成了良好家风,融入了民族血脉,成为中华儿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崇高典范。应充分吸收借鉴岳飞优良家风,搞好家庭建设,促进社会和谐。

把忠诚为国作为人生追求。“精忠报国”四个字,承自岳母姚老夫人的家训“尽忠报国”。金兵频繁南下,国家危在旦夕。岳飞自幼受到良好教育,文武双全且有报国之志。母亲鼓励他以身许国,投身疆场,在他的背上刺下“尽忠报国”四个大字。岳飞没有辜负母亲的教诲,为国尽忠,驰骋疆场,建功立业。岳飞之忠,宋高宗赵构多次称赞:“非一意许国,谁肯如此!”收复六郡后,《宗史·岳飞传》载,高宗“手书‘精忠岳飞’字,制旗以赐之”。“尽忠报国”与“精忠报国”一字之差,但含义相同,都是“竭尽忠诚,报效国家”之意。不同的是,“尽忠报国”是母亲留下的家训家风;“精忠报国”是岳飞受到的嘉誉褒奖。要大力弘扬岳飞精神,倡导把忠诚为国作为人生追求。

把上慈下孝作为家和准则。好的家风不仅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规则,更有一个成熟的执行体系,规范着家族所有人的言行举止。上慈下孝是家风中最基本的准则,岳飞家在此方面具有言传身教的示范作用。岳飞的父母双亲对待孩子非常慈爱,非常重视孩子的素质教育和身心健康。从小时候起,父亲就安排岳飞熟读兵书、勤练武艺,鼓励他成人成才、爱国爱家。等岳飞长大立志从军时,岳母刺字“尽忠报国”激励儿子,为岳家后世子孙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岳飞尊师重道、事亲至孝,曾多次祭奠先师,为已故父母守孝。岳飞教子甚严,治家有方,家风优良,成为忠孝两全的典范。家和万事兴,要大力弘扬岳飞精神,把上慈下孝作为家和准则,成为和谐社会的基石。

把勤劳节俭作为持家根本。岳氏家族勤俭节约,岳飞年纪很小就要学着干家务活,打柴割草、下地耕作是家常便饭。岳飞的母亲总是忙着衲鞋缝衣,整理家务,把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岳飞奉身俭薄,粗茶淡饭。他常常教导孩子们说:“稼穑艰难,不可不知也。”孩子们除了读书,还要耕作。平日岳飞穿粗麻衣服,有次他见妻子李娃穿了缯帛,不禁流泪长叹:“我听说被掳掠去北方的皇后、妃子们都过着艰苦的生活,你既与我同甘共苦,又怎么能这么奢侈呢?”李娃深受教育,从此终身不穿绫罗绸缎。“成由勤俭败由奢”,勤俭是传统美德,要大力弘扬岳飞精神,把勤劳节俭作为持家根本。

(三)强化做人底线,营造廉洁风尚

岳飞的名言“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则天下太平”是很多人引用的一个警句,这句话也是岳飞一生的真实写照。学习岳飞的廉政事迹,强化做人底线,做到大公无私,做到克己奉公,营造廉洁风尚。这种思想如果在我们社会都蔚然成风,那么我们中国的状况将更加美好,这些都是促进民族复兴的重要的思想元素,都值得继续加以运用。

坚守思想道德底线,补足精神之钙。诚实为人是品质之基,理想信念是精神之钙。淡泊存高志,宁静以致远,岳飞建立了封建社会思想道德的丰碑。“精忠报国”是岳飞毕其一生的志向;“北虏未灭,臣何以家为”是岳飞以身许国的诺言;“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则天下太平”是岳飞兴国富民的期许;“自立勋劳”“父之教子,岂可现以近功?”是岳飞严以教子的坚守;这些也都是岳飞为自己建立的思想道德底线。在封建时代,官员能有如此高尚的品质实属不易。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不仅以身作则,还常以此教导家人。要从岳飞精神中汲取营养,特别是他宏大的人生格局、高尚的爱国情操、优秀的道德品质和可贵的人格魅力,牢固建立思想道德底线思维,树立坚定的理想信念。用理想信念补足精神之钙,防治思想深处的“软骨病”。因此,要牢固树立底线思维和红线意识,自觉加强理论武装,强化党性修养,做足慎独之功,练就金刚之身。

坚守制度法律底线,确立规矩意识。岳家军之所以能够做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核心在于岳飞很好地坚持制度和法律底线,建立规矩意识。“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是岳飞的治军铁律,学习岳飞精神,要加强法律知识学习,理解法治精神,强化法律思维,熟悉掌握法律法规对履职的要求,把法律意识深化为内心信仰,从自身做起,固化边界意识和底线思维,做到“法律红线不触碰、法律底线不逾越”,做到在任何时候、干任何事情都以法律法规为判断标尺和行为准绳,以法律为准绳,做廉洁自律、秉公执法、不徇私情、不谋私利的表率。

坚守慎独慎行底线,做到拒腐防变。“清贫大将军”是岳飞独有的称号,也是他高度自律的表现。1136年,宋高宗任命岳飞为营田使,次年升任营田大使。岳飞还特别任命李启担任回易官,负责军队经营。通过屯田、营田和贸易,岳家军收获很多,仅在1142年“琚奏岳飞军中利源,鄂州并公使、激赏、备边、回易十四库,岁收息钱一百十六万五千余缗”。岳飞在巨额利润面前,不为所动,严格自律,不蓄私财。他蒙冤入狱被抄家时,“家无余财”,经办官员“恻然叹其贫”。学习岳飞精神,必须做到慎独慎行,净化社交圈,管好兴趣线,保持交往有原则、有底线,保持头脑常清醒、常设限,真正做到心中有纪、心中有戒,守好人格阵地,护好廉洁版图。节俭的家风,既能保持清廉的道德情操,更能守住内心那腔报国壮志。朴素、清贫并以此为乐,这正是英雄人物能自强不息、攻无不克的地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武汉不愧为英雄的城市,湖北人民和武汉人民不愧为英雄的人民。”武汉自古以来就是一座有血性、有历史、有底蕴的城市,涌现的有志之士不胜枚举,如:贤良刺史萧秀、超能总督张之洞等。其中忠勇将军岳飞也为这座英雄之城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是这座英雄城市不容忽视的必然片段。值得一提的是,武汉大地上还涌现出了一大批各行各业的代表人物,他们同样是时代英雄,其英雄事迹和英雄精神是英雄城市的宝贵财富。岳飞精神今天仍然具有独特的价值,我们应进一步加大研究,促进转化,使之成为助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精神动力。

注释:

[1]张全明 武汉岳飞文化遗迹及其变迁简论[J] 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44(3):1-9。

[2]陈超 南宋高宗朝屯田问题研究[D] 保定:河北大学,2019:43。

[3]岳珂,王曾瑜 鄂国金佗稡编续编校注:卷六[M] 北京:中华书局,1989:250。

[4]岳珂,王曾瑜 鄂国金佗稡编续编校注:卷九[M]北京:中华书局,1989:746。

[5]岳珂,王曾瑜 鄂国金佗稡编续编校注:卷十[M]北京:中华书局,1989:834。

[6]王光艳 历史视域下城市精神的演化研究——以武汉精神为例[J]文化软实力研究,2022,7(1):71-82。

[7]郑巍宁 回望武汉治政史上名芳千古者[J]武汉文史资料,2021(2):45-48。

[8]习近平总书记的文学情缘[N]人民日报,2016-10-14(24)。

[9]方正,万献初 商周至元明湖北区域中心城市确立的历史地理学考察[J]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3,66(3):87-92,128-129。

[10]李长安,张玉芬 武汉城市形成发展及人地关系演变[J]地质学报,2021,95(3):940-942。

作者简介:

王光艳,博士,现供职于武汉市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方向为文化哲学与文化传播,文化创新与城市发展。

李曼西,江汉大学人文学院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影视创意与策划。

本文原载于《武汉社会科学》2022年第3期,中国知网即将收录。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8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