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欲妇荒野情,乡村故事露水夫妻(七)

刘永陶收起笑容,看着玉叶,郑重地说,那是俺家的邻居,在俺家北边不远,你曾从她家门口路过,只是你不知道。她叫魏青花,比我大两岁,还是高中毕业哩。她形象挺好的,性格温和,就是命不好,去年春天死了丈夫。她现在带着一个女儿,还在婆家住。但她的父母一直想让她再走一家,毕竟她还年轻。玉叶静静地听着,心里在想,原来是一个寡妇,还带着孩子,哥会同意

荒野欲妇荒野情,乡村故事露水夫妻(七)

刘永陶收起笑容,看着玉叶,郑重地说,那是俺家的邻居,在俺家北边不远,你曾从她家门口路过,只是你不知道。

她叫魏青花,比我大两岁,还是高中毕业哩。她形象挺好的,性格温和,就是命不好,去年春天死了丈夫。她现在带着一个女儿,还在婆家住。但她的父母一直想让她再走一家,毕竟她还年轻。

玉叶静静地听着,心里在想,原来是一个寡妇,还带着孩子,哥会同意吗?娘会同意吗?刘永陶看着玉叶,也没说话。毕竟他是忽然想起这件事,信口说出来的。玉叶感觉刘永陶一直看着自己,脸一红,说道,你了解她吗?不管行不行,不也是个茬吗?

刘永陶舒口气,说道,有什么了解不了解的,都是邻居,大小都差不多,她娘和咱娘关系都不错,经常串门唠嗑。魏青花清清爽爽的,以前去给她说媒的人不少,都要踢破门槛了。

她丈夫我还见过几次,也是高中毕业,高大威猛,说话干脆利落。去年他因为救人,被车撞死了,乡里和村里都表彰过他呢!可惜死时年纪轻轻,撇下魏青花娘俩,挺可怜的。她娘去咱家说过几次,我听见了,她想让女儿再走一家。

玉叶又问,她娘家人怎么样?刘永陶说道,这个我就比较清楚了,她是家里老大,下面两个弟弟,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她爹爱喝酒,爱听戏,她娘话不多,但很实在。她两个弟弟都没结婚哩,她大弟弟读大学,二弟读高中。你别说,她家里净出读书的苗子。老两口不舍得吃喝,但是对三个孩子的教育可舍得下功夫。

荒野欲妇荒野情,乡村故事露水夫妻(七)

玉叶听到对方是这样的家庭,就动心了。她笑着对刘永陶说,这事我先对俺娘说说,俺娘要是同意,这事就交给你了。这是政治任务,也是你表现的机会!

刘永陶挠挠头,说道,任务是有些艰巨,但为了你,我决定上刀山下油锅,义无反顾。玉叶笑道,你就贫吧,到时候办不成,我看你咋好意思来俺家。

刘永陶说,这事不先问咱哥吗?万一他不同意咋办?玉叶笑着说,你还不了解俺哥。这种大事只要俺娘点了头,俺哥就不会反对。你能看出来,俺哥人实在,只要对方是踏实过日子的人,俺哥都会对她百般好的。你别看俺哥平常话不多,但他的心还是很细的。

刘永陶突然叹口气,玉叶瞥他一眼问道,你咋了?刘永陶说道,我突然觉得不公平。玉叶问道,哪点不公平?刘永陶说道,你看你啊,咱俩定过亲了,你还俺娘俺哥,那不也是俺娘俺哥吗?

玉叶笑道,只要我一天不进恁家的门,我还是自由身。只要你表现不好的话,我随时可以甩了你,你信不信?刘永陶笑道,我信,我当然信了,不过在你甩我之前,先让亲一口。刘永陶说着就去亲玉叶,玉叶笑着去推他。两人一来二去就紧紧地抱在一起。

荒野欲妇荒野情,乡村故事露水夫妻(七)

香菊听玉叶说起魏青花的事,很感兴趣。魏青花尽管是寡妇,但年龄实际上比牛得意还小几岁。何况她带的是个女娃,如果是男娃,肯定要考虑考虑了。不过,香菊还是很清醒的,她把刘永陶叫过来,又仔细问了一遍。

香菊确认过后,说道,毕竟她的丈夫死了一年,她愿不愿意嫁还是一回事呢。你回去让恁娘打听下,最好有个准信。婚姻大事,到最后肯定还需要双方见面聊聊才行。

刘永陶走后,香菊吃饭时,轻描淡写地给牛得意说了。牛得意想了一会儿,说道,她也是个可怜人,只要她人品可以,愿意和我老老实实过日子,我就没有意见。

过了两天,刘永陶过来了。不待他下车。玉叶就说道,你回去问了没有?啥情况。刘永陶笑道,我看你比恁哥都着急,你好歹让我进家喝口水再问啊?玉叶撇嘴说道,事情只要有眉目。你自然可以进家,要是你没当回事,这个门你就不要进了,我们都不欢迎你。

刘永陶哈哈笑了,你个死丫头,还真现实啊。放心吧,不问清楚,我怎么有胆量来见你。玉叶听他这样说,马上喜笑颜开道,我就知道你不敢不当回事。

两人说笑着进了家门,香菊和牛得意都知道刘永陶过来了。牛得意从东屋出来和他打招呼。刘永陶喊了声哥,然后去了堂屋。香菊和牛老憨在屋里等着。刘永陶提着两箱礼物进来。香菊客气地说道,你经常来就别提东西了。刘永陶嘿嘿笑着说,兴啥啥不丑。我提东西过来看恁是应该哩。

荒野欲妇荒野情,乡村故事露水夫妻(七)

没等香菊问,刘永陶就说道,我回去当天和俺娘说这事了,她说这是件好事,成不成问问都不多。昨天她去魏家问这事了,俺芝婶,就是魏青花她娘,她挺感兴趣。她平常听俺娘说过你们家的人都不错。她问了不少,就是她还需要做做她闺女的工作。你们不知道,魏青花两口子的感情很好,她曾经说过,她丈夫不过三年,就是遇到再好的人家,她也不考虑再婚的事。

香菊听完这话,心里有点凉。她喃喃道,三年,才过去一年了,还有两年,到时候得意都三十了。这事还不一定成不成呢!玉叶听完就来气,说道,刘永陶,难道这就是你带来的好消息?牛得意瞪一眼玉叶说道,这事你能怪永陶,人家不过三年不嫁人,说明有情有义,难道人家还做错了?

玉叶不搭理牛得意,但脸色依然不好看。刘永陶继续说道,这事也不是没有希望,芝婶也担心时间过久了,魏青花大两岁孩子大两岁,更不好找人家。她这两天就去找闺女做做思想工作。我是担心你们等急了,就迫不及待过来报个信儿。

刘永陶说完,玉叶的脸色才缓和下来了。香菊说道,这事咱们也不能太着急了。还有玉叶,你不等永陶把话说完,就使小性子,你可是做的不对啊。玉叶鼻子哼了一声,不说话。刘永陶笑着说道,娘,没事,玉叶是直脾气,我知道。她也是为了俺哥好。你们放心,这事我回去肯定催俺娘多去问问。

香菊说道,永陶,玉叶这脾气,你可别惯着她。你该说说该吵吵。刘永陶不待说话。玉叶不乐意了,说道,他敢!娘,我还没出嫁哩,你咋老是说我啊。刘永陶挠挠头,说道,玉叶脾气很好,俺家里人都很满意,谁咋会吵她哩,俺也不舍得啊。刘永陶说完,大家都笑了。玉叶仰着脸自鸣得意。

荒野欲妇荒野情,乡村故事露水夫妻(七)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86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