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破苞小说,《我的青春已结疤》第二章_校园三贱客

这会儿先不说高超是何许人也,提到他我心口疼,重点推出我们班的大才子梅温华先生,不过我们都习惯叫他梅文化。其实比起我们来,他还是很有点文化的,至少,他会写诗作赋,尽管诗不押韵词不对仗,糊弄文学社的文艺女青年还是绰绰有余。这点我和室友杨伟就不行,梅文化作为我们学校梦想文学社的编辑助理,我们也默默地付出过不少,尤其是同时收到几个女同学给他写的情书时,在他表现的不知所措之际,都是我和杨伟给他出

这会儿先不说高超是何许人也,提到他我心口疼,重点推出我们班的大才子梅温华先生,不过我们都习惯叫他梅文化

其实比起我们来,他还是很有点文化的,至少,他会写诗作赋,尽管诗不押韵词不对仗,糊弄文学社的文艺女青年还是绰绰有余。

这点我和室友杨伟就不行,梅文化作为我们学校梦想文学社的编辑助理,我们也默默地付出过不少,尤其是同时收到几个女同学给他写的情书时,在他表现的不知所措之际,都是我和杨伟给他出谋划策拯救了他一段段凄美的爱情。

从某种意义上讲,没有我们俩的帮助和推波助澜,就算他是我们班最帅的男生,可能现在还是个雏男,助人为乐的同时我总有一种推良家妇女下水的罪恶感,虽然他们都是自由恋爱因为文学上的共鸣而自愿睡在一起的。

为了证明近朱者赤,我和杨伟凑合着给梅文化也编了首诗:

长长的头发

黑黑的胡茬

略带沧桑的眼睛里

藏不住闷骚的灵魂啊!

每一次创作的升华

都挑逗着无数少女的泪花

住手吧!梅文化!

多少美女的初夜也染不红你文学的火花

“该换你们出场啦!”

最后一句是梅文化加上去的,他说这样才能显得我们是一丘之貉。

梅文化凭借自己清秀俊美的外表,再披上文学的外衣,着实迷惑了不少涉世未深的女同学。

我和杨伟虽嫉妒的想喝着干醋,也幸灾乐祸的数着一个个瞎眼的女同学投怀送抱。

我和杨伟没少替他挡着约他的新情人老相好,三十六计使遍为他创造机会和条件,常常是他偷驴,让我俩拔橛子,但凡遇到点事,时刻不忘拿我们俩垫背,还说这叫有难同当,有福他自己独享!

这教会徒弟还打师傅的家伙,我和杨伟也没少捉弄他。

记得有一次,梅文化和一个历史系的文学女青年,趁着夜色正在操场边上的梧桐树下一边探讨诗歌,一边卿卿我我,听着那女的娇喘的声音就知道他们已经在用肢体语言演绎着动物世界。

我和杨伟尾随而至,在他们忘我的那一刻,突然打开手电筒大喊:“龟儿子!搞啥子呢?”

只见那个女生衬衣领口敞开,粉色的N衣已穿到了脖子下面,被我们这么一吼,惊慌中吓的她捂着胸口转身就跑,消失在夜色里。

梅文化也本能地拔腿就跑,但没跑出去几步,又转身跑回来了。

“陈默,我R你俩个仙人板板的,差点把老子吓Y痿了!”梅文化突然缓过神来,冲着我们就开骂。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还以为是学弟学妹不懂事,怕他们犯错误!”我和杨伟是笑的前俯后仰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梅文化是四川达州某个小山沟沟里来的,总是操着一口四川话,我和杨伟老爱学他说话,还总学不像。

杨伟家是陕北延安志丹县什么村的,不知道家里是不是有油井,反正据他说是真没有的,但零花钱却从来不缺,出手大方,为人仗义,我和梅文化这几年也没少跟他蹭吃蹭喝。

论长相,他在我和梅文化之下,论文化,他稍逊于我但不敌梅文化,论电脑专业技术,他们俩加起来跟我还差几条街,但论有钱,估计全班加起来也敌不过杨伟。

他往那儿一站,远看人模狗样的,一身名牌还是掩饰不住被黄土高原的洗涤过的憨劲儿,一开口就知道是陕北娃娃吃洋芋蛋蛋长大的。

尽管老师一再强调在学校要说普通话,可他就是讲不到频道上来,还狡辩地说:“我妈说我讲的就是普通话!”

把老师气的肚子痛,我们笑的肚子痛。

不过大学这三年,在我的熏陶下,他硬是把西安关中方言学会了大半。

我们都觉得自己还算是个有追求的好青年,遵守纪律,尊敬师长,上课不睡觉,下课不捣乱,晚上不逃自习,可同学们偏偏都管我们叫“三贱客”,也不知道得罪谁了,给起了这样一个没内涵的雅号。

痛定思痛后综合分析了一番:

秀才贱人梅文化,贱在自从偷吃了禁果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不管是主动送上门的还是他从文学社里拐骗来的,从来都是来者不拒,绝不挑食,是个女的都行。

据不完全统计,就我见过的有三四个,还是五六个,有食堂打饭的猪草妹,据说是他的老乡,小家碧玉的,每次打饭,量都给我们几个很足,还有体育系胖的跟个铅球一样的黑妹,梅文化说人家的身体很柔软,跟我们想的不一样,还有历史系那个在操场上被我们吓跑的文学爱好者,梅文化总解释说他根本没有解N衣的背扣,直接往上一推,没有任何阻碍,前后都差不多……

土豪贱人杨伟,贱在不知道怎么追女生,当然也没有女生主动来约他,可他有坚韧不拔的精神和土豪气质。

他的策略是坚持给认识的不认识的女生挨个写情书,有回信了就坚持送礼物、请吃饭,号称要把情书写遍全系,总会有无脑之人投怀送抱的,本届没有,就扩大范围在下届中寻找,充分运用了普遍撒网,重点培养的战术。

美中不足的是,所有的情书都是一个版本,懒得只是改了称呼而已,用的还是我给他大二起草的那个过了时的套路和版本,一直用了一年多愣是没换过内容。

直到他真正喜欢的那个女孩出现后,才自己动手写了几封,但没几天还是石沉大海,估计是因为他的字迹太潦草,对方没认出来是谁。

后来在我的指导下,借助他自己天生非凡的财力,赢在了爱情的起跑线上,毕业前终于缩小了和梅文化的差距,而我还那样。

军师贱人陈默,就是我,我深刻地检讨了一下自己,其实我就是爱帮梅文化出出追女生的主意,爱帮杨伟指导一下情书的不同写法和送什么花代表什么意思。

在困难的时候总是我在拉兄弟们一把!如此的大公无私,怎么就有错了呢?我就是喜欢助人为乐,谁还没个情窦初开呢。

虽然我脸皮薄有贼心没贼胆,但我的方案基本上能让兄弟们受益匪浅,我也有种行善积德的成就感,那年头,像我一样仗义的兄弟不多了。

青春是荷尔蒙在沸腾,青春也是激情在燃烧,然校园时代的无知,也拉开了我们走出校园后的距离。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9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