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钱袋,赔了钱,害了兄弟,被人追杀,我该怎么办?三

艾德看着那一大包还有不少零钱的钱,开口问道:“你确定你要参与吗?这可都是你辛苦打工存下的。我们这事儿风险可不小。”“只要有收获,我愿意承担风险。再说了,兄弟几个都参与了,我一个人不参加怎么回事?”尼尔在兄弟四人中最小心谨慎,上班也最勤快。一般

艾德看着那一大包还有不少零钱的钱,开口问道:

“你确定你要参与吗?这可都是你辛苦打工存下的。我们这事儿风险可不小。”

“只要有收获,我愿意承担风险。再说了,兄弟几个都参与了,我一个人不参加怎么回事?”

尼尔在兄弟四人中最小心谨慎,上班也最勤快。一般也很少参与几人的坏事。不过这次艾德找到他,见他们三人都拿出了全部家当,他也没有犹豫的就参加了。

“你们从胖子和贝利那儿拿到钱了吗?”尼尔问。

“胖子是谁?”德林问道,见没人理会自己又看向其他人,“嗯?胖子是谁?”

尼尔没有回答他,看向贝肯道:“要来点三明治吗?德林,我告诉你放下我的汤,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

四人收集这么多钱,自然是要干大事。色街性屋中,每周都有一个不设限的牌局,每个参与的人都是城市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四人中艾德尤其擅长玩牌,平常甚至没钱还会从几个兄弟手里赢点小钱泡马子。所以几人对于他的牌技都是清楚的。

星星钱袋,赔了钱,害了兄弟,被人追杀,我该怎么办?三

要想参与这个牌局可不容易,四人花了5000块才从性屋内部人员里面买到了一个名额,但最终能不能参与还要看接下来艾德和性屋主人谈得怎么样。

性屋主人名叫哈利,是著名的黑社会老大,一头金发蓝眼看起来文质彬彬,可实际上心狠手辣,不知道有多少不尊重他的年轻人被他打断了胳膊,挖掉了双眼!眼下他接通了艾德的电话:

“钱够了吗?”

“钱够了就行!就这样吧!我挂了!”

电话那头艾德四人激动的看着他挂断了电话,都在等着结果。

“成了!今晚就去参加!”

“耶!”三人大叫起来!

而哈利这边,正表情凝重的坐在软椅中,对着桌子对面的人道:

“这个愚蠢的艾德是什么开路?”

“他不过是个他妈的小毛贼而已。”巴里说道。巴里是哈利30年的打手,长得像个2米高大的白星星,他专门替哈利做脏事,负责杀人什么的。

他总是喜欢一边把人头按在水里,一边大声威胁:

“哈利的钱呢?你再不把老哈利的钱交出来就淹死你!”

如果那人还要反抗,他就会用他那猩猩一样粗大的手掌把人按在水里,然后就会开始计时,一次又一次直到把人折磨得放弃抵抗为止。

“那小子很会玩牌,他似乎天赋异禀,能一眼看穿牌面……”

“所以…所以他很不错喽?”哈利打断巴里道。

“天呐,他哪里是不错?那小毛贼简直是个他妈的天才!”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哈利没有接着聊艾德,而是突然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板子问道。

“很漂亮,很不错。但是哈利,这板子是用来干什么的?”

“哦,我亲爱老巴里,别装傻了,这是用来拍男人屁股的!”

说着啪的一声打在桌面上,仿佛艾德此时正撅着屁股对着那里一样。

四人提着钱袋回到贝肯住的小屋里,小屋是个公寓,在一个贫民街上,街上治安混乱,不时有黑帮乱斗,甚至贝肯隔壁屋里就住着一伙儿黑帮。

星星钱袋,赔了钱,害了兄弟,被人追杀,我该怎么办?三

小屋内,贝肯正一脸不理解的看着艾德。

“我,德林,尼尔和你一人除了2.5万,加起来10万,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还要数?”

“我喜欢摸着钱数不行吗?”

“所以合理的逾期收入是12万,这样我们每人能多分5000。”德林站起身在旁边道。

“这是乐观的估计吧?”尼尔道。

“不管怎样,这笔钱足够让你换辆新车了!”德林从微波炉里拿出一盘烤肉,边说边仔细观察着有没有烤熟。

“这一点也不好笑,德林。”尼尔说,“你知道吗?你其实很胖,你身上确实有很多肉,却一点也不壮!”

“胖?你说谁胖呢?”德林不可思议的看着尼尔,双臂夸张的张开,仿佛他在说一个多大的笑话。就在这时,隔壁客厅突然亮起一道火光。随后是一阵铁轨的轰隆声。

“这里很不错,至少可以随时坐地铁,电力也能供应充足,难怪你要搬进来。”德林总能把话说得让人听不出他是在讽刺。

“别抱怨了!这里很便宜!”贝肯道。

“而且没人和隔壁的人做邻居。简直不友善到了极点!”贝肯边说边双手插在裤兜里,朝一扇木门走去。

“你什么意思?”德林道。

“他的意思是,住在这里的人都是一群小偷。”艾德道。

“我的意思是这些人在不做那些下流事时,就会去外面抢劫那些可怜鬼的毒品。”

贝肯带着德林在门前停了下来,示意他小声点。

“这堵墙隔音不好!”边说边打开了门。

随着木门被打开,德林清晰的听见墙那边传来的说话声。

星星钱袋,赔了钱,害了兄弟,被人追杀,我该怎么办?三

“干得好!去喝一杯吧!”说话声就像一个黑帮大佬正在给小弟发钱。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隔壁屋内,马德里坐在一张宽大的木椅上,正在给一众小弟分发这个月的零花钱。到一个身材瘦小,脸上胡子连成线的男人时,他随手扔了几张100元,又拿了一小袋粉末丢给他。

“就这点?”

“你要我说多少遍?普兰克,只有你为我们好好做事,你的进账才会增加!你有什么意见吗?”

贝肯和德林偷听着对话,表情严肃,不过他们小心的没有发出声音,防止被对方察觉。

“下一个,查理…”

见德林也见识了这件屋子,贝肯也慢慢关上了门。

……

一个神秘的地下室内,这里灯火通明,种植着输不清的大麻。米勒沉醉的走在大麻林中。

“查尔斯,我们干的越来越大了!我想,我们真应该去做火箭科学家,或者得诺贝尔和平奖什么的。”

查尔斯手里拿着烧杯,烧杯里还在测试一团黑色的液体,他轻轻弯腰嗅了一口,脸上立马露出梦幻般的表情。

“和平…和平奖?你抽这么多大麻,搞不好上厕所时,把老二也一起抽走了!”

米勒嘴里叼着烟,并没有理会查尔斯的讽刺。在他们这个小团体里,查尔斯主要负责技术,而他负责销售。双方谁也说不上谁的地位更高,只能说背后的老板都不是他们。

这时门口的门铃突然响了。查尔斯脸上还带着梦幻的表情,朝那边看了一眼,朝勾兑着大麻浓缩水,边问道:

“谁在外边?”

米勒走到门口,随手就拉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威力,还有他不知道从哪里拐来的小女朋友。两人都哈大麻哈多了。威力还稍微清醒点,那个女生已经神志不清了。

“晚上好,威力!”

“我看着很好吗?”威力没好气道,每次哈高了他就脾气暴躁,“拿着这个!”

米勒从他手里接过一包塑料袋,看着那大大的一包,问道:“这是什么?”

威力没有回复他,自顾自抱怨道:“我快热死了!我快虚脱了!”他边说边关上门。

就在这时,门厅里传出一个男人不满的责难声。

“米勒!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在门口装铁门?”

“为了…安全?”米勒道。

一个身穿棕色毛衣,灰色裤子的男人从楼梯上慢慢走了下来。他神态清醒,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眼神迷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dashuju8@homevips.uu.me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shuju8.com/9472.html