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小兔高纯度h文,故事8_岁时我被他领养,大二时我带男朋友见他,他却拿皮带抽我

8岁时,我被陆川领养。大二时,我带男朋友见他。他拿皮带抽我,「我赐你姓名身份,供你吃穿,给你爱,你还不知好歹?」我没有不知好歹,他是把我当花朵浇灌,但一切都带着毒。后来我跟一老男人私奔。结果却被五花大绑,他和哥们一起喝酒。「你把她养大的,你先。」「你也有功劳,当初要不是你在人堆里发现她长得像安馨,我也找不到这么像的

8 岁时,我被陆川领养。

大二时,我带男朋友见他。

他拿皮带抽我,「我赐你姓名身份,供你吃穿,给你爱,你还不知好歹?」

我没有不知好歹,他是把我当花朵浇灌,但一切都带着毒。

后来我跟一老男人私奔。

结果却被五花大绑,他和哥们一起喝酒。

「你把她养大的,你先。」

「你也有功劳,当初要不是你在人堆里发现她长得像安馨,我也找不到这么像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好像在讨论一个物件。

h文小兔高纯度h文,故事8_岁时我被他领养,大二时我带男朋友见他,他却拿皮带抽我

1

「陆小兔,你是个害人精。」

被陆川暴打一顿后,我发烧了。

迷糊间梦到好几个前男友指责我,吓得我醒了过来。

睁眼时,陆川就坐在床边。

他手里拿着药,「把药吃了。」

他把药和水递到我嘴边,我下意识抗拒地往后躲。

他眼神一沉,我赶紧张嘴,吞下了药丸,又喝了几口水。

陆川掖着被角,目光落在我脸上,「你要是听话,何必受这种苦。」

我缩在被窝里的双手悄然握紧。

这虽然是我的卧室,但陆川永远有权利随时进来。

而我,半点隐私都没有。

「我想睡觉了。」我闭上眼,不想面对他。

他待了足有半个小时才离开。

我听到关门声后慢慢睁开眼。

身上的高热让我头昏脑涨,精神都恍惚起来。

小兔小兔,陆川连我的名字都起得那么随意懈怠,仿佛我注定就是他的玩具。

自从被他收养,我是衣食无忧。

可我从小到大上的每一所学校,陆川永远是最大董事。

他时刻掌握着我的一言一行,起初小不懂,只觉得他十分疼爱我。

随着年纪和见识渐长,逐渐意识到自己随时被管控着。

尤其是和男生的交往方面,我曾喜欢过或暗恋过的男生,无一例外全都被退学。

我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陆川的手笔。

慢慢的,一种如影随形的窒息感,像是蛛丝牢牢地束在我心头。

直到昨天偶遇许远峰,他戏称我是陆川的童养媳。

我不信,作死地接受了某个男生的表白并直接带回家。

然后,惨遭毒打。

2

两天后退烧,我提出回学校上课。

陆川目光清淡,「回去可以,但你以后都不要住寝室了,我给你在学校边上买了公寓,我跟你一起住进去。」

心口的蛛丝骤然收紧,勒得我差点喘不过气。

我试着反抗,「不用,我在寝室住的挺好的。」

陆川拿严厉的目光看着我,「陆小兔,你翅膀长硬了是不是?」

他提高了音量,语气很冷。

我耷拉下脑袋,默默抓起他放在桌面上的钥匙,「我知道了。」

我乘公交去学校。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和许晨一起去食堂吃饭。

许晨一脸八卦,「你听说了吗?潘豪被开除了,说是偷盗。」

我一僵。

潘豪就是我昨天刚接受的倒霉前男友。

之所以选择他当冤大头,是因为他曾玩弄过数名女孩子,更可恶的是让我们同寝室的一名女生怀孕却连流产钱都不肯出。

听说跟我表白,也是跟一些人打了赌。

我心里存着教训他的念头,只是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他是活该,一点都不值得同情。」许晨补充。

我表面平静地点头附和,心里却涌动着不安。

陆川的能量太大了,根本不是我一个孤儿能抗衡的。

而且他对我的控制越来越严苛。

「小兔,你发什么呆?」许晨喊我。

我回神,起身跟她一起准备回寝室。

路上和一群女生擦肩而过时,她们全都朝我投来看猴的目光。

我知道是因为我身上的裙子。

我已经 20 岁了,却还穿着十五六岁的少女系英伦短裙,而且一年四季,不同款式不同花式换着穿。

长这么大,我连长裤和羽绒服都没穿过。

因为……陆川不准。

陆川只准我穿他买来的固定款。

就连扎什么样的辫子都是他说了算。

许晨不了解我的生活,也奇怪地问过我,「小兔,你为什么总穿这一款衣服?」

虽然也是大牌,但穿多了看起来也是千篇一律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觉得心里无比的委屈和难受。

我连自己一丁点的喜好都没资格拥有。

就像个木偶,任凭陆川把我打扮成他想要的模样。

习惯性地走到寝室楼下,我才想起陆川让我去公寓。

脚步猛地止住,「抱歉晨晨,我突然想起来家里有事,最近都不能住宿舍了。」

许晨关切地看着我,「需要帮忙吗?」

我摇摇头,飞快地抽身离开。

到公寓时,陆川也在,正在厨房烧饭。

他衬衫半卷,露出的半截手臂结实有力,正低头切鱼片。

看到我回来,他满意地抬头看了一眼,「去洗手来帮我。」

我放下书包,洗了手到厨房帮他打下手。

他做菜极为熟练,很快做了三菜一汤,我们沉默地吃饭。

像这样的场景,以前经常发生,小时候我很感动,只当陆川像寻常的长辈在照顾晚辈,近来我才悟出,他是故意对我好,再用这份好来拿捏我。

比如当我忤逆他时,他就能指着我鼻子骂我忘恩负义。

并细数这些年对我的所有好,说我不知感恩,是个白眼狼。

而我做错了什么呢?

我只不过不想活的像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饭后,我负责刷碗。

做完事刚要去自己的卧室,陆川在浴室里喊我。

「小兔,帮我拿一下浴巾。」

3

我走进主卧。

找到浴巾后敲了敲卫浴间的门,陆川打开门,露出了半边精壮的身子。

我心里一抖,把浴巾塞给他后连忙转身离开。

走得太急,没注意蹭到了他放在床尾的衣服,他的钱夹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我赶紧捡起来想放回去,结果不小心看到了钱夹里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个穿英伦短裙扎着马尾辫的漂亮少女。

少女站在阳光下,五官精致,笑容明媚。

竟……与我很像。

但我确定,这不是我。

照片背面标注着 2012 年 5 月 20 日,安馨。

是 12 年前的照片?

正满心狐疑,陆川出来了。

「你在看什么?」

我吓了一跳,手中的照片掉到地上。

陆川脸色一变,大步上前把我推到一边,紧张地捡起照片放进钱夹里。

「陆小兔,谁准你乱碰我的东西?」

他语气严厉,眼神凶狠。

仿佛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活物。

我被他推得跌倒在一旁,狼狈地抬头看他。

「滚——」

我果然只配当个木偶,任凭主人打骂吆喝,也不会觉得难过。

这一晚,我辗转反侧睡不着。

脑海里总是浮现照片里的人脸,我跟她真的长得好像。

不行,得去问问许远峰。

许远峰是许晨的哥哥,跟陆川同龄,两人曾经是同学,还是朋友。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两人闹翻了。

陆川曾明确禁止我跟许远峰搭话。

但许远峰有时会来学校送零食给许晨,我们偶尔能聊几句。

我没想到第二天就见到了他。

上午第二节课结束后,许远峰在教室外等许晨。

他长得极帅,又气宇轩昂,惹得经过的女生都偷偷看他。

他却只拿眼看我。

许晨去把零食送到宿舍,而我和许远峰在学校的人工湖旁坐下。

许远峰侧头看我,「你长大了。」

我翻了个白眼,「你认识安馨吗?」

我仔细盯着许远峰。

不放过他脸上一丁点的表情变化。

「认识,她是陆川的初恋。」

「那她人呢?」我迫不及待起来,心想要是能找到陆川初恋,我的日子是不是就好过一点了?

「死了,生命永远定格在十六岁。」

我一愕。

万万没想到安馨已经不在了。

4

「你怎么会知道安馨?」

「你知道陆川的秘密了?」

许远峰很快转移话题,似乎不想跟我多谈有关安馨的事。

「陆川有什么秘密?」我好奇。

许远峰看了一眼我的身后,突然站起来,「陆小兔,如果你想逃,记得来找我。」

我不安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我的身后。

陆川不知何时来了。

脸色阴沉沉的,他上前,双臂铁钳似的箍住我,把我带离学校。

等到回到家,这次迎接我的不是他的暴打,而是恶狠狠地亲吻。

当他的唇触到我时,我浑身的细胞都叫嚣着反抗。

我控制不住地挣扎,然而换来他变本加厉的掠过。

「陆小兔,这是你自找的。」

我哭了,「陆先生,我是你养的孩子。」

他好笑地睨着我,「我们有血缘关系?」

我浑身一冷,近乎恳求地注视着他,「虽然没有,但我从小到大都拿你当长辈看待,你不能这么对我。」

陆川掐住我的下巴,深邃的眸子危险地眯着,「是你认知出了错误,我从来没把你当成我的亲人。」

我浑身颤抖起来。

许远峰说的没错,陆川把我当他的童养媳养。

而且还是像极了他初恋的童养媳。

「我是她的替身,对不对?」

因为安馨死了,所以他找到了长得像她的我,并把我从头到脚都打扮得跟她一模一样。

陆川粗糙的拇指刮过我的唇,「你应该庆幸自己长了一张跟她很像的脸,否则你现在可能已经死在了孤儿院。」

果然是替身。

而且还是不能有情绪、不能反抗、不能做自己的替身!

5

「我……我还没准备好,你能再多等我几天吗?」

陆川是极有耐心的,否则不会等到今天都没碰过我。

在他眼里,我一直逆来顺受,几乎是他完美的牵线木偶。

他果然认为我认命了,大方地放过我。

只是,抱着我亲了好久。

「以后不准再见许远峰。」

从我单独见许远峰到他出现,前后没过五分钟。

我怎么忘记了我随时随地都在他的掌控中呢。

只是不知道他在学校的眼线是谁?

逃过这一次后,我绞尽脑汁地想怎么才能脱离这个牢笼。

我想起了许远峰的话。

这天,在学校厕所里,我化妆成许晨的样子,而许晨穿上我标志性的英伦短裙,我以她的身份打车去了她家。

她则提前去我的公寓装作早早入睡。

我见到许远峰时,他已经收拾了两个大行李箱,一见面就带着我上车。

「你要带我去哪?」就这么不管不顾逃出来了,我心情激动又惋惜。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9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